四十三晚会上(1/2)

加入书签

  尽管江水源打算只考99分,却要担着考满分的心。又或者说,只有考满分的实力,才有精确控制自己分数的能力。所以接下来几天,他还是在努力看书做题,不断提高自己的姿势水平,一直到星期五。

  之所以知道哪天是星期五,是因为某天一大早上去食堂吃饭的时候,就看见吕璐蹲在门口。江水源正准备无视她,结果她主动打了招呼:“哟,真巧,大清早就能在食堂门口碰见。”

  巧个屁啊,分别是你在这儿蹲点死守,碰不见才怪!

  “早!”江水源面无表情地点点头,然后目不斜视直接走进食堂,打了豆浆、茶蛋,以及一份食堂大妈强烈推荐的水煎包,找个角落坐下来慢慢品尝,准备顺便温习一下昨天学知识要点。没想到的吕璐打了饭也跟过来,还大马金刀地坐在对面。江水源眉毛一挑:“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咱们约定之一就是以后你都不来找我吧?”

  吕璐喝着豆浆,嘴里含混地回答道:“我没有找你啊,只是碰巧遇见了,然后顺便提醒你今天要参加晚会的事。”

  “首先,我记性很好,不需要提醒。其次,我答应的事就一定会做到,希望你也能如此。”

  “切,小气!”

  “既然已经提醒过了,那你可以走了。”

  “食堂又不是你家开的,我坐哪儿你管得着吗?”吕璐眼睛一转,马上就发现了打脸的事情:“诶诶,为什么同样是一份水煎包,你的有5个,而且个头又大、煎得又好,我的就只有4个,个头小不说,还有2个都煎糊了?”

  “因为你长得丑?”

  吕璐恶狠狠地说道:“看着我的刀,允许你重新组织一下语言!”

  “那就是食堂大妈提醒你需要减肥了!”

  吕璐气得差点把餐盘糊到他脸上:“我胖怎么啦?吃你家大米了?我跟你港,要不是你长得帅,你这样说话很容易被人打死的!”

  “放心吧,你都能活那么大,没道理我的人生会那么艰难。”

  吕璐咬着牙问道:“请问,你是中国杠精大学抬杠学院怼人专业博士毕业的吗?话说你这么能杠,怎么不去帮阿基米德撬地球?”

  “因为阿基米德在我帮他之前,已经被你烦死了啊!”

  吕璐肺都要被气炸了,眼泪花在眼眶里团团转:“你、你这个人怎么这样!”说完转身就走,留下只喝了几口的豆浆和还没动过的水煎包在餐桌上。

  江水源慢条斯理地提醒道:“今天早上的水煎包很好吃,为什么不吃?浪费粮食可耻的。”

  “被你气饱了!”

  “哦,那这顿算是我请你的?不过不用谢我,。”

  于是吕璐彻底泪崩了。

  看着吕璐哭着跑出餐厅,江水源叹了口气,如果可能,他也不想用这么尖酸刻薄的话来欺负一个女生。无奈这位在学生会历练过的女生实在太坚韧、太执着,自己又不想失去来之不易的清净和自由,不用这种手段恐怕还真未必能劝退她。两害相权,只好委屈这位吕璐同学了。

  江水源本以为女孩子脸皮薄,那顿冷嘲热讽夹枪带棒的话至少能让吕璐躲着自己好几个星期。事实证明,他还是有些想当然了,人家吕璐同学是见过风浪的,当天下午她就又找了过来,只是脸上挂着寒霜,嘴巴撅得能挂油瓶,见面就说道:“不是我想来找你,而是晚会需要提前换衣服、化妆、走台,我是通知你现在去参加彩排的。”

  彩排?

  江水源才想到参加晚会,可不仅仅是到点上台花几分钟唱一首歌那么简单。就好比坐飞机,看着航程只有两三个小时,似乎很快,其实你不能只计算飞机飞在天上的时间,还得考虑候车、去机场、安检、候机、延误,以及到达目的之后出站、取行李、候车、进市区等等乱七八糟的时间。有时候这些看似无关紧要的事情,花费的时间却比正式航程还要多好几倍!

  同样,参加晚会也是如此。

  “衣服的话,我自己准备就行。”江水源以前参加过班级组织的晚会,知道从外面公司租来的服装是什么水平。

  “好。”吕璐没有坚持,因为她知道江水源穿的衣服都是厂家特别定制款,肯定比租来的演出服好。

  “化妆——”

  吕璐马上斩钉截铁地说道:“妆是肯定要画的!因为在舞台上和平时完全不一样,一定要化妆,而且要画得夸张一点,比如眼影颜色一定要鲜艳、腮红一定要足,不然在灯光下五官会显得很平、脸色也会显得非常苍白,不好看!”

  “那好吧。”江水源不喜欢化妆,但也不是不听劝的人,“我换完衣服就过去。”

  江水源回住处洗个澡,稍微捯饬了一下。他打算唱的《少年锦时》是一首民谣风歌曲,唱民谣的标配是一把木吉他,至于衣服反倒不那么讲究了,日常的衣服就很好,不像唱摇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