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55完结(1/2)

加入书签

  第51章缠绵酷刑

  “你在哪儿?什么时候回来?”

  “我不回去了。”

  “很好!”

  什么语气?在阳台上懒洋洋晒着太阳的尹舒文原本心情还不错,不过就在刚刚被某个极差劲的男人敷衍又令人讨厌的问话给毁了,他那么多天都未过问她什么,今天打过来没想到竟然还是这种不知悔改的态度,她气笑了:“苏宏圣,如果你是想我了想让我回去,那你必须先跟我道歉,你还要亲自来接我回去。”

  “你想得美。”那头的苏宏圣语气很重。

  “……”死变态!很少爆粗口的尹舒文都被这厮气的忍不住啐了一口,她怀疑这厮打电话过来是为了气她吧,她气愤道:“你打电话来就是说这个吗?”

  “不是,”苏宏圣重重的喘息了两声,才看似轻描淡写的说:“我是要告诉你,如果…你除夕之前…不回来,以后…就都不用回来了。”

  “……”闻言,尹舒文被他气得差点喘不来气儿,对着电话火大的吼道:“苏宏圣,你去死吧,以后我都不会再回你家了,你就是跪下来求我我都不!”在气头上的她决定一定不会让他好过。

  季亦如晚上八点钟才下班,今晚的吴笙也在这个点下了班,台里还有很多同事在继续工作,吴笙一直跟着季亦如来到了她的车旁,冬夜里的风冰凉冰凉的,一阵阵吹来,在空调室里冒汗的二人现在吹着寒风觉得很舒服。

  吴笙的话题从某个当红女演员嘉宾的八卦上转移,他微微低头看着季亦如,叹气道:“唉,我真后悔没早两年来这个单位。”

  “为什么这么说?”季亦如翻着皮包,接着他的话题。

  “那时候你还单身,我追你的话应该胜算很大。”

  “切……”季亦如当他是在开玩笑,拿出钥匙,抬头看见他黑亮的眼眸中仿佛写满了诚恳,与平时玩世不恭的他很不一样,此时的气氛很暧昧,她下意识的移开视线,忽然看见从车屁股后面走出来的黑影,昏暗的灯光印在那人迷人的眼眸中,忽明忽暗,她惊讶的问:“你怎么在这儿?”

  “我妈让我来接你回家吃饭。”

  “我吃过了。”季亦如看了眼吴笙想为他与苏宏彦介绍。

  没想到这吴笙像是吃了什么似的憋红了脸,他与苏宏彦点了下头便仓促的离开。

  看在苏宏彦的眼里,他简直是被吓得屁滚尿流落荒而逃。

  季亦如看着吴笙走远,惊愕的眼神看向苏宏彦。

  苏宏彦睨了她一眼,伸手拿过她手中的车钥匙,“上车,今晚我来开。”说着,他便打开车门,坐上了驾驶位,倾身把副驾驶旁的车门打开。

  季亦如绕过车子坐上了副驾驶的位置。

  车子开了老远,路上灯火通明,照亮了车内的二人,悠缓的音乐在静谧的车内缠绵悠扬的播放。

  “那个男的是什么人?他好像挺会说甜言蜜语。”苏宏彦偏头看了她一眼,不着痕迹的调侃:“你不会这样简简单单就着了他的道吧?”

  “你别污蔑我。”季亦如急于否认,瞥见他因为她否认的话露出的得意笑容,她懊恼自己段数低,愤懑道:“你有什么资格问我,自己还不是没有洁身自好。”

  苏宏彦低笑,眼角弯弯眉梢带笑:“我怎么没有洁身自好?我并没有像你那样在我没在你身边时,不害臊的听信别的男人的甜言蜜语花言巧语。”

  季亦如火冒三丈,她气鼓鼓的问:“那个…李甫的未婚妻叫什么?”

  “你问这个干什么?”苏宏彦漫不经心的反问。

  “她长的漂亮,我好奇。”季亦如强颜欢笑。

  苏宏彦侧头瞥了她一眼,信以为真,说道:“是吗,她叫黎娴。”

  瞬间,季亦如变了脸,细长的手指指着他俊朗的侧脸:“你最好解释清楚你跟那个黎娴是什么关系?不对,曾经有过什么关系?还有,你很不厚道啊,黎娴是李甫的未婚妻,而李甫是你的战友,可黎娴说她喜欢你,你真对得起你的战友,你真对得起我。”

  苏宏彦皱眉,平静的解释,“你是不是误会了,我和她没关系,和她有关系的是李甫。”

  “再说,我没有对不起你。”他强调。

  “……”季亦如反复审视他,还想问他什么。

  苏宏彦被她这质疑的眼神瞧的毛毛的,右手轻轻推了她一下,催促道:“快点下车,我妈还等着呢。”

  季亦如下了车,苏宏彦在后面锁车,没几步,她便被他赶上,苏宏彦长臂强势一揽便把季亦如禁锢在怀里。季亦如开始有些不适应,微微挣扎了一下,根本没能挣开他。

  夫妻俩进了客厅,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田歆便笑说:“都饿了吧,饭菜还热着呢。”她忍不住嘟哝:“苏二那小子又不知道在哪儿喝酒了,整天不回家。”

  苏宏彦把季亦如按在饭桌前,盛了一碗香菜汤和米饭端到她面前,自己也盛了一碗汤配着米饭吃着椒盐排骨、麻辣豆腐等几个菜。

  季亦如看着面前的汤和米饭,抬头看见他吃得很香,她为难的说:“苏宏彦,晚上我和同事吃了外卖,现在还不饿。”

  “那你喝点汤吧。”苏宏彦咽下口中的米饭说着,忽而又好奇的问:“苏二怎么了?听说他最近成天喝酒?”

  “嗯。”季亦如点头,“他和舒文吵架了,舒文回了她爸妈家,苏二就这样了。”

  “……”苏宏彦点头表示明了,眉梢一挑,大手握住她放在餐桌上的柔软的手,意味深长的说:“我们俩可不能像他们俩那么折腾胡闹。”

  他的手温暖宽厚,覆在她冰凉的手上很是舒服,只是…只是他现在的行为好暧昧,她怕被婆婆看见,慌张的抽回手,嘴硬道:“哼,谁爱和你闹。”

  饭后,季亦如勤劳的洗碗,苏宏彦站在她的身后,整个人贴着她的后背,左手扣住她的腰,右手轻轻拨开挡住她颈部的头发,灼热的唇在她的面颊脖颈耳根轻轻的落下吻,暧昧的在她的耳边呵着热烫的气息。

  没一分钟,季亦如便被他撩得面红耳赤,她轻声呵斥他:“别闹,走开。”

  可是这人脸皮甚厚,被人赶了,他反而一不做二不休,右手捏住她小巧的下巴把她的脑袋向后掰,他则贴着她的背凑上前欲亲吻她的红唇,季亦如真的受不了他这样磨人的,咬了下自己的唇瓣,别开脸躲避他:“你别这样,会被看见的。”说着,她把洗好的碗放下,转身用尽全力推开这个高大的男人,慌张的往楼上逃。

  苏宏彦不紧不慢的跟在她的身后,对还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剧的田歆说:“妈,早点睡吧。”也没等他老妈回话,便三步并作两步上了楼。

  田歆看了一眼前后消失的二人,收回视线继续看电视。

  季亦如进了卧室便关上房门,还未来得及反锁,门便被苏宏彦强势推开,抵着门的她被他用力推门而后退几步,他大步走进来,对她坏坏的勾起唇角,背在后面的双手轻轻落锁反锁上了卧室的门,卧室灯没有开,借着透进来的昏暗的月光,他一步一步逼近她,目光灼灼。

  可怕的气息袭来,季亦如隐隐觉得很不安,她板着脸问:“你怎么没走?”

  “你想我走?”苏宏彦挑眉反问。

  “我……”被他一瞬不瞬的盯着,她自觉耳根儿已经红透了,望着他英俊的脸,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希望他走还是不希望他走,总之很纠结…

  在她纠结出神时,苏宏彦一个箭步把她压在了墙壁上,左臂帅气的撑在她的头顶,阻断她逃跑的去路。

  季亦如后背被坚硬的墙壁抵得生疼,前面被他压得死死的,她气恼的用手推了推他的胸,却怎么也推不开他,整个人伟岸如山般不动一丝。他修长的食指轻浮的挑起她的下巴,高她一头的脑袋慢慢低下,眼帘低垂,性感的嘴唇无限的凑近她红润的双唇。许是他浑身散发的男人气息席卷着她整个人的神经,她一时难为情,别开了脑袋,不敢直视他。

  某人是个糙汉子,他又凑近她几分,黑眸直视她,呼吸急促,“还躲?你躲什么?这里又没有外人。”

  “……”季亦如还是不太适应与他亲密,她又推了推他,想让他别再压着她。

  没想到,苏宏彦扶正她的脑袋,便急切的吻上了她的红唇,唇舌在她的唇边或轻或重的厮磨着。

  季亦如还未反应过来,他湿滑炙热的舌头已经轻巧的撬开她的牙关,强势的滑进她的口腔粗鲁的搅动着她的唇舌,房间里二人的喘息声愈来愈浓重,湿热滑腻的暧昧感觉和阵阵窒息感让她既觉得舒服又觉得难受,身体里的空气仿佛都被他尽数掏空,她无力的承受他霸道又温柔的热吻,身体渐渐瘫软成柔水,双腿站都站不住,无力的往下滑落。

  还好苏宏彦及时双手扣住她的腰肢,才免去她跌倒的危险,看见她微皱眉心痛苦不适的模样,他才温柔的轻吻了她一下,松开她的红唇,转而侵袭她的脖颈,啃噬着,抚摸她背部的手慢慢的游移到她的胸前,隔着衣服重重的揉捏着,覆在她的耳边轻呵灼气:“还想我走吗?”

  季亦如羞怯的摇了摇头,温顺的伏在他宽阔的胸膛轻声喘息,纤细的双手环住他精瘦健壮的腰。苏宏彦粗鲁的脱着她和他自己的衣物,只是约莫几分钟,她便已经被他摸遍了全身,浑身上下只剩下玫瑰红内衣内裤,脖颈与胸前布满了他蹂躏出的红痕。他的上身已经不着寸缕,□的内裤也被他褪去。

  无意间瞥见他那里的全貌,吓得她移开了视线。

  苏宏彦闷笑出声,只是下一秒,他抬起她的一条腿便重重的闯了进去,急切粗鲁又野蛮。

  “嗯……”瞬间撕裂般的疼痛蔓延至全身,季亦如疼的叫出声,指甲无意识的掐进了他背部的肉中,整个人瘫在他的怀里。

  苏宏彦有注意到她的痛苦,但那舒服紧致的感觉让他停不下来,他艰难的动了几下,才不舍的从她的身体里退出来。

  待他从她的身体里离开,季亦如才觉得酷刑终于结束,纤瘦的身体在他的怀里止不住的颤抖,恨恨的张嘴咬了他坚硬的胸口发泄。

  苏宏彦疼的闷哼一声,他放下她的腿,温柔的拉开怀里的女人,宠溺的亲吻了一下她的唇瓣,温柔的道歉:“亦如,对不起,我心急了。”说着,他打横抱起浑身瑟瑟发抖的她,轻轻的把她放在床上,整个人也随之压上了她的身体,拉起棉被盖住自己和她,唇上手上的力道温柔了许多。

  渐渐地,在他温柔的对待下,季亦如的疼痛过去,身体与他的身体一样热的出火,她轻轻推了推一直亲吻她嘴唇的男人,小声的提醒他别忘了带套套,其实她是在变相的指责他刚才没有带套!

  苏宏彦濡湿的唇吻着她香甜的嘴,耳边听见她的话,他没有松开她的唇,只是含糊的应声,大手忽轻忽重的揉着她的胸,不知不觉,他火热的手便游移到她的臀部继而下滑到她修长的大腿,轻轻的抚摸良久,他松开她的唇在她的耳边低喘诱哄:“把腿分开。”

  “……”闻言,季亦如身体一颤,双腿下意识的闭得更紧,刚才他那么不考虑她的感受那样野蛮,她现在还很后怕。

  苏宏彦又哄了她几遍,她还是没有主动打开双腿,他温柔的攻势不管用,便没有继续再哄她,又攫住她的双唇火热的亲吻她分散她的注意力,在她意乱情迷时,他用自己坚硬的膝盖轻轻的分开了她紧闭的双腿,触摸到她柔软的那里已经湿成一片,他才缓缓的一寸一寸的进入她,全根没入时,两人都舒服的喟叹了一声,慢慢的他□了起来。

  一个月未做,她的身体极为敏感,在他的撩拨挑逗下,阵阵快感袭遍她的四肢百骸。

  第52章死不要脸

  火热激情过后,紧接着是缠绵的温存,季亦如依偎在苏宏彦火热宽厚的怀里,被他紧紧的拥在胸口,她安心了许多,虽然她没有怎么运动,可她却累极了,迟迟不能平复自己的娇喘,沉重的眼皮抬不起来,只是闭着眼睛听着他对自己轻声说的话。

  他在她耳边说,他没有对不起她,他说如果他对不起过她,那他早他妈在六年前就快活的跟神仙似的了,就不会一闭上眼睛就想到她,不会想到她时心痛到窒息,不会每时每刻心里都在挂念着她,更不会这辈子非她不娶。

  与精神亲密的交流之后,二人早已没有隔阂,没有什么人或事能比此时二人紧紧的相依偎在一起更重要。

  话说他们真的比苏宏圣和尹舒文和好的快。

  第二天季亦如面色虽然红润,但是行为动作却显得疲惫无力,而苏宏彦却意外的意气风发,他下午要回部队,而季亦如恰好是下午班,所以二人难得在市区闲逛吃饭,路过市公园时,苏宏彦意外看到了季亦央与一清秀高挑的男孩儿在嬉笑打闹,他刚想替季亦央隐瞒,没想到季亦如却看到了。

  “咦?苏宏彦,你看对面公园里和男生打闹的是季亦央吗?”季亦如睁大眼睛往那边看去,季亦央喜欢留齐刘海,她身上那件纯白羽绒外套好像是她给她买的,而且她好像刚补完课放寒假。

  “你…看错了吧。”苏宏彦混淆问题。

  “我没有看错。”季亦如突然笃定:“她就是季亦央。”

  她自言自语:“她和那男孩儿怎么那么亲密?她是不是早恋了?不行,回去我得问问她。”

  苏宏彦轻拍季亦如的脑袋,笑说:“你只是人家的姐姐,人家现在也长大了,别管那么宽。”

  季亦如转了转眼珠子回:“我只是想抓住她一点把柄,免得她总是拿我以前早恋的事来要挟我。”

  “呵呵,”苏宏彦轻笑出声,无奈的摇了摇头,“你怎么还跟你妹妹一般见识。”

  季亦如露出得意的笑,她真的抓到了季亦央这个小人精的把柄了。

  苏宏彦伸出长胳膊自然的搭在她的肩上,半强迫的把这个得意忘形的女人带走,朝着街尾清幽的中餐厅走去。

  短暂的相聚后又迎来了分别,季亦如和苏宏彦好像都已经渐渐习惯,没有怎么缠绵不舍,而是很高兴的摆摆手道别,因为他把过年给她的压岁钱提前给了,这是季亦如嫁给他以后收到的第一份厚厚的福利。

  回到单位,季亦如便检查今天节目录制的提纲,这时有个身穿可爱睡衣的人在她身边坐了下来,她偏头一看,发现是吴笙,看他今天的这身打扮,猜想他们今天排的节目开场舞应该是睡衣主题,她对他笑了一下,便继续快速的浏览提纲。

  吴笙在她旁边沉默良久,才轻咳一声,问出话:“季亦如,你老公没说我什么?”

  “没说。”季亦如漫不经心的答。

  “你们俩没有因为我闹得不开心?”吴笙好奇,“昨晚都被他撞见了啊,他还淡定得了?”

  “呵呵,我们俩很好,他知道你是个爱开玩笑的人。”季亦如冲他笑了笑说道。

  吴笙重重的吁了一口气,凝重的表情说:“季亦如,我知道你已经结婚了,而且家庭还算幸福,所以我不打算做你们的男小三,以后我会努力克制我自己,不再对你有非分之想。”

  “……”季亦如也没管他说的是什么,胡乱的点了点头,视线没有从面前的节目提纲上移开。她是真的一直都把他当成同事,也一直都认可他也是把她当做同事来看待。

  见季亦如如此忙,吴笙又咳了一声,撂下一句“我去排练了”便跳着舞步离开。

  如果说苏家都由着孩子们自己闹而放任不管,那尹家的父母反应就相对强烈许多,尹父看见尹舒文从单位回来后整天呆在家而苏宏圣竟然还不来接她回去,他已经忍无可忍,听到女儿告状说姓苏的那小子不仅没有悔改竟然还威胁她除夕前不回去就不用回去了,他气得恨不得带人抄了这小子的家。一通电话过去便把这小子骂的老老实实答应亲自来他家给他的宝贝女儿道歉。

  约定好的晚上七点钟,门铃准时响起,尹家一家三口的晚餐成功被打搅了,尹母来到门边从猫眼里看到门外的人是她的女婿,回头告诉了尹舒文和尹父。

  尹父原本不想让苏宏圣进门,想让他在门口多站一会儿惩罚他,最终只让他站了十分钟便准许他进门了。

  尹舒文听见苏宏圣这个坏男人来了,她原本脸上轻松的表情瞬间变得严肃,漂亮的双眸中甚至还藏有…怒意。

  尹母开了门,苏宏圣进门便一副很有礼貌的样子:“爸妈,舒文,我来了。”

  尹父冷哼,白了他一眼。

  尹舒文也很不给他面子,没有看他一眼,只是听见他的声音后便扔下手中的筷子上了楼。

  苏宏圣看着他们父女俩的举动,嘴角淡淡的笑容僵了僵。

  还好他丈母娘是人好,没有怎么冲他发火,而是问:“小苏,吃饭了吗?没有吃的话坐下来吃点儿。”

  “不用了妈,”苏宏圣婉言拒绝,直蹦主题:“我想舒文。”说着,视线跟着尹舒文上楼的身影望去。

  “去吧去吧。”

  苏宏圣转身快步追去,在经过尹父身旁时,尊敬的给他鞠躬,这才更快的往楼上走去,尹舒文的家他来的次数虽少,但是清楚的记得她的卧室在哪儿。通畅的推开她卧室的门走进去,看见尹舒文已经赌气的钻进了被子里,整个人被被子包裹的结结实实。

  他走到床边坐下,低垂眉眼看着床上拱起的一团,轻声喊道:“舒文…舒文,我来接你和孩子回家了。”

  “……”

  回答他的是沉默,在她未暴走前,他又继续说道:“舒文,那天…那天我喝大了,在电话里说的那些话…不是我的心里话,我是想对你说,我不会让你在你家里过除夕,我会来接你回我们的家过除夕。”

  “……”

  回答他的还是沉默,他一时沉不住气,用力把她蒙在脸上的被子扯开,终于看见了她被棉被捂得通红的小脸,明艳的让他心动,多日不见,他一时情不自禁抬手轻轻的抚上了她的脸颊。

  尹舒文心里有气,嫌恶的挥开他乱动的爪子,半坐在床上,瞪着他说:“让我跟你回家可以,不过我说过,除非你跪下求我,否则我不会再回你家。”

  “我不跪。”苏宏圣断然拒绝,双手紧紧的拉住她的双手。

  尹舒文挣了挣,挣脱不开他的手,恼羞成怒:“你放开我。”

  “不放。”苏宏圣俨然采取了死皮赖脸的策略,来之前他哥们儿谢易还教过他,对付自己的女人,就得死皮不要脸,这招百试百灵,他执起她的双手放在唇边轻轻落下一吻,抬眸深情款款的看着有些惊诧的尹舒文,真诚的说道:“舒文,我刚才已经跟你道过谦了,别再跟我闹,安分的跟我回家,好吗。”

  尹舒文真的是又羞又气,以至于最后眼眶开始泛红,“我真是倒霉,竟然会遇上求我回家都理直气壮的男人。”

  “那你还想我怎么样?”苏宏圣收起笑,淡定反问,仿佛已经忍耐到极点。

  尹舒文直视他冷下去的黑眸,尽量平静的问他:“苏宏圣,你爱我吗?在你的心里我算什么?……我是不是永远都比不上那个谁在你心里的重要性?”她又开口:“是不是只要那个谁回来跟你和好,你立马就会蹬了我投入她的怀抱?”

  苏宏圣意外笑出声:“蹬你有这么容易?怎么我每次都蹬不掉你?”

  “……变态。”尹舒文真的要被他气死了,他的意思是他每天都有千万次想要踹了她的冲动?

  苏宏圣继续笑,声音格外的好听:“别胡思乱想,我的心里早就只有你,我爱的也只有你。对于你说的那个谁,我不知道你说的是谁,除了你,我不会再爱上谁谁谁。”

  听到最后,尹舒文被他甜言蜜语哄得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这回是她作了,但是她真的气自己有了孩子的时间竟然会与他前女友结婚的日子相撞,她在意的是以后每次他想到自己何时有孩子便会不自觉的想到前女友结婚的日子,她最怕的是他还忘不了前女友。事实证明,是她多心了,苏宏圣从来没有这么想过。况且她刚才也亲耳听到他亲口对她说他只爱她,这就够了。

  当晚,尹舒文便乖乖的像个小媳妇似的跟着苏宏圣回家了……经历过这次,也许她以后不会再作了,作多真的是对自己不利。

  几天后,苏宏圣便特地抽空陪她去医院做了早孕检查,确定她真的怀孕了,宝宝一个半月大,这对于这对夫妻俩来说,真的是特大的好消息。

  高兴的还有双方家长,小生命的到来真的带来了许多喜气。

  季亦如与苏宏彦结婚后的第一个新年,二人便是分开过的,他还是像往年一样替其他战士站岗,心情却比往年好的太多了,因为今年的他可以在寒冷漆黑的夜幕下与她短暂的通一会儿电话。

  季亦如也没能和家里人怎么团聚,今年的她春节期间负责值班。

  第53章可以陪你

  作者:因缘殇

  六月初夏,端午节前一天晚上,婆婆包了粽子,季亦如下晚班回来,便要跟着婆婆学。田歆半开玩笑的问她:“你是要送给小彦吗?”

  “嗯。”季亦如腼腆的笑了下,她想主动去看他。半年来,他告诉过她他会休年假回来陪她,只是半年过去了,他的年假还没有确定是哪天。

  “好,妈教你。正巧小彦也爱吃蜜枣粽和肉粽。”田歆爽快的答应,手把手的教了她。

  季亦如以前看过自己的妈包粽子,没一会儿便上了手包的像模像样,只是她没有婆婆田歆厉害,婆婆可以直接撕开一长条粽叶捆绑包好的粽子,而季亦如却觉得用绳子捆绑比较方便,不知不觉,婆媳俩包出的粽子便带上了记号。

  第二天季亦如打包好了婆婆煮好的粽子便赶去了苏宏彦所在的驻地。到了那里正巧是中午十一点半用餐时间,苏宏彦刚给副营长政治教导员交代工作,接到通讯员小马传来的消息:“苏营长,嫂子看你来了。”

  “她人在哪儿?”苏宏彦黑亮的眸子因为听见季亦如来了而划过一道光亮。

  “被机步团三营唐营长带去家属院了。”

  苏宏彦听完大步流星朝着家属院走去,阳光温暖不刺眼,徐徐夏风吹来让他的心情颇好,一路上他看到许多与他打招呼的战友手中都有一个粽子,进了家属楼他听到唐智大声说话的声音,他在唐智家敞开的大门往里望了一眼,果真看见了穿着休闲好看的季亦如,走到她身边,轻声问:“你怎么来了?”

  “我来送粽子给你吃。”季亦如冲他笑了笑。

  苏宏彦视线本能的看向桌上纸袋里的十几个卖相很好很诱人的粽子。

  唐智很不要脸的笑道:“苏大,你再来晚一点儿,粽子非得被你手底下那些兵给抢光。”

  季亦如解释:“那些本来就是送给他们的,还要谢谢唐智帮我把这些送出去。”

  苏宏彦抬手抚摸了下她的脑袋,对她温柔的笑:“让你费心了。”可视线一转,他看见唐智拿了一个盘子从纸袋里拾着粽子,边拾粽子边欠扁的嫌弃:

  “哎呀,季亦如你包的粽子就是不怎么样,没我贤惠的媳妇包的好吃,要不是她怀孕我舍不得让她动,我才不稀罕吃你包的呢。”说话间,头没有抬一下,一个两个三个四个拾粽子,差点要把整个纸袋里的粽子全部拿光。

  “……”被唐智这样埋汰,季亦如脸色黑了。

  苏宏彦替季亦如出头,一把扣住唐智要端走这盘粽子的手,冷淡的说:“你不爱吃可以放下,没人逼你。”

  唐智很没节操的露出谄媚的笑:“我就是这么一说,你别当真。”顿了顿,他才说了句还算好听的话:“其实现在看来也没那么差,我和我媳妇能勉强吃下去。”说完,他推开苏宏彦扣住她手腕的手,转身朝着厨房走去。

  苏宏彦把纸袋里仅剩的…4个粽子拿起,拽着季亦如回了自己房间。

  进房坐下后,苏宏彦便问她:“这些都是你亲自包的?”

  “不是,还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