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64章 桃花依旧笑春风(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步间师弟,是我来了。”黄茂拦住了要发作的团团,同时示意她和邬柏墨退后几步。此事,他不希望有任何其他人插手。

          团团跺了跺脚,不情不愿的退后了几步。邬柏墨则随意的很,身形直接随意的靠在一座雕像身旁。而后不声不响,示意黄茂不用在意他。

          好半天,那封闭的大门终于吱呀一声打了开来。顺着光,黄茂看到出来之人衣衫凌乱,精神不济,眼睛红肿,浑身透着一股发酸的酒味。

          步间已经好久没有出门了,猛然见到外面刺眼的阳光,双眼不由一刺痛,流出了几行泪水。

          半响,他才看清黄茂的模样。

          记忆中黄茂还是个少年的模样,性子很是张扬。偏偏他的天赋又出色的无与伦比,吸引着所有人的目光,能够轻而易举的做到很多人穷尽一生都做不到的事,让人对他又爱又气。

          而此时,他依旧一身白衣,只是周身气质沧桑却又透着温和。一定要形容的话,那便是那种大能修士行走世间,看淡世事凡尘,淡然而为的气息。

          四十几年了,他浑浑噩噩过了四十几年。却不曾想到,今日还能在见到这个让他不知该不该恨的‘小师兄’。

          “你为什么要回来?”终于,步间开了口。

          黄茂轻叹了一声,如今的他,看淡了很多东西。那时,他初到此世界的时候,还将一月一年的时间看的很重。如今却明白,修仙之路,时间总是如同白驹过隙。回首凡尘,就会发现很多东西早就物是人非。

          也许他哪天轮回转世归来,这中洲是否还会有黄家都成了未知之数。

          转眼四十年,步间的鬓角如今也是有了几缕白发,想来是思虑过重了。

          “我来看看师父。”

          “来吧,师父那般喜爱你,想来也是盼你来很久了。”步间落寞道。

          “多谢。”

          步间却摇摇头不说话,一步步极为缓慢的带着黄茂向前走去。

          蔚文禹的坟墓的符阁的后山,很简陋,只是周围的杂草的被步间清理的很干净,周围更是被步间整理出了一块空地。

          “黎掌门倒是想要大葬了师父,我拒绝了。师父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有弟子能够振兴符阁,所以我将师父葬在了这里。总有一日,师父也许能看到符阁被振兴的那一天。”说着,步间从储物袋中又拿出了一坛酒开始往嘴里灌。

          喝着,喝着,他半躺在了蔚文禹的坟墓前,开始哽咽着哭,“师父他来看你了。你安心的去吧,是我没用,不能将符阁发扬光大。”

          失去了蔚文禹的亲身教导,步间的天赋不足以支撑他独身一人在符文一道走的太远。况且,自从枫叶谷之事后,步间胸中愤懑难平。这番心境,即便是天赋足够也是难以修炼有成的。

          黄茂不曾开口劝说步间,只是上前几步,走到墓碑之前静默了几息,而后重重跪了下去。

          “茂儿,你要记住,你永远是师父最得意的弟子。哪怕有一丝丝的可能,师父也不会弃你于不顾。”耳边,黄茂似乎又听到了那时在众人逼迫之中,蔚文禹如此决绝的说道。

          他做到了,他用自己的神魂为代价,瞒过了所有人,只为换取他的一丝生机。

          “师父,我来看你了。”黄茂如此说道。

          他的声音很平静,似乎听不出多少的伤心。只是那淡然到极致的声音,却让真正明白他的人知道非是不难过,而是这难过已然刻骨铭心。既然已经刻骨,自然不必表露于外了。

          “你知道师父转世去何地了?”步间突然问道。

          “不知,这些年我游历了中洲各地,暗中也寻访了许多了地方,始终不见师父踪影。大概,师父不在此方世界了吧。”

          步间惨然一笑,不再说话了。

          黄茂默默的从储物戒指中拿出两个酒杯,又拿出了一坛子酒,道:“师父,我们爷俩儿还没喝过酒呢。今天徒弟来了,你虽不爱喝酒,但徒儿还是陪你喝两杯吧。”

          步间摇了摇头,颤微微站了起来,“罢了,你陪陪师父吧。”说完,他便踉跄着要离去,只是走了几步,他顿住了身形,犹豫道:“他黄熠渊要结婚了,和明月瑶,你知道了吗?”

          “知道。”

          “那你打算如何?”

          “不如何,不过送一份大婚之礼罢了。”

          “唉,你啊。罢了,罢了”

          步间叹息着离去了,黄茂虽在墓碑之前,却依旧挺直着腰背。他的身前,两杯酒被斟满,酒坛静静的放置在一旁。

          日升月落,步间每日来此一次,看着黄茂直挺挺的背影几眼,而后离去。

          邬柏墨坐在黄茂不远处的一棵大树的树杈之上,这几日,他一直在假寐。而团团,则是焦急的走来走去,不时嘟囔道:“主人都跪了好几天了,怎么还不起来。”

          十日之后,礼乐之声响彻了整个器楼。空气之中,更有淡淡的馨香的弥漫过来。

          一直静默不动的黄茂终于有了动静,他合拢了双眼,半响,睁开后直接拿起了在那墓碑之前放着的酒杯。这酒,已然放了十日。

          “师父,徒儿敬你一杯。这一世,你是徒儿最为敬重之人!”

          头一仰,黄茂将那杯中之酒喝入口中。而后他又拿起墓碑之前的另一只酒杯,道:“师父,还是我敬你。”

          黄茂手腕一动,却将那酒杯之中的酒平稳的洒在了墓碑之前。

          半响之后,黄茂缓缓站起了身体,“师父,我走了。若是你我因果还有纠缠,他日再相遇,徒儿定将报答你的救命之恩!”

          飒飒飒飒,突兀的,一阵轻风吹来,这四周的树木开始飒飒作响。

          “主人”看着黄茂决然离去的背影,团团轻声唤了声,而后加快脚步跟了上去。

          树杈之上的邬柏墨双眼一睁,下一刻,身影却是消失在了大树之上。

          今日,是一个大喜的日子,沉寂了四十多年的修真界终于热闹了一把。传闻黄熠渊天赋惊艳绝伦,这四十年之中得仙人传承,闯百魔秘境,斩杀无垠大世界修士。更是如今年纪,成为了宗师级别的炼丹师,在丹道大会之上将丹阁彻底压制。一桩桩,一件件,足以让任何人对他刮目相看。

          而那明月瑶,据闻温柔似水又貌若天仙,容颜之倾城,世间难觅。她和黄熠渊相遇也是一段佳话,如今,终于有情人终成眷属。

          器楼的山下,到处是来来往往的修士,一个个不管是真心还是假意,面上都是带着喜庆的笑容。

          通往主殿的过道两旁,具是栽种满了桃花。桃花开的很艳丽,台阶上,天空中,或铺垫着或飞舞着无数的花瓣。

          传闻,明月瑶和黄熠渊两人便是在一片桃花林中定情,于是明月瑶格外喜爱桃花。为了讨心爱之人欢喜,黄熠渊特意今日在路旁栽种了大片盛开的桃花。

          铛!铛!铛!

          器楼主殿处的大钟被敲响了三声,钟声悠扬而浩荡。三声,代表着门中有巨大喜事,以往只会在新任掌门继位之上才会被敲响。今日殷文黄熠渊大婚而被敲响,由此可见黄熠渊在器楼的地位。

          三品宗门派来的贺喜之人早已在主殿之中,黎挣带着自己徒儿古书涵作陪,面容之上喜气洋洋。

          “黎掌门,新郎呢?”丹阁长老马天琦笑道。

          黎挣摸了摸胡子,大笑道:“马上便来了。”

          不久,果见黄熠渊一身装饰华美的喜服走了出来。他依旧如同往日一般,面容坚毅却又冷漠至极的模样。

          这喜庆的服饰,硬生生被他穿出了几分冷硬之感。

          见过了众位长老,黄熠渊并没有显得太过高兴或者急切。此刻,他的内心平静至极。他和明月瑶,一切都太过顺遂了,顺遂到他总有种不可思议,或者哪里出了问题之感,只是他实在想不出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四十几年前,他从枫叶谷出来,而后昏迷了半年。醒来之后,只是隐约记得他在枫叶谷中头疼欲裂之事。

          醒来之时,他总觉得自己的心仿若空了一块。仔细回想,却又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询问黎挣,黎挣却总是喟然一叹,不愿详说。此后他又找其他人问明详细,他人所说之事,他具是能够回忆起来,不像是失去了记忆的模样。只是心中,黄熠渊却总觉得不对。

          后来印石告诉他,想不起的事,必然是机缘未到,让他不必强求。总有一日,他会想起那一块缺失的记忆的。

          开始,黄熠渊也执着过。只是随着时间的流逝,渐渐的,他也就看开了。大概就如同印石说的一般,机缘未到吧。

          他和明月瑶相遇是偶然,当初,那个女子身体羸弱,对他却又永远温柔似水。这样的女子,他不忍拒绝,然后两人便在一起了。

          只是始终,黄熠渊总觉得他缺失了些什么。他从来不曾有过心动,对着明月瑶,也许更多的是怜惜吧。但不管如何,他终是走到了和对方大婚的这一刻。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