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七江山如画第三章胜负关键(1/2)

加入书签

  一座林木茂盛的山丘上,五名渤海军战士正隐藏在林边,凝目眺望远方。

  这是一个标准的风语斥侯小队,他们浑身都披挂着半青半黄的伪装衣,几乎与山林融为一体,连身后的战马也被小心的套上了特制的马嚼子,避免战马遭遇意外情况时发出大声的嘶鸣。

  “恩”为首的风语小队长突然眉头一紧,死死望向极远处的天空大片淡淡的烟尘似乎正在冉冉升起。

  很快,若隐若现的尘头开始渐渐逼近。

  “记录”那小队长居高临下的眯眼望去,口中一连串报出数据“巳时二刻,于阳乡东南二十五里处,发现敌军疑为公孙瓒前军主力,约有一万步骑混合,依目前行军速度,可能于明日午时与我军接触完毕”

  他身侧一名战士迅速用炭条在白帛上书写完成,再卷成一卷,塞入天眼爪边的竹筒。

  “卟啦啦”的羽翅扇动声中,天眼冲天而起,沿着起伏的山林向南方飞去。

  “好了”那小队长神情一松“全体上马,与敌军保持距离,继续观察什么”

  尖锐的破空之声传来,所有人面色大变的仰天望去。

  一支羽箭从数百步外的林中仰天射出,精准的射中了仍在低空滑行的天眼。天眼发出一声悲鸣,直直的坠了下来。

  下一刻,急促的马蹄之声传来。五名敌军骑兵从羽箭射出的林中杀出,径奔风语斥侯小队隐藏处驰来,显然是通过天眼的起飞位置摸准了他们的方位。

  “人数相等啊他们死定了”一名风语斥侯伸舌舔了舔下唇,眼中杀机凌厉“杀光他们,为天眼报仇”

  “不”那小队长眼中亦闪动着仇恨的光芒,却断然道“你带上我的马,一人双骑,立即赶回报信敌人就交给我们对付”

  “可是”那风语斥侯显然心有不甘,却立即被他的队长制止。

  “没有可是”小队长厉声道“用最快的速度,就是把两匹马都跑死,也一定要尽快让大将军收到情报”

  “是属下遵令”那斥侯浑身一震,返身上马,一人双骑,头也不回的去了。

  “哼敢来送死”那小队长森然望向已将逼近的敌骑,出手如电的将身后角弓擎于手中,拉出一个满月“两个人负责一个当先两敌”

  另外三名风语斥侯亦默不作声弯弓瞄敌,四人同时在嘴边牵出一丝厉笑在人数相仿的情况下,渤海军斥侯与敌军斥侯的尖锋之战还从来没有输过一次。

  “放”

  随着两支斥侯小队爆发了第一次的战斗之后,两军小规模的战斗开始一发不可收拾。虽然渤海军诸路斥侯小队几乎全歼了已知的敌军斥侯,然而每个人却均是心头沉重敌军几乎将所有的火力都集中在天眼身上,这令宝贵的天眼部队已然折损大半,全军仅有的七只天眼只余三只,其中还有一只带伤。敌军显然是不惜一切代价,也要遏制渤海军的消息通传。

  与此同时,最先折返的风语斥侯终于将军情送到了南鹰手中,而南大将军的应对令所有人惊异莫名他下令,全军放缓行军速度,寻找敌军必经要道之处就地扎营。

  利用己方的机动优势和打击能力,突进强袭,抢先击溃敌军前锋主力,挫动敌全军锐气这才是渤海军的一贯作风。

  然而,望着主将平静如水的面容,没有人敢于反驳和质疑,连张梦依也硬生生将疑惑咽回了肚中。

  然而,终归有初生牛犊不畏虎的小将藏不住心事,马超就立即提出了疑问“大将军,敌军前锋距离我们已经不足十二个时辰的路途,我军应该或趁夜突击,或觅险要之处建寨固守”

  他看着南鹰没有丝毫波动的神色,终于泄气道“即使要在敌军必经要道处扎营,大将军也应明示具体地点吧”

  “哦”南鹰漫不经心的目光扫过地图,信手一点,点在最近的一个地名“就是此处吧此即为敌军必经之地”

  “督亢亭”几名大将一起看呆了眼,有熟悉地理的将军忍不住道“督亢乃膏腴之地,并无任何险要可以驻守啊”

  “徐晃”南鹰恍若未闻的转过头来,深深的望向徐晃“立即部署你知道应该怎么做”

  “是将军”徐晃从容上前一步,俯身道“末将明白,一定不负将军所托”

  话说到这个份上,除了马超等人仍然一脸错愕,渤海军的老人们都听明白了,有好战份子已经情不自禁的兴奋低呼道“好啊这是要硬干啊”

  “对了就是硬干”南鹰霍然转身,厉声道“本将决心已定,就在督亢亭吸引公孙瓒主力,一决胜负还不快去准备”

  众将摩拳擦掌的一轰而散,只有马超、张梦依仍然立在当地。

  马超的脸色有些发白,他挺直了身躯道“将军,您知道末将绝非惧战可是,这与原定计划不符敌军数倍于我,正面硬撼恐有不妥”

  “谁说敌军数倍于我有本将在,便可抵数万精兵”南鹰终于嘿然一笑“更何况,本将自征战以来,又有哪一战不是以寡敌众的”

  他拍了拍马超宽厚的肩膀“有西凉马超在,本将便更有底气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