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二十章心病还需心药(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张浩宇把李伊然抱到房间,却现自己的房间里竟然站满了人,微愣过后,对张馨说道。“姑姑,快叫医生。”

          张馨等人见李伊然把张浩宇叫走,以为李伊然是被她那条假传的信息给刺激到了,打算告诉张浩宇一切。所以几人便偷偷的跟着,可是张浩宇的房间围墙几乎全是玻璃制造,躲得近了害怕被现,身远了又听不到两人对话。没有办法的张馨几好找了个折中的方式,在离两人近的转角处放了一张椅子,几个才到得以听到两人对话。可几人站了良久,不止没有听到什么有用的信息,还一一都李伊然的声音唱得心里无比悲凄,林湘更是哭红了眼。听到张浩宇的话,张馨和林湘同时拨了个电话。张馨道。“不用打120,我们有家庭医生。”

          林湘闻言挂了电话,大家的目光也顺之移到张馨的身上。电话接通,张馨快的说了情况,挂掉电话后才对众人说道。“王医生说大约半个钟后到,让我不能随便给伊然用药,等他来了再说。”

          众人面面相觑,各自点头。张嫂道。“我去打些温水给她去去热。”

          林湘想了想看向赵宁,“妈,我可以先敖些姜汤以防备用。”

          赵宁点头,和林湘一起离去。张馨和张浩宇在李伊然床前坐下,面色都有些无措。不一会儿,张嫂抬着一盆温热的水进了进来,张浩宇从她手中接过水盆。拧着毛巾为李伊然细细擦拭着脸颊,最后重新洗净拧干,等到毛巾变凉后,放到了李伊然的额头上。同样相同的一幕场景突然闪现在脑中,张浩宇心灵感应般,看清了那时自己看本伊然的眼神。竟然……带着迷恋。而且,张浩宇快掀开被子,把李伊然的衣服往上拉了一点,她肚脐,果然一颗似痣又似胎记的印记,和他记忆中的场景竟然完全吻合。张浩宇呆了,似乎明白了什么。

          他眼睛扫向周围,声音带着些许颤抖。“谁能告诉我一切告诉是怎么回事?还有,我之前和伊然到底是什么关系。”

          张馨见到事情失控,轻叹一声,说道。“不是我们不告诉,而是我们答应了小然,有事情要你自己做出选择。”

          张浩宇气急。“这都什么时候了,你们……”

          正在这时,一个空着白袍的医生从推开而入,身后跟着的正是张嫂。医生大约四十来岁,正是张馨口中的王医生。见到王医生的到来,张浩宇顾不上其他,生生停住了问话。走到王医生面前急切的道。“王医生是吧,你快过来看看她到底是怎么回事?”

          王医生轻点下头,对着张浩宇笑得十分亲切,似乎还带了些许恭敬。望、听、查等一系列观察之后,王医生的眉头深深皱了起来。众被他的动作弄得心里一惊,只听他缓缓道。“李小姐的症状很奇怪,明明不是感染风寒,却无原故的起了高烧。小宇啊,你还记得四年前,你让我来帮李小姐看病时的情形吗?她当时也是这种症状,不过所幸她当时是身体的确是受些风寒,这次怕是心里真的受了严重了打击,属于真正的心病啊!”

          “什么意思?”张浩宇不解王医生所说的四年前的病情,难道她之前也生过类似的病吗?

          王医生却把张浩宇的话理解成了对病情的不解,解释道。“病人其实不算生病,而是受到了强烈的打击,情绪波动过大而导致郁积成疾。即使给她开药也是治标不治本,而且病情严重时,病人本人也会下意识的对药物产生排斥,所以也不也好下药。总之就是,心病还需心药医。这次李小姐怕是心里创作过大,如果解不了病人郁结的原因,病人的意识又一直不愿意醒来的话,病人很可能就会因为各种生理功能失调,慢慢的死去。”

          张浩宇不可置信的睁着眼睛,一种锥心之痛将他慢慢吞噬,心里更是没由来的一阵恐慌,那是一种要失去挚爱之人才会的感觉。李伊然的那句,她爱的人爱上了别人,再次回响在耳边。张浩宇的心里有酸涩,有恼怒,还有心疼。为了一个男人,她竟然连性命都不想要了吗?

          想起张馨之前说那个男人还住过他的房间,他转头看向张馨,有些失控的问道。“那个该死的男人是谁?到底是什么原因让已经住到我家里了却依旧离去?”他倒想看看到底是谁敢伤害她,也想知道一向云淡风轻的她会爱上什么样的男子。

          看着眼底有愤怒之火的张浩宇,张馨怔住。内疚、复杂以及种种情绪涌上心头,她起初只是想帮帮这两个相爱却始终没有结果的人。却没有想过结果会是这样的,她被李伊然的爱所震憾到,同时也为这个傻女孩所心痛。她没有想过李伊然宁可自己难受,也要成全张浩宇的幸福。只因为误会张浩宇喜欢上了王佐伊,所以就忍痛割爱么?或者,李伊然有一半的原因,也是因为她的割给的另一半是她的妹妹。千算万算,她算漏了三人之间的关系。愣了半响后,张馨终于还是说出了两个字。“是你。”

          这下不此张浩宇呆住了,就连王医生也愣了。他并不知道张浩宇失忆的事情,所以听到他们的对话,只觉得一阵莫名其妙。

          张馨接说道。“在你车祸前,你和小然是一对很相爱的恋人。严格说起来,小然是你的未婚妻,你们订过婚。你是在打算和小然结婚的那段时间里出的车祸,医生说你醒来后很可能会失忆,虽然我们全家都很难过。小然却是在每天都在忧心你不会醒来又害怕你醒来后将她忘记的矛盾中过了三年。”

          “那段时间我们尝试了很多方法,可结果你还是失忆了。这三年里小然常常做噩梦,经常在公司里拼到精疲力竭才肯休息!因为担心你失忆后会爱上别人,她又开始努力的想要让自己做到最好。你回来的期间,她之所以对你冷淡,是因为我们告诉她,男人不喜欢对他们太过热情的女人。所以她对你有多冷漠,却也在证明着她有多爱你,也让她有多心痛。她每次对你冷淡,她都会很伤心躲到屋子里,工作时间也总是心不在焉。小宇,告诉姑姑,如果除却她这个妹妹的身份,你会不会再次爱上小然?我听小然说过你和她在天山顶时情况,你当时是在什么心态下让你不容许她受到一丁点伤害的。你真一点记忆都没有了吗?”

          张浩宇没有说话,他只是转头呆呆的看向李伊然。只见她娇小的身体静静的躺在床上,原本雪白晶亮的皮肤,似是感受到了主人的了无生趣,也开始变得暗淡无光。醒来后的一幕幕在脑中浮过,张浩宇终于想明白了李伊然的一连串古怪行为。心里很痛,痛得他觉得无法呼吸,轻拉上李伊然的手,脑中有很多画面一闪而过,已不再似之前的模糊不清。

          张馨见妆,立刻让张嫂和林湘等人把以前有关两人的东西给拿出来,不一会儿,不少大大小小的物件全部放到了张浩宇面前。有一箱情侣装,一本厚厚的相册,很多女孩的小物件。张浩宇的视线落在了相册上面,蹲下身子,翻开看了起来。上面的相片很多,很明显的依次按照他年龄的增长在往后推着,其中虽然偶尔也会有张馨,却更多都是他和温馨以及他逝去父亲的合照。可是那样的相片只拍到了他十岁,之后的相片再

          本章共2页当前是第1页您可以按←键和→键翻页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