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一十四章迟来的真相(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李伊然刚回到办公室坐了几分钟,就听到伊诺说已经约到了王之鹤相面。李伊然心里突然觉得小丫头办事越来越快了,只是她年底的时候曾经想过要给她升职,却被小丫头给拒绝了,只要求像王立一样只加薪不升职。她知道小丫头一方面怕应付不来,一方面也想为减少她的麻烦。以前她们只是朋友李伊然自然要尊重伊诺的意愿。可如今她们两人已经相认,如果年底她还不愿意升职,她不能任她再胡闹了。

          李伊然背靠在椅子上,想着王之鹤要求的见面地点竟然在离公司几十千米以外的地方,一时猜不透对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按说对方几次约自己,应该会来香飘的附近与自己见面对啊!比较两人交谈关于林烟和她之间的事,对方为什么把自己约到那么远的地方呢?

          李伊然思索片刻后突然想起那里是u市里最大的佳和医院附近,不知道为什么她心里突然有些隐隐不安。想起那天对王伟的话就越坐立难耐,好在对方约见的时间是中午十二点,眼看也快接近十点半,李伊然打算先到附近等候。

          按照伊诺的地址,李伊然到达时才十一点钟,王之鹤却已经到达了那里,服务员才刚刚给他端上咖啡。李伊然看着还在冒着热气的咖啡,心里更是有不安的念头在叫嚣。她努力平下心里的不安,对着询问的服务生点了一怀奶茶,才转身对着面前的男子礼貌的说道。

          “你好,王先生,我是李伊然。”

          王之鹤对她露出温和的笑意,用像家长在看着自己孩子一样的眼神望着她。“你好,坐下聊吧。即使你不认我这个爸爸,但是看在小伟的份上,你也应该叫我一声叔叔,叫先生就太见外了。”

          在王之鹤说话的同时,李伊然静静的打量着眼前的他,他气质出众,周身散着成熟男子的魅力,从他阳刚的五官中可以看出,对方年轻时肯定是一个长相极其出众的男人。只是他神情有着明显的憔脆,像是最近受了什么打击,李伊然心里不由得更是一沉。听到他的话,竟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由于急于想知道情况,李伊然对于他的要求并没有反驳,自然的改口唤道。“好的,叔叔。不知道您找我来所为何事呢?”

          王之鹤欣慰一笑,显然听到李伊然的称呼很开心似的。瞬间眼底却又带着难以掩饰的无力,轻叹道。“一切都是说叔叔的错,要不是因为我当年的自私,今天就不会出现这种情况。你妈妈更不会躺在医院里,到现在都昏迷不醒。”

          李伊然一惊,不由自主的站了起来,完全忽略了王之鹤所用的称呼,急忙问道。“她怎么了?”

          王之鹤笑容更加深了一些,“你先坐下来,要是你妈妈知道你至今还这么关心她,她一定会很高兴的。”

          李伊然自知失态,也只是平静坐下。王之鹤继续道。“小然,今天我们是第一次见面,但是碍于情况特殊特殊,叔叔也直入主题了。叔叔要给你讲个故事,你要耐心听完。”

          “在二十几年前,有一女孩到u市旅游,碰巧住到了一个母亲刚死不久的男孩家里。男孩当时因为亲人的去世很伤心,夜里常常躲在屋子里哭泣,他房间刚好的在女孩的对面,女孩听到哭声后寻到了男孩房间,现男孩只有一人,所以大着胆子出来安慰。当天男孩靠是女孩的怀里睡着了,梦里他梦见了去世的母亲,醒来时,才现女孩的怀抱竟然和妈妈的一样温暖。从那天起,男孩对女孩就有了一种异样的感情,甚至连女孩的房租也不要,还免费吃喝,只是希望女孩多能一段时间。女孩常常在晚上给她的男朋友打电话,男孩知道后非常生气,莫名故意找女孩争吵。女孩子却告诉他,她是因为他这个朋友才留下的,现在连他也不待见她了,所以就要回家乡了。”

          王之鹤神色有些飘浮,像是在回忆着往事,李伊然从他刚开口时,就知道他故事中的男孩女孩是谁,接问道。“后来呢?”

          “男孩急了,他只是不想女孩心里装着别人,所以急着向女孩道歉。女孩原谅了他,却依旧说要走,还说已经和男朋友约定好了,男朋友要到车站接她。男孩没有再说话,当晚坐在酒店大厅一杯接着一杯的喝着闷酒,谁知再次遇到了女孩。一个念头由微醉的他心里生出,男孩以送别为由,把女孩给灌醉了。当天晚上他们生了关系,女孩第二天自然一早没有回去,也没有哭,只是呆呆的坐了很久。男孩酒醒后也十分后悔,只怪自己被酒精冲昏了头,但是他不可否认他心里其实是想过用这种方法把女孩留在身边的,只要女孩留下,他什么都愿意做。他很细心的照顾着女孩,可是时间越久,男孩就现女孩心里越烦燥不安,你几番追问才知道女孩的月事没有来。两人有些后怕的去了医院,却得女孩怀孕了,当时的女孩才十八岁。”

          “男孩自然是高兴的,可是女孩被吓到了,好不容易恢复的心情也变得一落千丈。男孩知道女孩舍不得打掉肚子里的孩子,却只是把自己当成朋友,他依旧怀着兴奋的精神,当天晚上在佣人的帮助下,拿了戒指向女孩求婚。并且和女孩约定两年,在这两年里,他会努力让女孩爱上他,如果两年后女孩没有爱上他,他会还她自由,孩子也交给他抚养,让女孩一切就当没有生过。起初女孩觉得很荒唐,死活不肯答应,可男孩对她进行了软禁,一直关了四个多月,直到女孩能感觉得到孩子的跳动后,男孩才停止了对女孩的软禁。”

          李伊然只觉得听得喉咙紧,直接问重点。“照你这么说,故事的最后女孩没有留下对不对?”

          王之鹤点头,声音里有着浓浓的自责与内疚。“男孩把女孩的心软拿捏得很好,女孩果然为了孩子留下了,两人的关系也慢慢有了进展。男孩想要给女孩更好的,于是投身到父亲的珠宝公司。等男孩在父亲众多的子女中,拥有了自己的一家上市珠宝公司时,女孩为他生下的男孩已经四个多月,可是自从公司上市后,在父亲的干扰下,他身边不断有绯闻传出,和女孩之间也渐渐产生矛盾,甚至有进还会大吵。在他们的孩子九个月时,最终毁在了一场被人精心策划的阴谋里。女孩在那个晚上孤身一人离开了男孩。男孩自然知道是谁在背后做小动作,可一直没有想到父亲会做得如此过份。当天也心痛的和父亲断了关系,他一直疯似的找寻了女孩很久,可当他找到女孩时,却被告知。女孩重新嫁了人,并且有了一个八岁大的孩子,女孩因为女儿烧严重,很多小医院都告知抢救无效,无奈之下女孩暗地里借了一笔高利贷,把女孩送近了大医院。她的女儿倒是得救了,可谁知利滚利,一本为数不算高的钱就滚到了女孩无法还清的地步。情急之下,她只好把女儿先放到孤独院里,想找男孩求助,找到男孩住的地方时,却现男孩已经移民法国。一年才回来几次,因为男孩是女孩唯一的希望,所以女孩就在男孩家里找了一份保姆工作。她其中还去找过女孩的亲生父亲,却被告知女孩的父亲死亡了,她被村里的人赶了出来。回到男孩家里时,却被告知男孩回过家里,却又匆忙回了法国。女孩那时更是恨极了自

          本章共2页当前是第1页您可以按←键和→键翻页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