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恶犬11延续与终结(1/2)

加入书签

  恶犬最终被抓获了,?以一种众人都想象不到的方式,?以一种跟穷凶极恶的连环杀人狂极不相符的落魄姿态。。しw0。

  而更让众人觉得心惊的,?却是这个凶手所引出的一系列后续问题。

  案子结束了小半个月之后,奥斯顶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走进了安格尔的画廊。

  进门到了沙发上坐下,?奥斯先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正值小休假,?莫亦和双胞胎又来到了画廊过假期,?几个小朋友正跟莫笑围着茶几玩游戏棋。

  莫笑抬起头看看垂头丧气的奥斯,问,“怎么啦奥斯?又有什么解决不了的案子啦?找大王啊!最近安大王还挺闲的。”

  “唉……”奥斯接着叹气,“别提案子了,我都想辞职不干了……”

  奥斯这句话,正好被二楼推开画室门走出来的安格尔听到了。

  安格尔一如既往地不放过吐槽奥斯的机会,?“哦?奥斯你终于准备转行了么?现在一把年纪了会不会晚了点?”

  奥斯哀怨地抬头看安格尔,随后又叹了口气,?“安格尔,恶犬死掉了。”

  “哈?”

  安格尔没有任何表示,?一旁的莫笑倒是跳了起来。

  “怎么死了?不是在审讯么?”

  奥斯叹了口气,?“审的时候装疯卖傻一点不配合,然后就莫名其妙地死在牢里了……死状看着是自杀的。”

  莫笑眯起眼睛,“肯定有阴谋!是不是他背后还有某个犯罪集团,?然后为了不被暴露,就把他灭口了?”

  奥斯揉了揉脑袋,“他自杀得还是蛮明显的。”

  安格尔慢悠悠走下楼梯,?往沙发上一坐,伸手轻轻拍着跳上沙发趴到他身旁的艾斯的背,问,“他怎么死的?”

  晚上他自己咬断了手腕,放血放死的。

  莫笑张大了嘴,忙不迭去捂旁边几个小孩的耳朵,只可惜手不够。

  莫亦显然受到了惊吓,睁大了眼睛瞧着,双胞胎也是满眼好奇,“自己咬断了自己的手腕么?不会痛么?”

  “好像拍电影!”

  奥斯也发觉小朋友们在,赶紧捂嘴。

  厨房里,莫飞拿着几杯饮料出来,分给几位小朋友,边不解地问奥斯,“恶犬不像是会自杀的类型啊,他那么怕死。”

  “我也这么觉得,所以正在调查。”奥斯懒洋洋躺在沙发上滚了两下,“可是查了几天了,也没有发现有什么人进入他牢房的迹象。”

  “那么审讯进展得怎么样了呢?”安格尔问。

  “呵,别提了。”奥斯翻了个身,“我这些年抓的坏人也算不少了,头一次碰见那么坏的人,那小子简直变态啊……啊啊啊……”

  奥斯说着,搂着枕头就滚了起来,“为什么我要做这么黑暗负能量爆棚的工作啊!我明明是那么阳光的一个人啊!”

  众人都无语地看着在沙发上怨声载道的奥斯。

  双胞胎吐槽奥斯。

  “啊!凡人的苦恼!”

  “传说中的男怕入错行……”

  双胞胎几句话把安格尔逗得笑了起来。

  莫笑拽过没大没小的两人,“你俩平时都在学些什么东西啊!”

  莫亦端着自己那杯热巧克力过去递给奥斯,安慰一下情绪低落的他。

  奥斯接过咖啡,摸了摸莫亦的头,感慨了一下——这世上还是有美好的事物的。

  安格尔观察着莫家的三个小孩儿,莫亦是乖巧可爱的类型,小天使。双胞胎已经展现出腹黑属性,小恶魔。

  “安格尔。”奥斯喝着热巧克力问安格尔,“你有什么看法?”

  “被兽夹夹住的野兽,会咬掉自己的四肢来逃生。”安格尔边喝着红茶,漫不经心地回了一句,但回答似乎文不对题。

  奥斯抬放下茶杯,拿了抱枕搂着,往安格尔跟前凑了凑,“大王,啥意思啊?”

  安格尔看了奥斯一眼,微微地挑起嘴角,意味深长地笑了笑。

  奥斯被安格尔笑得寒丝丝,搂着抱枕往沙发里缩。

  “野兽的求生能力是很惊人的,奥斯。”安格尔轻轻摇了摇头,“莫飞说的没错,恶犬并不是会自杀的类型,他很怕死……”

  “所以是被杀么?”莫笑也不玩棋了,凑过来问,“密室杀人?”

  安格尔摇了摇头,“如果是这样的话,奥斯进门第一句话应该就是告诉我恶犬被杀,让我帮他破案,而不是在沙发上翻滚了。”

  莫笑歪着头,看看奥斯又看看安格尔,“那究竟是怎样?”

  安格尔转过脸,问奥斯,“恶犬有没有留下些什么?”

  奥斯睁大了眼睛瞧着安格尔,眼里一闪而过的惊讶。

  安格尔了然地点了点头,“看来是留下了……以他在牢里的状态来看,他留了一墙壁用血写的名字么?”

  “呵……”

  奥斯倒抽了一口气搂着抱枕差点从沙发上滚下来,伸出手指着安格尔哆嗦啊哆嗦,“神棍啊!神棍!好变态!”

  安格尔横了他一眼,“你故意进门不先说恶犬的事,聊起他死也是轻描淡写,就是为了不让我猜不出来?你是跟人打赌了吧。”

  “啊啊啊啊……好可怕!”奥斯捂着耳朵从沙发上滚到地上,“这都能猜到!”

  随着他的滚动,口袋里的手机掉了出来落到了地上,手机是通话状态的。

  莫笑捡起来听了听,就听到那头也是一片混乱,孙琦的声音传来,状态和奥斯接近,也在惊叫说“好可怕”,还有惊呼声,估计是警局的人打赌安格尔这回再聪明也猜不到现场的状况。

  莫笑吐了吐舌头,把手机还给奥斯,顺便一哆嗦——的确可怕,这都能猜到啊……

  莫飞走到沙发边,捡起被奥斯滚得满地都是的抱枕,同情地看着再次被安格尔逼疯的奥斯。

  莫笑好奇问,“他用血写了一墙的名字这么恐怖啊?他都写了哪些名字啊?”

  奥斯将手机通话关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