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6章 美滋滋地冲动着(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大年日一。

          洗漱完毕后,我、小雨、杨云龙就焦急的坐在铺上等。

          回哥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他妈家的地址,刘博也不断叮嘱小雨不要把记录着电话号码的纸条丢失。

          赵刚一脸羡慕:“早知道,我当日也多做点活儿了……”说完,又一拍脑袋自嘲道:“哎,说是那么说,怎么做也轮不到我头上啊!”,

          约莫着得到十点了,王管教打开楼道铁门,把三个号的门都敞开,站在过道高声叫:“李奇!马云龙!姚铁钢!郑小雨!出来码墙!

          马云龙朝大家挥手:“哥儿几个,日四见了!”

          众人拥抱告别,我拉着小雨往外走,烟灰猛的拉住我:“铁钢!哥们儿差点忘了大事儿!”

          说完,往我手里硬塞了一张纸,不等我打开来看,推我出门,嘴里道:“出去再看!程雪的电话!过节见一面儿,给哥们儿把把关!”

          “哎!”我应着,拉着小雨随着马云龙走到楼道。

          王管教核实四人身份,转头朝各号儿喊道:“门儿不锁了,过节了,大家乐呵乐呵!各号儿头把关!出了事儿找你们试问!

          三个号的号儿头应声。王管教在前,我们四个在后跟着他下了楼。

          径直走,来到一楼接待大厅。

          进了门,见到满满一屋子人,中间由一排长条桌子划分成两界。

          一边是站在自由国度的亲属,一边是还属高墙的少年犯。

          男犯、女犯黑压压一屋子人,由各号管教把头儿带领。

          长条桌边儿坐着四个人,两名法警、两名武亾警。

          法警那边一摞文件资料,正低着头一个一个的审资料,审一个,放一个犯人,武亾警在验明正身,最后才交到外面迎接的家属。

          队伍缓慢的前走,长条桌那边里三层外三层的接亲家属,各个脸色焦急。

          接到人的拽过人来嘘寒问暖,拉着就往门外走。没等到的,各个儿伸长脖子,在乌泱泱的人群里找寻自己的孩子……

          一个法警找来一个高音大喇叭,坐在长条桌帮喊道:“一会儿叫道谁,谁过来,不要挤、不要乱,一个一个儿来……”

          手里展开一沓文件开始叫名……

          十个人一次,十个人一次……

          “我亾操!什么时候轮到咱们啊!”杨云龙不耐。

          我正欲张口说话,却听长条桌那边一声娇滴滴的喊:“云龙!云龙!”

          马云龙一伸脖,红着脸小声骂道:“操!丢人!”;

          我抬头朝声的地方看去,一个艳丽的女子,穿着翻毛的银狐皮大衣,手里甩着一个明晃晃的小坤包,浓妆艳抹,一派妖娆的朝杨云龙打招呼。

          “谁啊?还挺漂亮……”我赞道。

          “没谁……,我……,我姐!”马云龙低着头,并不搭理她。

          “你姐接你来的?”

          “啊?!嗯……”杨云龙尴尬的笑笑。不再说话。

          不知排了多长时间,王管教擦汗的手帕都湿透了,终于那个管教的大喇叭传来:“孟童!林小雨!杨云龙!李奇!

          王管教嘘了口气,赶紧带领我们四个朝前走去。

          我排在第一个儿,小雨在我后面,然后是杨云龙,最后是李奇……!

          “姓名!”那法警头也不抬,问道。

          “姚铁钢!”

          法警抬头看看我,对照着表格上黏贴的照片,看了又看。

          “身上没有违亾禁品吧?”

          “没有”

          法警在表格上画了个钩,签上字,让我再按手印,再盖上一个红章。

          “后头去!”法警把表格递给我,朝我摆摆手。

          我捏着表格朝后面的武亾警走去。

          武警接过表格,拿着扩音大喇叭喊:“药铁钢家属!姚铁钢家属!”

          “哎!!哎!!在这儿呐!!!”三姨那甜润嗓音儿叫着朝我摆着手,在人群里朝前挤来,后面跟着朝我眨眼示意。

          “和你什么关系”武警问。

          “我三姨……”

          武警抬头朝我妈道:“身份证!”

          “哎!哎!”三姨赶忙掏出身份证递上去,武警抄下身亾份证号码,填在表格上,又盖了个戳儿:“出去吧!日四上午1o点以前会所儿!”

          “哎!哎!辛苦啊。小兄弟……”三姨很甜美地对小武警说。之后三姨又接小雨。

          待我们全办妥以后,我肚子已经开始咕咕叫了。

          接李奇的是他爸爸,戴着眼镜,也和他一样的身高,却比李奇魁梧多了。

          “叔叔好!”我和小雨朝李奇爸爸打招呼。

          “哎!好!好!”李奇爸爸答应着,伸手在兜里掏出三张百元纸钞,分给我、小雨和马云龙。

          “拿着,过年了!以后多照顾照顾我们李奇!”李奇爸笑着说。

          我们不敢接钱,推说我们是兄弟,都是成年人了,不要压岁钱。

          来接马云龙的那妖娆女子咧嘴笑:“老爷子!您可真逗!您给压岁钱,我们也得给啊!给来给去,就是换钱玩儿呢!得了,收着吧……”o

          我三姨也笑着推脱。

          李奇觉得难为情,张罗着他爸收起钱来。他爸不得已,只得说:“那行吧!过年你们兄弟是不是还聚会呢?”

          “嗯,是。我们定好了日三去逛庙会……”我道。

          “行!那一定来家里玩儿,我给你们做好吃的!”李奇爸热情的邀请我们。

          李奇他爸带他先走。

          我、小雨和马云龙一拨朝外走。

          那个时候,郑小雨一直拉着我的手。我想着小雨要回到我家过年,心里就美滋滋地冲动着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