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三章 made in japan!(1/2)

加入书签

  第一百九十三章  made in japan!

  当陶平、段鹏那边带人已经开始进行休息的时候,上海***陆军医院内的大火才被扑灭,又过了三个小时,当初升的太阳从天空升起的时候,松本草川机关长梦寐以求的那枚毒气弹残体终于被***的宪兵从一堆瓦砾中找了出来。

  不过今松本草川感到无法接受的是,那枚毒气弹的铭牌上却醒目的标注着:made in japan。

  而且令他感到更为难为情的是,另外的几个从下水道中捞上来的工业用氯气罐的铭牌上更是毫无意外的都是毫无意外的标注着:made in japan。

  同样的:made in japan——***制造,使他根本无法再用这个由头来在世界***面前羞辱中国的军方。

  郁闷,绝对的郁闷!

  因为松本草川机关长知道,一旦将中国杀手使用芥子气暗杀日伪人员的行动对外公布,本来是想准备用这枚毒气弹残体在世人面前露脸的他,很可能会露出***政府的大半个屁股,那种***风险是太大了,大到他这个小小的少佐机关长都不敢想像。

  同时由于工业用的氯气用途相当的广泛,使用量更是大的惊人,所以对于这氯气看似有用的线索实际根本就是一个没有实用价值废线,因为你根本上就无从查起,至于那枚芥子气毒气弹的残体,作为***陆军特高科少佐的松本草川机关长更是心知肚明——那是***陆军一直在秘密对中***民使用的化学武器,而这是***军方一直不愿意对外公开和呈认的。

  由于日军进入下水道的人员在五十人至六十之间,所以当下水道内大爆炸时,除了当场被炸死的,很多的日军官兵都被**产生的巨大冲击波给震晕死了过去,但随间下水道内氯气的绵延开来,那些本来还可以生还的日军官兵又被重新送进了地狱报了道。

  “报告少佐阁下,到目前我们在下水道内共发现四十四具阵亡官兵的遗体,此外我们还发现了六名重伤者,据估计还至少有四至五名官兵失踪,下落不明,我们认为他们很可能是被下水道内污水给冲走了,也或是当场被敌人安置的**炸碎!我们的人现在正在下水道内积极的进行搜救!”另外的一名日军宪兵小队长武藏雄男跑了过来对松本草川机关长报告道。

  “一定要积极的进行搜救,一定要把他们都找到,那怕是有一丝的希望也都一定要把他们全部救活过来,听清楚了没有!”松本草川机关长对武藏雄男小队长命令道。

  “嗨,我们一定会尽力的,只是现在下面的下水道岔口太多,请机关长给我们一定的时间,我们一定会将他们全部找到的。”日军宪兵小队长武藏雄男接着对松本草川机关长报说道。

  ***********************************************************

  上海***陆军司令部,岗村司令官的办公室。

  岗村司令官面色铁青的对松本草川机关长吼道:

  “你自已说说看,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一夜之间,重兵把守的医院死伤达二百多口,直接阵亡的士兵更是高达八十余人!究竟是什么人干的?

  现在,我不要听解释,我要的是答案,答案!您知道吗!我大***皇军在中国战场上已经久拖不决,现在整个形势正在对我们越来越不利。

  如果这个时候,再在我们的大后方,上海出现这种事情,那么会对我们的士气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反之对于中国又会是怎样?”

  “司令官阁下,难道你没有发觉这一次敌人袭击陆军医陆军的手法似曾相认!那个令人匪夷所思的滑翔器?从天台而下的绳索?”松本草川机关长接着意味深长的对岗村司令官说道。

  听完了松本草川机关长的话后,岗村司令官不由陷入了沉思之中,两年以前陆军司令部遭到陶平炮击的情景又在岗村司令官的脑海中重现,那一次他要不是及时的转移,怕是现在早已经烧成骨灰被装在某一个小木盒中了,他有些不敢相信的对松本草川机关长说道:

  “你说的是前两年炸帝国大厦的陶平! 怎么会是他,他不是在重庆吗?怎么可能千里迢迢的跑到上海来呢?而且现在的他已经不是两年前的那一个上海的小混混了,他是延安共产军的***。执行刺杀任务这种危险的行动怎么能用他亲自动手呢?这怎么可能呢?”

  听到了岗村司令官的这么一说,松本草川机关长马上语气坚定的答道:

  “换作这个对手是别人的话,我也会和您一样不敢相信,但是换作是他,我倒更加肯定这个对手就是他,因为这几年我一直在研究这个人。

  我曾调查过陶平部队与皇军的作战纪录,发现他的部队之前有使用毒气弹的记录,而且使用的就是这种我们大***皇军自已制造的毒气弹。我一次敌人作战的风格是完全陶平式的,狠准快,而且他信所使用的滑翔器更是只有陶平才独有的,从现场捡到的弹壳看,更是陶平所特别钟

  爱的美式武器所留下的。

  更为重要的一点是,这次被刺杀的目标吴建民吴先生曾今在延安共产军的中央金库工作过很长的一段时间,他对于延安共产军财经系统的运行更是十分的熟悉。

  这一次,他被刺杀前正在准备和我们谈关于如何分配延安共产军中央金库的事情,这么大的一个目标,是不是值得陶平亲自出手了。

  至于马奎那个混蛋和他的副官,我认为他完全是一个陪葬品,因为这一次杀手要杀的目标根本就不是他,而是他楼上的吴建民。”

  “那么你认为陶平现在应该还在上海?现在他正瘾藏在上海的某一个角落里?”岗村司令官突然拍了一把办公桌对松本草川机关长说道。

  “对,在下正是这么认为的,所以我想请你签发一张特别搜查令,我要搜查上海所有可疑的地方,哪怕就是挖地三尺也要将陶平给找出来。只要是我们找到了他,就可以正大光明的向大本营解释所有的一切了!”松本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