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九节西北战事(1/2)

加入书签

  管彦今天根本不是特意来此的,估计这么说是要加大自己争取刘晔的筹码。趁现在曹操未感知刘晔之才,刘晔也未曾尽心曹操之时,“横刀夺爱”才是管彦风采。

  闻听管彦之言,刘晔不禁陷入了沉思在曹操手中不过为曹掾一职,平时的机要觅事,自己都还没资格参与;而管彦却直接许诺冀州别驾一职,职位高低暂且不说,单论自己的才华施展,冀州别驾一职还是有很大的诱惑的。

  刘晔性刚,从他对管彦的态度上看,便猜到若是强留,恐怕最后是玉石俱焚,可管彦这坦荡相劝,而且答应可放他离去的态度,却让刘晔对管彦的印象改观不少。

  “冀州别驾”刘晔口中喃喃念叨着,管彦看似沉稳地端坐一旁,实则心中紧张万分。

  “大司马”刘晔的态度好了很多,对着管彦拜道“久闻大司马贤名,实不相瞒,冀州别驾,吾甚往之,只是难负背主骂名,若大司马肯放晔回陈留,在下感激不尽”

  管彦心中暗骂一声,心中忽生一计,当即一拍大腿“哎子扬,你怎如此蠢笨”

  “呃”刘晔被这忽然一骂,有点懵了“大司马何意”

  管彦站起身“子扬可知濮阳大捷”

  “自当知晓”刘晔点点头“大司马与曹公共围濮阳,吕布兵败被俘,押解至洛阳后,大司马枭其首,以明天下”

  “吕布为我所破,为我所俘,为我所杀,那为何我要将濮阳拱手想让”管彦斜着头,句句紧逼,问向刘晔。

  管彦这么一点,刘晔便已想到,瞪着双眼看向管彦“大司马的意思是,这濮阳城归属曹公与我有关”

  “正是”管彦把刘晔按坐身旁,侧过身,语重心长地说道“濮阳要地,我大费周章方才夺得,虽与那曹阿瞒有旧,也万无拱手想让之道理,只是没想到,我只提了子扬之名,那曹阿瞒竟然如此爽快的答应了,不知子扬是在我心中过重,还是在阿瞒心中过轻啊”

  管彦微微一笑,瞥向刘晔,只见刘晔面色通红,一言未发。

  颍川三县换取濮阳一城,这事是管彦跟曹操暗下商量的,一切运作也都是悄无声息,而被严密监视的刘晔更是无从了解一些消息。经过管彦这一番话,刘晔既因曹操“卖人”之举感到愤怒,又为管彦“惜才”之举感到一丝感动。

  “哎”一腔思绪,化作一声幽幽地叹息。

  成了虽说刘晔未曾表态,善于洞察人心的管彦已经笃定刘晔已经愿意接受冀州别驾一职了。

  “好了”管彦站起身“子扬先生自思之,考虑清楚后可随时与门口两个亲卫说,是去是留,先生慎之”

  说罢,管彦便深深地看了一眼刘晔,接着转身带着典韦离去了。

  “典韦,回去后令小七准备行装,挑选二十名亲卫,准备护送刘晔前往冀州。”刚出少府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