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爱的诠释{大结局}(1/2)

加入书签

  姚小兰接着的解释,方利民几乎就没有听见,因为蓦然的醒悟,明白这手掌里颜色暗晦的一片为何物,让他已是心如刀绞的痛不欲生。

  于是含泪的拿了这野菊,凑到眼前之后,他又是用双手紧紧攥住的捂向了胸前。而那一颗心,竟至于泣血一般,使得他悲痛欲绝的泪水潜然而下,就算紧闭眼睛,这眼泪也在止不住的从眼角涌流出来。

  曾经那一幕又在浮现了出来;还是那危崖,他在绝壁上攀行。

  她在看,在忧心忡忡翘首的看自己。

  终于,自己赢得了她,因为随着大喜过望的激动欢呼,胡苹跑来了。那时候,虽然她是投入了怀抱,但挣扎的灵魂,其实也是在被浅薄的自己盲目地推向死神——

  到如今,这素净的花朵早已经枯萎,而他的胡苹也早已香消玉殒,仅仅剩下他独自在孤独痛苦中煎熬。悔恨交加的心仿佛不胜内心的那阵悲惨,他双腿哆嗦的发软,人也像站立不稳的又是跪了下来。

  而这之后,这悲痛欲绝跪着的人儿,又是仰脸苍天,不尽悔恨的泣血地哀号。

  “是我!胡苹,是我害了你的啊——”

  想不到干枯的一叶花瓣,竟然惹得方利民如此悲催,一旁看着的姚小兰,早就惊慌不已了。于是,她禁不住一阵怜悯含泪的劝说;“不是,方利民,你清醒一点吧?胡苹姐姐不是自杀,而是坏人杀害,怎么可能你的错呀!”

  “什么。你在说什么,可能还不是我的错?”

  突然的看他。就像不满的在谴责地瞪她。但很快,他又是脸色沮丧的眼光移开。

  “当然。对不起了,这不是怪你。”

  “其实你应该也是知道啊,方利民,”兰兰着急的说,“那是以前团伙的那些坏人在暗中欺负,在要挟。就因为拒绝和他们干坏事,所以才杀害了胡苹姐姐的呀!”

  方利民在站起来,但他却是摇头;“不,你不知道。坏人那是一方面,而真正的凶手,那就是我。本来爱她,反而又促成了胡苹这样的不幸!”

  姚小兰忙又是劝说;“方利民你也该是记得,胡苹姐姐在信里,不是也说她很幸福,她是在幸福中离开你的?”

  “唉,青春华年,完全有理由更加幸福活着的女孩。她其实已经选择了死亡。无辜的生命啊,为了什么,你知道吗!”

  的确,姚小兰没有想过。而方利民话里的意思,她也更是不明白,所以除了惊讶。她却是一脸茫然的看着他。

  那青年向她点点头,心情压抑而又沉重。却又充满愧疚和悔恨的说了起来。

  “由于你不了解,所以不会知道。你面前的我该有多么的可恨。其实对于我们的感情,胡苹本来一直是拒绝,她只承认我们是朋友,愿意像这样来和我交往。可我是多么可恨的幼稚,以为她既然爱我,就一定会像我一样的满足和幸福。

  “实际一当幸福的心,又回到那对她十分冷酷的现实,那些她心里并没有真正摆脱的东西,却又在跑出来残害和折磨着她了。孤独的她重新感受到了黑暗的压迫,冷漠和歧视,而现实,也只是竭尽全力以各种方式,用她引以为耻,她过去的那些不幸在对她羞辱。

  “于是,胡苹更多的想到了我,想到她施以爱,而又同时爱她的我,那所谓的幸福和前途。于是她害怕了,退缩了,以至于产生出牺牲自己,用古代英烈传统侠女的那种慈心柔肠来拯救她,帮助我的轻生念头!

  “唉,为什么就没有想到啊!为什么就不能给她更多的时间,让她的心理有一个真正的转变,从而打开她的视野,反而糊涂的一再逼着的要她承认感情——胡苹让步了,迁就了我的糊涂,是她因为爱我,不愿意看到我这自私的家伙再痛苦。你说吧,难道这还不是我,不是我害了她的么?我真混啊——”

  也只有这时候,姚小兰才终于感悟,那二人该是何样非同寻常情感。就好像揭示一般,让她感受到爱就是无私奉献这样的真谛,理解的同时她也特别地震撼了。

  能够他这种胸襟和情怀,能够他这样情深义重的痴情男儿,姚小兰值得这一生的付出。那么,对于这少女梦想中的白马王子,又是机不可失,还可能顾忌所谓的传统,或者女儿家羞羞答答的忸怩吗。于是,兰兰又一次让自己鼓足了勇气。

  “提醒一下,方利民,还记得,胡苹姐姐还有的一句话吗?”

  那仍然带泪的脸,神情讶然地看向她;“哦,是吗?请提示我,请不必客气。”

  “用你们的爱,去广布于天下人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