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刘妈的贴心话(1/2)

加入书签

  “说起这姚伯,他可是一个大好人呐!”刘妈说,接下来她又告诉母亲,自己认识姚伯,还是很早以前搞跃进的那年头。

  当时不是兴集体食堂吗,人们大都吃不饱,可就在那样的时候,好心的姚伯给的帮助可是不小哇。本来不好过的日子,在那就好像要饿死人的关口,自己这个机关食堂的临时小杂工,除了人养得白白胖胖,并且还给家里省下了不少吃的。

  “当然啦,”刘妈不但压低嗓门,嘴也凑近母亲地说道;“人家姚老头可是出了名的好性子呐,他一见到你家民子,就特别地夸他吔!”

  母亲却摇头;“看你刘妈,还是别笑话了吧,我家民子,这姚老爷子他也了解?”

  “千真万确,方妈妈,可不是我吃饱了撑得没事干。不是说了嘛,人家和你家姑爷,他们都住一个大院吶!”

  “也不是不信,而是我那风丫头,怎么从来也没有提起过。”

  “我说方妈妈,大院人多着吶,你家孩子工作那么忙。我都几十岁的人了是不是!”

  母亲忙赔笑;“哪儿话,街坊邻居的,可不是冤你吶。”

  “这样吧,你听我说完。当然啦,我也是这样向姚老爷子说,你方妈妈在我们那条街,可是第一的大好人。现时要兴评模范的话,方妈妈——大老实话嘛!

  “咦,我说到那儿啦?”她拍了拍脑门,“对了,就是姚老爷子,没想到说话就到了他家楼下。‘上去坐会吧,就当是锻炼。’人家姚老师热情邀请,你说我好拒绝么,所以那楼虽说高了一些,我一咬牙,也就跟了他爬上去。

  “还别说,进屋里一看,妈呀,房间里摆设那档次,可是让人大开了眼界!见识过吗,那收什么机的?它唱起来嗓子的那种响,可是声音大得要话说的吓人。咦,我说,姚伯真有你的,这派头跟大干部家没有两样啊,连沙发还金丝绒!请吃糖,喝茶。咦,我转脸,妈吔,里屋还是一大姑娘。我还没敢问,谁知姚伯先说了,是他小女儿兰兰。

  “怎么回事,不就一小丫头,才几年,怎么就出落得如花似玉,水灵灵天仙一样大姑娘!可一算时间,妈呀,离二十,也该不离十了吧!才问她现时有主儿没有,谁想女孩听见,小嘴一嘟,害臊门也关上了。还是她老子讲给我,还没谈朋友。你猜,这会我怎样?”

  “你怎样,刘妈快说啊?”

  “当然是讲你家民子啰!我把平常听到的都倒给了他,那老汉乐得直点头。我偷眼一看,刚刚关上的门也有缝儿了,想是姑娘也侧了脸在听。我这心里就想,你家民子和他家兰兰,天成的一双,再般配就没有了!不过呀,方妈妈,头一次去人家里,这话到了口边我又臊得不行,只好一个劲说你家民子人品啦,德行什么的,都是顶尖儿。还听人说那孩子正用功,预备秋天考大学。这话我没有说错吧?”

  “对呀,我家民子是这样,为这正忙着复习吶!”

  “有句话贴心话,方妈妈?”

  “你说吧,刘妈?”

  刘妈拉下个脸,一本正经低语道;“我看你家民子,活生生像他秀姐儿,天生读书知识分子料,这大学他是上定了!不过就怕呀--”

  “怕哪样--”

  “算是贴心的忠告吧,就怕到时候毕业,应了过去那句老话!”

  母亲焦虑地催促道;“刘妈,你说吧,可没关系的!”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