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疯女人故事(1/2)

加入书签

  这年夏天,包括这座城市在内的一带区域,发生了一场历史上少有的特大洪灾。连日的暴雨,致使沿江一带许多的城镇和村庄,都遭受到了洪水不同程度的袭击和侵害。

  浑浊的洪流汹涌澎湃,肆无忌惮地吞没农田,毁坏庄稼。洪水扑向城市,侵入到城市腹地,严重地破坏和搅乱了城市居民的正常生活秩序。

  据说,就在当地政府组织和动员人民撤退,甚至还派出部队帮助群众搬家,其间还发生了一件令人难以置信的怪事。

  在洪水突袭,人群有序疏散,人们的喊叫,吆喝,孩子的啼哭,以及滂沱大雨中抢运东西的碰撞,这样一种汇聚天地和人类喧嚣的大动荡震撼之下,一位疯瘫了多年的妇女却突然的清醒了过来。

  突然,妇女嘴里不再是疯癫的念唱,而是向那用手推车推她的暴雨中的儿子喊叫。

  “你是谁,这个人?”

  “胡强,妈妈,我是你的儿子。”

  那女人显得怪异地瞪看他,显然不相信眼前这男人。

  “快停下,你不是我儿子!”她说,嘴里念着儿子和女儿的小名。

  虽然太突然的一反常态,就算不相信母亲这是清醒,但儿子还是尽量劝说了母亲。

  “可不能在这里停留啊?你看,这雨下得有多大!”

  “不行,你去把胡杨给我叫来,他是望江厂技术员。”

  “好的,不过现在。我们先得找一个安全的地方。你再忍耐一会儿,好吗?”

  显然。母亲不再是往日那样鬼怪一样的唱歌了,而是在用语言。非常准确的表达出了她的思想。

  难以置信的奇迹,那儿子惊愕不已之后,并不至于就肯定。因此在安抚母亲的同时,他决定不去安置点,而是将母亲送去了医院。

  经过专家各方面的检查和会诊,完全证实了这奇迹;神智混乱多年的病人,居然就在这样的瓢泼大雨,以及人们惊慌失措逃难的大动荡中苏醒了过来。而且,大脑的记忆和思维功能。几乎也在奇迹一般有了恢复。

  接下来进一步的身体检查,专家确认,假如不出意外,再有一段时间的精心治疗和心理安抚,病人的神智,还可望真正意义上的恢复性好转。

  后来的事实也证明,医生的分析和判断是正确的。有一天,这意想不到康复的妇人,开始向她的儿子提出了许多的。就像是恍如隔世一般的问题。

  “你究竟是谁,你这个男人!”

  “我是你儿子胡强啊,妈妈?”

  “你不是胡强,我的小强强还在上中学呐!”

  “可是他长大了。妈妈。你因为受伤,已经昏迷了好些年?”

  由于医生证实了她生病的时间问题,母亲不再怀疑了。但是她仍然不相信守在身边的就是她儿子。

  “为什么我要相信你?”

  那儿子脱下衣服;“妈妈,你看这肩胛胎记。还有。脚拐处的伤疤,是小时候给稀饭锅烫着的。”

  也许是因为做母亲的本能记忆。在经过仔细辨认以后,她终于相信了。于是,她抱住儿子的大哭了起来。

  然而,当终于明白这些年自己是怎么一回事,尤其得知她不但失去了丈夫,也没有了女儿时,母亲竟然又一次的昏死了过去。

  但之后的醒来,她也并不是人们担心的那样神经失常,她虽然伤心,却显得十分的平静。

  到底那儿子隐瞒了妹妹死亡的某些情况,声称是因为疾病而夭折。母亲对此也没有过多的怀疑,伤心一段时间后,她也像常人一样,身体在一天天逐渐恢复。

  毕竟是在医院里,每天出出进进的人那么多,各种信息在这里的传播和交流也不足为奇。加上一些人本来就喜欢凑热闹,也有长舌之辈管不住嘴巴,渐渐的,母亲开始了解到有关她女儿胡苹的一些传闻。

  一开始人们还有所顾忌,只是告诉她事情的某些部份。后来,大约是担心她疯病复发似乎多余,便有那种喜好饶舌的热心肠,将胡苹那奇女子种种遭遇全部的讲给了她。

  当这妇人一旦知晓,了解到她心肝一样疼爱的宝贝女儿,生前竟然还遭受过如此可怕的磨难时,她更是伤心落泪得吃不下任何东西。

  母亲哭泣的睡着,又从睡梦中醒来。就这样一直好些天,直到儿子迫不得已,从头到尾向她讲述了那一对人儿的恋爱。

  母亲的泪水干了,甚至她脸上还出现了久违的笑纹。

  人们怀疑她又疯了,竟至于还有人拿手,在她那看似眼珠儿呆定一般的眼前晃动。不过,她只是轻轻的将别人推开。

  她没有疯,她只是在想,在思索,虽然有时候她也在伤心,在流泪,或者是微笑。

  这之后的一天,母亲突然对儿子提出了要求,她要去曹家沱,她希望去看看女儿去世的地方。

  儿子开始也犹豫过,也许是看见她情绪已经平稳,所以,禁不住母亲一再固执的要求,那儿子只好答应了。

  儿子是用自行车推着她去的,到了曹家沱河坎,母亲说想要在这里坐上一会儿,让儿子去买汽水替她解渴。

  儿子也没有怎样多想,将母亲安放在铺垫好的石凳上坐稳以后,他暂时的离开了。

  也许担心**小店饮料的质量,他希望给母亲最好的,所以,他是跑步去了大街的商店。可是等到他拿了汽水回来,虽然母亲仍然坐在原地,脸上依旧还挂着笑意,但是她那睁开的眼睛,却已经是瞳孔放大的凝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