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人潮怒海(1/2)

加入书签

  也只是把胡苹打出高高的河坎,这头儿就已经是后悔,因为气急败坏的冲动,同时也是断了他最后的希望。本文由

  当然,这也不是好犹豫的时候,毕竟暴露于光天化日之下的作案,这已经是犯了大忌。既然愚蠢的事已经干下,要想逃出一条活命,头儿也不可能还要顾及到他那些喽啰。

  所以头儿李志强不但最先的开跑,而且是以最快速度没命的飞奔。因为彻底脱离这里,只要跑进城市的大街,钻进那些熟悉的巷子,他就有可能获得生的机会。

  一路上,为了成功的逃脱厄运,头儿推倒了挡路的中年人,挥刀刺伤那企图抓住他的青年。在毫不留情踢倒小孩的同时,他又是挥拳将无辜的老太,打得倒在地上痛苦的挣扎。

  穿过傍河大道,繁华的大街已是近在眼前,滴血的刀子也扔进了街边的万年青植物丛。远远的将追赶自己的人群抛在身后,眼看再加一把劲,过了街口,就是那有着复杂巷子的街道。

  虽然后面的追逐者也是发现了他,但人群的喧嚣呐喊毕竟也只是隐隐约约,稍微的回头,头儿那嘴角还泄出来一缕蔑视的冷笑。

  可以清楚看到有着岔巷那街道,这也说明他将又一次摆脱危险和威胁,从而逃脱了法律和正义的打击。既然犯不着慌张,这种店面林立,往来的行人相对较多的情况下,为了不至于过分吸引人们的注意力,飞快的奔跑不但慢了下来。很快又是人从中快步的疾走。

  眼看着胜利在望,头儿李志强的心里。难免也有了某种侥幸的窃喜。

  当然,就算逃脱。在这之后他也须要躲避上一段时间的风头,或者干脆逃到外地那些城市。不过他决不会放弃,肮脏的灵魂还会像以前那样,纠结起一伙人去抢劫,去偷盗,在掏空他人口袋的时候,将敢于反抗的人打得半死,强奸和那些不幸落入他毒手的妇女。

  冷不防传来的警笛尖利声音,惊得头儿脚下突然发软的几乎跌倒。悚然抬头。这才发现大街另一头响过来的警笛声音,其实和他完全的无关。

  不过,这并不陌生的鸣响,还是让难免心惊肉跳的双腿发软,走路的速度也慢下了许多。

  鸣着警笛缓缓开过来的好几辆公安摩托车,除了行驶在街道的中央,装着嫌疑犯的车队行进速度也并不快。而当这样的车队驶近,头儿仍然扭头,难免用眼睛的余光斜瞟着的看了。

  然而就是这样的不经意间。突然的看到的一张熟悉面孔却是让他禁不住的心虚发怵,一颗心也免不了在胸腔里厄自的乱跳。

  是他吗,按说已经逃走的遭通缉的黑炭。禁不住再看,头儿确定了。车队中间的那辆摩托车斗里,在公安人员的身下,那低了头。显得灰头土脸的家伙的确是黑炭无疑。

  霎时间,这头儿吓坏了。还算他冷静。反应也快,不露声色只是稍微低了头。脚下反而特别的慢下了下来。

  幸好不至于让戴着手铐的黑炭发现,摩托车队也在过去,大街上并没有谁还特别注意到他。但就算是这样,这种的看见,头儿那心里还是唤起了几乎难以遏制的恐慌和惊吓。

  因为黑炭这伙人不但知道他,甚至对于他活动的规律也是相当的清楚。再加上黑炭曾经杀害外地推销员命案,他也是摆不脱的有染,要黑炭熬不过供出他来,按胡苹的话说,这刑场,他恐怕就是近在眼前了。

  本来难以遏制的恐惧了,突然间,又是那些追赶他的要命的愤怒喊声明确了起来。头儿这一次的惊吓可是非同小可,头皮一阵发麻,脚下发软,心慌意乱中,差一点就撞到了什么人的身上。

  他当然不会道歉,因为这不是他的习惯,不过他会马上的躲开,因为他正处于危险中。但不妙的是,就在他刚刚站稳抬脸的瞬间,突然就有女性的声音,是放开了嗓子地大声喊叫。

  “是那个人!他就是偷盗相机的那一个!”

  喊叫的是女的,毕竟大街斜对面相距较远,头儿知道不可以慌张,所以也不跑,只是迈开步子继续的疾走。而他希望中的那些巷口,差不多已经是收在眼底了。

  看来也是机缘巧合,那时候,伍兰芬去了附近的派出所报案,用手中的信终于让民警相信胡苹存在自杀的可能。然后回到店铺,答复了公司盘库人员一些问题。

  由于放心不下,牵挂胡苹安危,所以很快又出来,打算到曹家沱码头看个明白。偏偏公安摩托车队过去,发现一个人闷着头的走路,忍不住好奇的多看了两眼。

  接着这心里就有了异样,似乎那人自己见过,并且还很生气。而他又是迎着阳光在走,虽然老远,鼻梁上若隐若现似有着疤痕,于是她紧张了。赶紧小跑了几步,更加的确认,于是便喊了起来。

  想不到做贼心虚,自己这样的喊叫这人除了惊得抬头,而且也慌张起来的放开了步子,兰芬自然不可能放过,于是干脆手指了他,放开嗓子的呵斥,又是准确的突出了他固有的特点。

  “偷盗相机的,你脸上有疤,就这鼻梁。逃不掉了,这个人,你赶快站住!”

  李志强当然不可能站住,由于不少的行人都在将目光指了过来,他甚至也不可能再像这样的走了。而更为可怕的是,有年青的男子不但在怀疑的看他,紧接着还又是加快步伐,直接在向着他这边赶过来。

  几乎条件反射,头儿向那青年露出了凶狠的模样。但是当二人的目光真正接触,特别到那青年的眼神,便让头儿立即感到了极大的不妙。仅仅凭本能他也是觉得。这个正在逼向他的青年,看上去更像是一名穿着便服的警察。

  当然。就算大街上,富有经验的头儿也明白。慌张也不过无济于事。眼看青年在欺近的要扑向自己,头儿急中生智,突然一把抓住了迎面走来的一老人。

  眼看青年接近,他却是提了老人领口,然后猛的将他推倒地砸向那疾步赶来的青年。而这之后,他便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