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他疯了(1/2)

加入书签

  胡尘醒了,胡尘是在一阵鸡的啼鸣中惊醒的。本文由

  座落于在村尾的单家独户,并不存在饲养,居然又是鸡的啼鸣在将他从昏睡中唤醒,胡尘睁大了眼睛,禁不住茫然地四顾。严密封闭的漆黑房间,仅有的几缕细弱阳光,并不足以搅动满屋的黑暗,但仍然惊得胡尘禁不住地一下子坐了起来。

  外面已然阳光照耀,这样的大白天自己不是上班,甚至还躺床上的情况,胡尘怎么想,这近似于呆滞的头脑好像也理不出头绪。不过他这种醒来的声音,却又是很快召来了另外的一条人影。

  当然,那是他一样习惯于这种黑暗,显得身体瘦弱娇小的老婆。不过就算不声不响,悄然来到了他的床前,但这王立清也只是床前站立地等待。

  又过了片刻,也许是他还不说话,女子开始了解开身上衣服纽扣。在敞开了上身后,手挽上他脖子,让他的脸埋在了自己这胸口。

  不过这一次,女子这种习以为常的安抚出问题了,因为胡尘不是顺从而是用手推她。

  当然,这并不奇怪,因为不是酗酒时候的胡尘,对于女子任何亲热的努力,他从来都是很干脆的拒绝。

  “现在,这什么时候了?”他问。

  “还早着呐,晌午也不到,胡大哥。”

  “怎么回事,我今天没有去上班吗?”

  “你是没去,可你也用不着担心啊?”

  他怔了怔,但又是奇怪地问;“不担心。好像星期天刚过,是这样吧?”

  “可是你病了啊。胡大哥。”

  “是吗,我病了。怪事!”

  女人有些着慌的说道;“真的是生病,你生病了耶!所以特别还买了鸡回来,就等着你醒。这人生病了,就得替你补一下身子呀。”

  他病了吗,自己居然也生病,这的确很有些古怪。但随之而来的意识恢复,他不但微微摇头,而且还有了激动。

  “根本不是,我他妈不是病。而是混球,十足的不一般地混——”

  酒醉的胡尘骂人,这的确也并不稀罕。在以前他出现这种情况,王立清经常是让他脸埋自己胸口,然后亲着地让他很快安静。

  当然,有时候,胡尘还会念叨一个芬的女人。但就算他把自己当做了别的女人,她王立清也不会计较,因为毕竟有恩于自己的胡大哥啊。人不知足这行吗。

  由于不是酗酒,而是酒醒,丈夫骂过之后好像在瞪着自己。而他这种就像中邪了一般安静,这种尤其的反常。女人难免有些着慌了。

  虽然看不清脸上表情,但是王立清很快又是猜测,丈夫大概是在等着自己的解释吧。于是她结结巴巴地说了起来。

  因为自己的胡大哥生病了,单位里有制度是不是。所以她就去了厂子。

  锅炉班长说,胡尘从来都没有缺过勤。应该真的是生病。所以他就带自己去医务室,在那里让医生拿药,还帮着填写了假条。

  “假条吗,怎么样假条?”

  “就是休假呀?班长说,干脆补休吧,因为不会扣奖金。还说星期天加班拉煤渣,胡尘一直都没有补休过。”

  胡尘呆呆地看着她,似乎极力在回想什么。但越是记忆,他这脸上,也越来越开始表现出了痛苦。

  “生病?对呀,我他妈生病!不过,我这算生他妈什么病呐!”

  女人慌忙说;“胡大哥,会的呀?人吃百谷,从来就没有不生病的。”

  胡尘刚刚拿起衣服,并不是穿又在放下,一脸迷惘的像在思索,或者考虑什么。可是突然间,胡尘就好像很难过一般,让人莫名其妙的喊了起来。

  “生病了,这可以肯定!但不是这身体有病,而是脑子。可是这脑子坏了,你有过发现吗,这以前?”

  不会顾及别人感受的这胡大哥,这会儿怎么了。但说他脑子有病,平常真的看不出来呀。

  不,不会,胡大哥的确是生病,而不是脑子里出问题。原因就是他们,几天前法院来的人,特别那一块来的,像刀子嘴巴一样厉害的女子。

  想不到从城里来的斯文漂亮女子,居然还是这种的可怕,就连从来也不害怕谁的胡大哥,也会被她给镇住一样的哭了。从来不哭也不笑的他,不但疯了一般嚎啕大哭,并且哭着的他还拿了自己的脑袋撞树子。

  那些人走了,她扑上去抱他,拖他;“胡尘?我的胡大哥啊--”

  然而,这个在她眼里从来既不哭也不笑的人儿,任凭她拖拽,哪怕睡倒在地上也仍然是哭。

  后来他不哭了,可是从地上爬起来的丈夫又是挣开她,推到她,然后发狂一般拼命的奔跑。

  她追赶了,眼睁睁地看着丈夫疯子一样,摔倒之后爬起来仍然又是跑。她追赶不上,只好四处寻找。终于在水库边找到人,搀扶他回家,结果又是他灌下一肚子的酒。

  谁知道就这样坏事了,第二天丈夫没有起床,额头温度好烫。相信他是发烧,这才赶紧去了工厂。

  幸好医务室医生给了药,她拿药片捻细搅合在水里,胡尘喝下还是不醒,额头不烫了也不醒。然后就是这样接连的昏睡,一直到今天才终于醒了过来。

  只是他这醒来的光景,和以前又是大不同,居然和自己说话,说了不少话。这人好像不是正常了啊,自己可不能说错话,特别不要惹得他不高兴。

  于是这女人宽慰他的说;“没有啊,我们胡大哥好好儿,怎么会病呀。我们Ĕ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