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姑妈在行动(1/2)

加入书签

  方利民好上坏女人胡苹,这不争的事实,的确也让姑妈方化敏说不出的震怒。。但一开始,她还是本着治病救人,希望通过大家做工作,让迷失的孩子能够迷途知返。

  然而,偏偏这方利民不知好歹,不但固执己见,居然恬不知耻,一点悔改的意思也没有。而更恶劣的是,不但出言不逊,还拿尤建华说事,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以为就拿捏到了自己软肋。

  好吧,既然给脸不要脸,她这个姑妈还可能姑息养奸吗。何况就算他方利民不要政治前途,但这政治层面上,有可能祸及到一大家子,曾经惨痛的历史教训也足够了。

  作为单位领导,外贸局一把手的姑妈方化敏,向来就有雷厉风行的工作作风,而且也是公认的眼睛里不掺沙子。所以,为了把事情解决在暴露之前,她已经下决心不惜一切。

  姑妈言出必行,经过深思熟虑,她就马不停蹄开始了一系列的努力。

  姑妈是行政领导,不但手里握有足够的人事资源,而且丈夫尤开山入常,这也是早就有的传言。因此短短的时间,姑妈一系列的行动,就已经取得了显著成效。尤其一些人那可圈可点的满腔热情,更是让姑妈格外的信心满满。

  “试想一下,任何一个家庭,随便哪一位母亲,她都希望自己的后代能够脚踏实地的做人。特别坏女子勾引要挟干部子弟,这种斗争新动向,必须要引起我们百倍的警惕。”

  “女流氓勾引干部家子弟。不但社会祸害不可明其用心何其毒也!”

  “坏人既然没有改造好。这种人就不应该还放她到社会上,把负担转移到街道办——

  “群众早就反映。响马巷最近好像有异常的活动!”

  “有活动,就应该立即把他们抓起来!”街道办一位主动赶来的副主任这样说,那语气还特别的强硬。

  其实知道内情的人都清楚,真正让这位副主任耿耿于怀的,据说就是职务后面那副字。

  当然,并不是就一路顺风顺水,其中也难免偶尔发生的质疑。

  “不是犯罪证据,仅仅怀疑,这样做。恐怕不那么恰当吧?”

  不过,一依得悉方化敏为何许人,草料场派出所的那位副所长,立即又发生了态度上的微妙变化。

  “当然,方书记提出的问题,也是我们自己的问题。我考虑过了,根据收集的,特别有关某些方面的情况分析,本身犯有流氓罪。如果再旧病复发,管制和关她,这也不是不可能!”

  为了解决好这件事,方化敏准备了不止一套方案。而所有的方案中,最寄希望的就是民政局。

  一开始,方化敏也不是直接去找负责人。而是利用他的妻子,和自己说话一向投缘的翟大姐。

  毕竟见到过方利民。尤其品学兼优,勤奋上进的好人家子弟这种上当受骗。憨厚正直的东北大姐大吃一惊之后,难免也是义愤填膺。

  “真的胆大妄为,好好的孩子也给拖下水。不行,绝不能让那坏女人得逞!”

  紧接着,民政局负责人特别打来的电话里,不但态度旗帜鲜明,而且还明确地表明了他的愤怒。

  “接受高墙出来的人员,也是彰显了政策的关怀。如果接下来的调查,证明这个胡苹确实旧病复发,城市里她是不可能呆了。就算调她到县份的某个偏僻之地去工作,既符合政策,同时也是事业的需要,人民的需要,社会责任的需要!”

  除了领导是这样表态;想不到昨夜里,翟大姐还特别打来电话的电话,也是再一次确认姑妈的意见。

  “方书记,让你侄儿和那胡苹女孩,两个人从此永远的不见,你肯定,是这意思吗?”

  肯定,这毋容置疑,她的回答也斩钉截铁。

  毫无疑问,翟大姐电话里保证,事情就在这一两天之内彻底解决,这也让姑妈极大的鼓舞。

  不过,姑妈的考虑,从根本上断绝方利民再见到胡苹,也只是一方面。而让那不知天高地厚,仍然无法幡然悔悟的青年,承受众叛亲离的滋味,这也是在所难免。

  而当外部的努力有了结果,剩下的就是自己内部,毕竟伟人也说过,堡垒最容易从内部被攻破。

  至于解决内部问题,领袖就有着这样的公式;那就是团结,批评团结。

  不过在自己内部,特别思想和认识取得完全统一上,姑妈还是遇到了麻烦。

  问题就出在侄女方利秀身上;因为那侄女除了不赞同她的努力,甚至还提出了一套极为可笑,既荒唐又糊涂的话来,惹得姑妈大为的恼火

  “就算不是她勾引民子也不行!”姑妈挥手,很不耐烦厉声训斥到;“当姐的啊,怎么可以说出这种话,什么他个人私事。在坐的都是民子的亲人,我问你们,出了这种伤风败俗丑事,你们就体面,就光彩,我看不会吧。二妹,你是不是也糊涂了,搞个女流氓的弟媳妇回来,看你又怎样去教育别人。还为人师表呐!”

  “姑姑,我当然不是那意思,”那侄女说到,“我只是觉得,胡苹的情况,她一开始也不是那种自甘堕落。所以走上那条路,在当初,她也是除此再别无选择了啊?”

  “什么别无选择,我听不懂!”

  “我是这样考虑,女孩不是已经痛改前非,真心回到社会了吗,所以,能不能多一点包容心?”

  “二小姐,你脑子怎么回事,那可是有过龌龊男女关系坏女人啊,想不到你也要包容!”

  “不是这意思,姑姑。暂时的容忍,也是考虑。是否可以给民子一点缓冲的时间——”

  “不行,这种想不到的馊主意。亏你也出得了口。让一家人去承认那婊子,别说暂时,哪怕一秒钟也不行!”

  “和承认无关,只是希望处理问题,有一点缓冲的时间。一方面民子安下心来学习,同时,也是给时间让他去冷静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