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夜巷惊魂(1/2)

加入书签

  或许,人与其它动物另一显着的差别,就是人可以后悔。.23us.而无数事实证明,面临危险和威胁的一刻,无论何样的动物,哪怕训练有素的犬类,也不至于为了行为的失策就悔恨。

  尤建华确实后悔了,而后悔中的尤建华唯一办法,就是尽可能控制呼吸,以免被这些人发现,在来不及逃跑时尖刀就插进身体。幸好这些人正集中精力于自己的事,暂时还没有心情注意到更多。

  不过,那处于险境的胡苹,她的反应和尤建华正好相反。除了并不理睬那随时可能落到脖子上的可怕刀子,而且毫无畏惧的她,还又是给予了轻蔑地斥责。

  “无聊,这种小儿科,你们以为有用吗!”

  “蒋匪,算了吧,都自己人嘛。”

  那头儿摆头,蒋匪高举的刀子也就挪开的放了下来。

  胡苹一声冷笑;“想不到早就把话挑明了,还是要这种可笑的痴心妄想。也不用脑子,让我也要像你们这样的活着,凭什么嘛!”

  那头儿说道;“凭什么,还可能凭什么,变人嘛,当然是吃喝玩乐。”

  “靠偷盗强多,把别人的劳动成果窃为己有吗?”

  “在以前,敢说你又不是这样!”

  “是,我承认,但那是在接受社会改造以前。现在我明白道理了,没有别人的辛勤劳动,这世上,你偷窃抢夺的,真的还可能有吗。”

  “原来,是担心跟了我李志强。不够你吃香喝辣?”

  胡苹冷笑道;“这的确也是你想问题的方式,难怪你不明白。在人类社会里,财富是需要大家共同来努力创造。而不是你抢夺就出来的。”

  那裂开的大嘴首先就让人不舒服,可他却是相当随便的翘着档里那二郎。开始还是恭敬的笑,殷勤后,他还得意忘形的夸夸其谈了起来。

  因为他有多能啊,人嘛,活着就是为了钱,钱就是人的脸面和身份,所以他要做生意。而且还很会做生意,这不。偷拿作品放晚上,吸引广告生意,这不,一转发屋子,赚一大笔到手了!

  伍兰芬觉得,这头发油光,紧贴脑门的家伙,特别他说话,那种滑稽的得意洋洋手势。看上去活脱脱就是一个俗不可耐的暴发傻老冒。

  “千元户啊,你的确也很有本事!”她讥讽的说道。

  “哪里,算是运气吧。现在还只是开头嘛,偷别人心血。不过在广告上发一点小财而已!”

  恬不知耻的自吹自擂,却又是如此满足的自我陶醉,得怎么来刺他一下呢。伍兰芬想了想。说道;“既然是有钱,总应该花一些在你乡下的孩子身上吧?虽然是女孩。可那也是你的后代啊?”

  “这个你放心,孩子断给了女方。她和我完全地没有了任何关系!”

  “亲生骨肉啊,真的就可能没有关系吗?”

  之后也不管捂了脸发呆的蒋匪,又是转脸胡苹,好言的说;“听劝吧,胡苹?就算好上人家当官屋里的,这又怎样,装大粪的尿罐摆在哪,也都一个臭!”

  胡苹反击地说;“那就清洗啊,洗干净的东西,怎么说还是有用是不是。”

  “还有什么用,尿罐再洗也不过尿罐。夜猫子你不要蠢了,得搞清楚点,你他妈究竟属于谁。”

  “当然这个社会呀,属于劳动人民一份子。半夜里不怕被人敲门的正常生活,有什么不好。”

  “痴心妄想,我看还是算了吧。其实你本来就属于我们,不如就答应,和我们一起乐得个逍遥自在的快活?”

  胡苹反唇相讥道;“你逍遥,你自在,还有快活?根本就骗人鬼话!先不说继续这样下去有没有将来,就是现在,又有哪一天你们不是处在危险中?去抢,去骗,去偷盗,这哪里是人,一个正常人应该的生活!”

  “你这些冠冕堂皇,听不懂,反正活得开心自在,这人舒服就够了!”

  胡苹冷笑道;“自在你们谈不上,如果说开心,你们的确也有,但那样的开心,其实也是因为作恶多端,在致人于痛苦之后。但你想过吗,就在你们伤害他人,为犯罪成功开心的时候,又会有多少受到伤害的伤心和眼泪?”

  “妇人之仁,头,算了吧,根本没见识的这夜猫子!”

  胡苹也不理睬那刚刚受到教训,明显不平衡的蒋匪,她摇头说道;“想过吗,换位思考?比如是你们的亲人住进医院,准备用来救命的钱被人偷走,你怎么样,也开心吗?所以还是不要找借口来掩盖不劳而获的无耻了,因为就算偶尔有开心,你们也是在和罪恶一起!”

  头儿显然不再耐烦,说话的嗓门也变了。

  “夜猫子,同样的事情,敢说你以前不是,你没有干过!”

  胡苹说;“我承认做过,但那是过去,而现在我已经悔过自新,绝对不会再去害人了。并且我也是诚心奉劝,疤子,睁着眼一条黑路走到头,这不会有好结果,就听我一句啊?”

  手中的刀子又在挥舞,不过这头儿马上阻止了那人。而转脸胡苹,他却是讥讽的说;“就像那姓方的家伙,果然,你规矩人了啊!”

  胡苹愤怒了,她警告地说;“住口,不许提这个名字,因为你不配!”

  “承认我不配,不过我问你,难道你好上他,真的就配了吗?”

  “有一点可以保证,我现在不会像你!”

  李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