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绝壁惊魂(1/2)

加入书签

  去爱,和相爱的人永远在一起,特别现在了他还是这样说!

  其实那样的美好,就是在梦里,对于这值得用一生去爱的人儿,她也是在想,在渴望啊。.23us.

  又一次来南山,不但没有羞辱,没有伤害,甚至就连一丝的谴责也没有,只要是正常人的心,这样的一刻,胡苹真的还能够无动于衷吗。

  可对于这优秀的青年,不要说爱,仅仅让人知道他和自己沾边,在许多人看来也是不可饶恕的错误。所以爱他,也不过以自己那糟糕的过去,在断送他未来和前途的有害无益。仅仅这样想,姑娘很快又是冷静了。

  于是瞬息间的犹豫,胡苹又让方利民看到的,却是一脸冷淡和漠然。

  其实方利民也是注意到了,胡苹那眼里,刚刚还有过的瞬息间情绪变化。至于很快又是冷漠了一张脸,他也是相信,除了讨厌自己,即便是现在,胡苹也不是真的就在相信他。

  为了表明真心,他跨步站到姑娘面前,诚恳而又虔诚地说;“不要怀疑了,相信我好吗?”

  不料,胡苹竟然依旧冷冷的说;“方利民,你以为你说这些,真的有意义吗。”

  “为什么不,因为深思熟虑之后的决定啊?”

  “说完了,就这些了吧。”

  如此的向她袒露和说明心迹,还是在拒人千里,方利民甚至还有了难过。但很快似明白过来,这心里又难免的歉疚。

  “知道了,知道自己原来的过分。你还是怀疑,信不过对吗?”

  就算铁石心肠也难免的不忍了。但她可能心软,又让二人恢复到从前吗。因为这样做不但会害了方利民。还又是在让哥哥胡强生命走向毁灭,并且祸及他的一家人。

  知道必须面对,让青年死心,除此再也别无选择。于是胡苹转过脸来,不乏声音冷酷地说道;“什么怀疑信不过,根本没有意义也无聊。特别告诉你方利民,就这句话,没有兴趣,也不必要高攀!”

  青年的笑凝固了。惊讶中,却是目瞪口呆好半天回不过神来。

  但马上,他却是摇头,那失望至极的声音说道;“不是说这朋友,你会永远,而且无论那种情况也都会在心里。不会,现在还忘了?”

  “很对不起,要这样相信的话,那是你自己的事。”

  “可你。什么意思啊,能说明一下吗?”

  胡苹无动于衷地摇头;“不知道,就不要去想,你什么说明就不必要。也没意思。”

  尤其这没意思,让青年难免大惊失色了,因为胡苹这种拒绝表现出的坚定。根本就是他做梦也想不到。当然,应该有原因。其实只要回想上一次分开,自己这趋利避害的势利之徒嘴脸。给她的世态炎凉感受,胡苹要不是对自己绝望,至少也该寒心了。

  于是,心里着急的方利民慌忙又是表白;“理解我好不好,朋友?上一次,因为一切太突然啊,又是没有心理准备。这不是已经想明白了吗,就算不原谅,可也得给人机会是不是?”

  近似于恳求自己了,甚至感动得眼泪就快憋不住,还可能坚持平常心吗,胡苹不得不转过了身去。

  其实了解到她那样的过去,方利民能够善待,胡苹早就是感激不尽。可仍然以前一样真心,并且如此的痴情,这巨大的幸福中,胡苹觉得得哪怕现在就死,也是没有遗憾了。

  不,不必要死,哪怕只是为了看着走他自己的路,并且取得他希望的理想成就,自己也应该是活着。

  也许这就是命运的残酷,爱一个人却又必须拒绝他。因为胡苹非常清醒,自己稍微的犹豫,都将会让青年因为这不应该的感情,从而毁灭他大好前途的遗祸无穷。

  于是,噙着的眼泪咽回了,再转脸于他,却是很不耐烦,冷了声音,几乎声色俱厉在说话。

  “说够了吗,如果还要有什么的话,想提醒你的是,能不能快一点。”

  尤其胡苹的这种坚决,让方利民相信她不只是怀疑,而是根本就不愿意接受他,一时间,这内心里难免更加惶恐和焦灼了起来。

  但就是这样的偶尔抬头,无意中,他却突然发现,这样的悬崖峭壁上,那一簇野菊,居然还又是奇迹般,在盛开出了鲜艳的花朵。

  多顽强的生命呀,仅仅崖壁上一点的缝隙,光秃秃中的植物又是经历狂风暴雨,居然还在绽放出了格外醒目的花儿。尤其浅黄的花朵,此刻那说不出的娇艳,那天生丽质,的确也在让人倍感清新的俏丽。

  然而当这眼光落向面前的姑娘,似某种的联想,脑子里突然划过的一个念头,霎时间,方利民禁不住的激动了起来。

  “朋友,就这里等我,你等着!”

  不但突愕的说话,也并不等回答他又毅然转身,接着是头也不回就跑着地走了。

  自己还没有回过神来,方利民的身影就消失在了山崖后面,有些莫名其妙的胡苹,难免地举目张望。

  眼里除了崖壁就是植物,根本不可能看到人影。不过正在迟疑间,很快有了的异常声响,却是惊得胡苹慌忙地抬了头张望。

  虽然还是不见人,但就是这崖壁,却意外地有了碎石的滚落。并且这崖壁掉碎石仍然的继续,那感觉,就好像这崖壁有异常,她慌忙赶紧地走了好几步。

  但也只是再次抬头的张望,霎时间,胡苹顿时惊呆了。

  的确不是崖壁出问题,原来碎石的脱落是因为人,人在崖壁上的攀爬。而一旦看清楚他还是刚刚离开,为自己深深爱慕,却又不得不拒绝的方利民时。胡苹除了惊讶,甚至还惊恐不安了起来。

  为什么呀。这青年壁虎一般伸展了四肢,正在绝壁上探索地移动。

  接着她不但看到。也感觉到了,方利民这种冒险攀爬,目的应该还&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