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重回南山(1/2)

加入书签

  已经是南山的这片危崖了,方利民甚至还记得,上一次随着胡苹来南山,发现她站在这里,许久了仍然向着远处眺望的情景。本文由

  心爱的姑娘,那时候看见的是什么,曾经抛弃她的那隐约可见的城市,还是曹家沱那汹涌喧嚣的流水。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胡苹当时的心情一定很糟,说不定也绝望。

  但过去了,从前对她的那些苦难,将因为自己的努力而一去不复返。

  站在这样的半山上,晴朗的天空下,望着起伏的山峦,和大自然相比,人又该是多么的渺小。而就是捧护于山峦的那一带平展,依稀可见的生活的城市,似乎也不过可怜的一席狭长地带。

  然而,就是这样狭隘的区域里,从古到今,也不知道人们曾经上演的,有过多少的酸甜苦辣或悲欢离合。

  但过去了,从此以后,胡苹将彻底摆脱过去的阴影,和自己一道,共同来把握好自己的命运。

  回眸南山,暂时还看不到女孩的身影。但方利民知道,就在这葱翠和茵绿中,胡苹正在走来,并且一步步拉近和自己的距离。

  于是看着微风轻掠的植物浪尖,粉蝶在翻飞,在时而没入花瓣吸允,时而又扶摇升起,在阳光下闪动着美丽的羽翼。突然的几声别样鸣啼,那悠扬的韵味,似乎也更突出了安谧和宁静的美好。

  接着就看到胡苹的身姿,相距谈不上远,所以她不再是不时地隐没于植物。

  已经是坡下了。可爱的人儿就快接近到自己。

  看到洁白衬衣下面,胡苹是紧绷身体的青色小腿裤。但他并不认为有什么过分。衣服款式的选择,只要不是违反公众道德。就应该尊重人的选择自由。

  “快拿住我的手,朋友!”

  不过,他这种热烈和主动并没有得到响应,斜坡下的胡苹既不看他,也不打算理睬。

  没有受挫的气馁,仍然是笑脸地鼓励;“就只差一步了,我帮你,我们就再没有了距离!”

  这一次,迷惑的双眸虽然也好奇地看了他。但也只是微微的摇头。然后是她返身,绕着陡坡,从另外的方向走了上来。

  上了这危崖,胡苹也没有走近他就站住了,脸朝着别的方向,嘴里却是冷淡的说话。

  “为什么必须来这里,要不会后悔,这会你可以说了吧。”

  “朋友,就得彼此信任。还记得你说过的话。”

  不过这一次,他这一声朋友并没有得到预期的回应,因为胡苹的回答,也只是让他失望的冷漠。

  “你没有回答。请直接一点。”

  注意到胡苹这几乎没有表情的脸,方利民就明白,就算接受了这样的见面。也并不意味着她是相信了自己。

  当然,这里不是地方。所以还不是向她解释的时候。

  于是他也像胡苹一样,严肃地说;“好吧。那你跟着我来。”

  说完之后,方利民大步地走向胡苹,经过她的身边也不理会,却是先于她继续向前走。

  胡苹虽然满怀狐疑,也只是在后面默默地跟上他。不过,并不存在担心,因为该说的自己说了,并且没有保留地告诉了方利民。

  至于几天后,方利民为什么突然提出见面,就算不知道原因,她还是来了。她将满足他的要求,就算心中爱着的人儿是报复,哪怕让她去死,这心里也绝对不会有后悔。

  很快又是这一大片生满刺藤的洼地,也只是记忆起上次的赛跑,胡苹这心里难免还是呼出了深深的郁闷。

  到底过去了,当初的那种担心,那种懊悔,那种恐惧和胆战心惊,现在对自己已经完全地没有了意义。

  但就算是这样,此刻这种重温旧地,这心里,毕竟又是一番不同的光景。因为现在的他们,应该是从此义断情绝,彼此再无牵挂的形同陌路了。

  或许人生的这种无常和世态炎凉,使得她这一颗心,霎时间,却又是难受得几乎有些隐隐作痛。

  当然,她并不因此就后悔,因为能够得到人间真爱,她已经满足,并且也无欲为求了。尤其方利民这份人间真情,不但值得用一生来交换,而珍藏于心,也必将安抚和温润自己啊。

  于是,努力在麻木自己的青春女孩,那脸上很快又浮现出了淡淡的红晕。

  还是曾经走过的路,还是原来那地方,并且接近到有着崖洞的崖壁,方利民这才站住的不走了。

  但就是这时候,仿佛那一夜,那风声,雨声,伴随着雷电风雨撞击的奔驰;以及在山洞里,彼此相偎用身体来抵御夜寒,种种情的形霎时间凸显,让那青年的内心却是异常地激动不已了。

  他在等待着,就这样看着掉在后面的胡苹在沿着崖脚下,由他在草丛中踩出的小路缓慢走过来。

  而当彼此接近之后,方利民大步地迎了过去。

  这女子没有看他,而是背向他的,并不理睬的脸看向了另外方向。

  虽然看不到这没有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