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兄弟闲聊(1/2)

加入书签

  虽然方利民这是又一次,以非常迅速的方式跑着的逃离,不过这一次,他却是在离开自己的家,远离自己最亲的亲人们。

  已经是众叛亲离了,可非常的奇怪,他虽然也难受,痛苦,竟然并不是真的就如何伤心。似乎还有某种委屈,混合着不甘心,同时也在充斥于这样的心灵。

  他不会接受大姐的那些指责,因为他和胡苹只是感情,所谓风流快活肉欲的下流,这完全是无稽之谈。

  到底是自己错了,还是这个世界本身就存在问题,居然好与坏,是非之间会如此的混淆和颠倒。那么更深层次的原因呢,是人在认识上的狭隘和偏僻,还是对于正常人性,社会在解读上本身就存在普遍性的缺陷。

  试想一下,人的自我追求让位于传统,屈从于现实利益和厉害得失,人不能够做他自己,不知道这只是自己,还是社会的悲哀。而当人人都变得市侩现实的时候,这种只是追逐利益,权衡利害得失的人类社会,难道就不是真正的可怜和可悲了吗。

  哦,不想了,不要再去想,如果大家都认为自己罪不可赦,那就干脆听之任之,就这样坚持他们认为的所谓沉沦吧。

  感情和理性的抗争,到后来这心里也没有没有输赢,于是他醉了。醉态的恍惚中,分明还听到大姐那怒斥的喊叫:“忘掉她,彻底断绝那肮脏下流贱货!”

  而母亲那让人心痛的哭泣,却在强烈地叩击和牵扯着神经,在潜入意识深处的动摇着思想。折磨着灵魂,似乎要彻底摧垮他所有的意志。

  记忆中的母亲。还是在父亲遭难的时候,曾经扑在血肉模糊躯体上像这样伤心哀嚎过。而他幼小的心灵还暗自的发誓。长大之后,母亲这样的伤心,自己绝不能让她再有。

  可惜他没有做到,因为现在,母亲如同失去亲人一般嚎啕大哭,却是她这命一样疼爱的儿子所赐。

  哦,可怜的不被理解的灵魂,充满了困惑,几乎承受不了被人遗弃之痛!而他也将背负不孝和自甘堕落的重负。作为人类品行败坏道德沦丧的标本,然后众叛亲离的去进行他今后的人生历程。

  胡苹那凄艳的脸凸显了出来,尤其山洞里,那悔恨交加而又心酸悲切的声音,却是一阵又一阵强烈地颤动着他灵魂。那铭心刻骨般的倩影,更是让需要淡泊的心灵,在难以割舍中隐隐作痛。

  什么人在走进房间,可他说话的声音却像是距离了很远,就仿佛他和胡苹正在观看的一场什么电影。

  “民子。你怎么回事,好像我也不愿意理睬了吗?”

  “哦,你请坐。”

  是姐夫季生才在说话,毕竟有人来看望自己。他得集中精力才是。

  季生才习惯的用手抹了嘴围有些前凸的嘴,含笑的说道;“难道就这样和姐夫说话吗,民子。你以前可不是这样的嘛。”

  于是,他强迫着自己坐起了身来。

  “好吧。请原谅。不过现在让你来,是因为有什么要告诉我的吗?”

  “不是谁让我。而是因为想到就顺便过来了嘛。好像,这你该不会还有意见吧?”

  他可能有意见吗,因为不理解自己的是他们。

  姐夫告诉他,母亲身体没有大碍,从医院回来,只要按时的服药,她会很好恢复的。只是老人精神状况很不好的情况,让大家都难免的担心。

  是的,他也很担心,幸好母亲还能够承受下来,他也就不再那么担惊受怕了。可惜郁闷的自己,虽然不是干了坏事,居然就不能够得到应该的理解。

  但还是很感谢姐夫,尤其替代自己尽孝,他方利民一定会刻骨铭心记住。

  “啊,这样就好,很好,说明你还是深明大义。再就是顺便说一下,你的母亲,可以说比谁都要更加想念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