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我疯了(1/2)

加入书签

  虽然强烈的痛苦,男子汉噙着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虽然方利秀也眼睛里湿润,但是她知道,自己不能够因此就心软。如果这一次不是解开胡尘的心结,也许以后就很难说还有这种的机会了。

  于是,方利秀依然冷冷的,显得轻蔑地说道;“根据就这些,再没有了吗?”

  胡尘点头,冰冷着脸绝强地说道;“我有,我说,看在兰芬的份上,就告诉你们!可以说,在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一个人还像我那种的惨!那时候,当他在乡下安顿好一切,终于凑足路费赶回城,打算接妹妹来乡下居住时,他看见了什么——

  “哦,他几乎疯了!虽然那屋里早已经有人疯了,而另外又看见的那一个,却是他在乡下日夜思念,担心挂牵,心中无比疼爱的他妹妹。虽然不是妈妈那种疯,但她已经算不上人,说她是鬼吧,可就是鬼,也不至于她那种让人肝胆俱裂,万念俱灰了啊!就在疯妈妈的眼皮下,在光天化日中,他的妹妹竟然在流氓群中搂抱着——”

  “意外的发现,就如同阎王的追命索,他本来也该疯了。想一想,爱人的背叛,妹妹的堕落,这世上,他还有什么可以依恋?而他现在之所以仍然活着,还在行走,还要让痛苦来侵蚀他这不是人的心,也仅仅因为那并不是为了自己的牵挂!”

  “牵挂吗,是因为到今天,还在流泪等着你的那女子?”季生才好奇地问。

  这人却突然冷了脸。反感地说;“不会,当然不是。自从她走了,留下的也只是忘掉。是因为她。另外的那一个,就因为血缘,如果这心里还在爱着以前的妹妹,他能够做的就是去阻止。因为同样不是人的夜猫子,不能够再胡作非为,重新再去害人来加深罪孽了!”

  虽然深深的痛苦和羞愤,使得这灰尘覆盖中,苍白的脸是泪流满面,但某种的警觉。却让方利秀的心颤栗和焦虑了。也许痛苦长期的腐蚀下,这难以自拔的内心除了迷失,几乎丧失了正常的思考,或者理智看待事物的能力,而他也就因此变得具有了不可知的危险性。

  方利秀冷静的在想,想过之后,她说道;“虽然你说的这些,的确也让人感到痛心和惋惜,而且也并不怀疑你的社会正义感。但有一点我还是要怀疑。难道你了解的你妹妹,胡苹她只是害人,现在就不是别的了吗?”

  那潸然泪下的胡尘,却是含泪的摇头;“算了吧。说这一切又有什么用!你们没有经历过那种苦难,看惯了别人的痛苦,习惯于假心假肠伪善的安抚他人。除此,你们还可能做什么?难道这样多的根据。你还会说我是自私自利?你们也该满足了,我也厌倦了。并且讨厌你们。所以,你们走吧,最好马上都给我离开!”

  胡尘说完,擦去了眼泪,转过身去的就要重新回到那屋子里。但是,方利秀的声音却让他站住了。

  “倘若我仍然有理由认为,就你刚才所讲,还是不够呢?”

  “不够吗,你什么意思——”进门的脚步停下,那深感意外的目光直刺了过来。

  方利秀迎着他目光,诚恳的点头;“并不否认,你曾经经历的,的确也有着常人难以忍受的磨难。但我还是觉得,要是你胸怀宽广,你就不至于到现在,也不过仅仅耿耿于怀吧!”

  “胡言乱语,你居然认为,我只是耿耿于怀!”

  方利秀并不理睬他的反感,仍然委婉地说;“的确,一再遭受不幸的打击,那种心灵的折磨和苦难,应该是非常地让人难以承受。可是你,也并没有因此而想得更高,觉悟更深,从而超脱这一切痛苦,使自己变得更趋于成熟和内心坚强,你真的没有啊!

  “你甚至过份沉溺于个人感情,偏狭的心胸,以及那种渊于传统的意识,这一切压着你,让过去成为了你既无法扬弃,又不能摆脱的心灵上沉重负担。不妨直说,你以为你这种孤傲,这种自以为是的坚强,结果恰好又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