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像样的交代(1/2)

加入书签

  然而,真正看清楚这个突然出现的人,方利秀和季生才难免又都是傻眼。居然他自己的家里,仍然还是原来那种肮脏不堪,满头满身都是灰尘。

  不过,这人气势汹汹地出来,不但他那全身最为干净的一双眼睛瞪着客人,声音里也完全的没有客气。

  “我问一句,你们来这里,和我又什么相干吗!”

  “用得着问吗,你自己想吧。”方利秀也同样冷淡的口吻回答。

  这人一怔,然后冷僻的说;“没有听错吧,你说什么,让我想?”

  方利秀也不看他,嘴里说道;“要没有记错的话,我曾经的问题,好像至今你还不是真正答复。”

  毕竟是回了家,脸上的灰屑到底也少了许多,可以清楚看到,那两条眉毛明显在聚拢。

  “这意思,我是否要向你请教?”

  “除了伍兰芬,你有个名字是胡苹的妹妹,这你承认过?”

  稍微犹豫,他干脆地说;“夜猫子,我从不否认!”

  虽然回答,声音却又是无情和冷酷,方利秀禁不住反感地看了他一眼。

  “什么,到现在,你只是这样来看自己的妹妹?”

  这人没好气地说;“对于夜猫子,你还在怀疑,认为我已经表明的立场还不够?”

  她冷冷的说;“当然,你们家的事,别人也不便于说三道四。但是对于那女孩,特别你这样的立场,说实话,可以说很让人质疑。”

  明显敌意的看了他们,他略微后退,突然很不耐烦吼一般说道;“,荡妇,害人的披着人皮的妖精。我这样说,你不质疑了,总该满意了吧!”

  “什么?居然有你这种荒唐!”方利秀生气地摇头,因为激动,那拧紧的双眉也颤抖了。

  “我什么,荒唐?你说的,你这个人!”

  方利秀提高嗓门,声音严厉,就如同谴责一般说道;“想问你一句,作为同胞兄长,你能够的就是说这些吗?那么看你自己吧,会不会也要别人根据你这样的现在,作出对你所有的结论来!”

  胡尘愕然的瞪着她,就好像反应不过来似的。但很快,就像醒悟了,这张肮脏冷漠的脸扭动着,突然气势汹汹冲过来。凑近对方,两眼鄙视一般地瞪视的同时,接着就是愤怒不已的喊了起来。

  “你说的什么?你这个人,也太过份了!告诉你,第一,我并不认识你:第二,我与你毫无关系!假如你还有别的事,请尽快办完了走人。因为,你应该明白你这是在什么地方,而我也决不可能还容许任何人,拿我家的事,特别还在我家门前来教训人!”

  “你错了!”方利秀迎接他视线,却是声色俱厉的说道;“因为我和你并非毫无关系:至少从血缘角度,我们应该同是那一对既不幸,又可爱的人儿的兄姐!”

  “可爱?你说什么--记住啊,这可是你说的!可爱的一对?”

  他似乎不相信,他怀疑听错了,明显受到震撼的一脸愕然。不由自主的后退中,疑虑的目光,却又是并不信任的轮流看了她和季生才。

  似乎明白了什么,随着目光的收回,刚刚的激动很快没有了。在摇头后,那肮脏的脸扭曲着浮起了怪样的,近似于没有人性的冷笑。

  “用不着兜圈子了,说吧,来这里什么目的,把你们的想法全说出来!”

  虽然这样说,但这胡尘根本就不像妥协,尤其闪着阴寒光芒的眼睛里,似乎还燃着某种的恶毒一般。霎时间,似某种不祥的预感,方利秀这心顿时就不安了起来。

  “我们的确有想法,那么你,你能够说什么吗?”

  他很恨点头,咬牙切齿道;“我懂得你们,而我这心里其实早就非常清楚,正是由于血缘,这一辈子我是永远也挣脱不掉了!但我保证,会的,相信很快,就会给你们一个像样的交代!”

  “交代吗,你什么意思?”

  “放心吧,该做的,我自己会去做!”

  咬着牙齿,冷酷无情的说话,甚至那眼睛里还闪出近似于阴冷的凶光。于是,潜藏于他内心的某种可怕念头,就好像痛彻骨髓一般的怨毒,也同时地从这眼神里泄露了出来。

  仅仅是这样感觉,刹那间,方利秀不只是惊讶,而是一阵说不出的不寒而栗。甚至害怕和恐惧,几乎也同时地油然而生。

  似乎这人除了不正常,而且还想象不到的邪恶。就好像缘于内心的彻底绝望,在他意识的深处,某种报复的,已经让他变得既无情,又说不出心冷如铁的缺失了起码人性。

  不过就在这时候,突然间,他那妻子却从屋子里飞奔着跑了出来。

  来到丈夫的面前,这女人立即双手紧抱他,几乎是哭喊着的向他央求。

  “胡大哥,你可不能啊?不必要傻是不是,想一想,你的儿子胡小毛--”

  “这没你的事,女人!赶快给我滚回屋里去,女人,难道没长耳朵吗!”

  那少妇被他的吼声震得浑身猛一哆嗦,慌忙丢开他。满面惊恐地看了看其余的人,随即,她又是转身,像来时一样迅速跑进屋里的躲藏了起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