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她只是老婆(1/2)

加入书签

  也不过刚上班不久的时间,市人民法院民事庭门前,甚至到院坝,就已经聚集起了不少的人。

  在相互低声地谈论中,也有人一边说话,同时还拿了手绢擦拭潮红的眼睛。

  毕竟多年的积重难返,这些不幸的人儿,他们忧伤焦虑的面孔背后,几乎每个人的内心里,都隐藏着了既丰富又复杂的故事。

  于是被生活所折磨,被情感所困扰,被误会所纠缠,被他人所陷害,被谣言所中伤的人们,希望在这里寻求正义,公道,得到法律的保护和帮助。

  但方利秀却不同,因为她希望在返回学校之前,必须见到这里工作的姐夫季生才。

  假如在昨晚,方利秀不是因为看完兄弟那日记,反而加重了内心的焦虑,也许这时候,她早就踏上了回到学校岗位的路上。

  其实一开始,她也是欣赏方利民和胡苹,特别日记中他们那种偷偷摸摸,但又不乏美丽的情感。但离开兄弟后,越是回味日记的那些叙述,因为忧虑而产生的危机感,也越是让她忧心忡忡。

  毕竟深陷情网了啊,以方利民那淳厚的心性,他对胡苹的那份真情戛然而止,真的就能持续吗。

  何况自己姑姑的恼羞成怒,这也是问题,甚至某种的隐忧,还让她有了非常不好的预感。

  不巧的是,来到民庭门口,由于姐夫季生才正集中精力对付一个案子,于是她也只好耐了性子自觉地等在门外。

  和季生才斜对面而坐的当事人,是一个头娇小,脸色黝黑而又嘴唇有些泛白的女子。而仅仅从女子的穿着,方利秀也相信,她应该还是来自于乡下。

  “你姐姐的意思,”季生才说道;“愿意接受法院调解,提出的要求,是把房产折合成现款付给她。据说,就这个意见她和你谈过?”

  “是说过,可是我没有钱给她呀?再说房子也不是她的,她对房子根本就没有权利!”

  “当然,恐怕这只是你的认为。因为财产纠纷,必须要从法律的角度,要解释得过去才行嘛?”

  身材娇小的女人这一次是空了两只手,怀中也没有抱小孩。由于无法接受季生才这种提示,她急了,不但摇头,还生气得嘴唇更加泛白地哆嗦。

  “说得过去的!父母留给我们,又是一直住的房子,哪会有说不过去呀?”

  季生才看了看她,严肃的说道;“曾经解释过了,关键还是房屋权属人,不可能只是说就算数。而你们这样的财产纠纷,法庭也必须根据法律,以及有关政策的条款来处理是不是。”

  那妇女显得很是不理解,大睁着的一双眼睛,不满而又茫然的看着季生才。似乎这样的现实,她那样的头脑,的确也很难明白过来。

  但也就是这时候,季生才转脸,这才注意到了门外站着,在等他的妻妹方利秀。不过他也只是抱歉的一笑,在向她点头后,注意力又转向了那妇女。

  虽然女子的情绪急躁多了,但季生才还是耐心在听。然后又是耐下心来,认真向那妇女作起了解释。

  “不,不可能是你这样来判断案子——请冷静的考虑——我这解释,也是强调,法律必须保障每个公民的合法利益嘛。至于你提到的相关情况,包括个人品行,我想,应该不属于房产纠纷的范畴。所以,有必要向你提告,只要不是涉及到房产纠纷,你刚才所谈,恐怕就不大可能列入到案件之中来考虑。”

  虽然这一次,这年青妇女应该是听明白了,但她的反应,反而比刚才还要急躁和强烈。于是,季生摇头,只好就现行的法律和法规,向她作介绍的同时,也进一步的耐心解释。

  方利秀知道,尽管妇女缺乏基本法律知识,姐夫也不可能丢下当事人和自己闲聊。所以她打算暂时离开门口,也许姐夫静下心来,说不定还能够加快他办案的速度。

  心里像这样考虑,脚下还没有动,可是不经意见看到的一个男子,却引起了她极大的好奇。

  相距并不远,就在走廊另一头,那人抄了双手,身子斜倚了柱子的在独自站立。虽然光线稍微的幽暗,但还是让人一眼就分辨出了,他那一付让人反感的讨厌古怪。

  一开始,方利秀还以为他是脸上涂抹了什么,接着便看清楚这人原来是脏。而他这种肮脏,不但满头满脸,就是整个的身体,也好像因为某种粉尘一样的东西,在将他从头到脚严实的包裹。

  不过,就在方利秀大惑不解地打量他的时候,这本来依了廊柱站着的人,突然就向这边走了起来。并且来到方利秀身边,稍微的犹豫,满身灰尘的他,居然还向季生才正在工作的办公室探头。

  虽然本能的咧开身子,不过更加看清楚的这人,方利秀却不只是疑惑,而是内心里一阵由衷的愤怒。

  任何一个正常人,他能够,有权利吗,以这种讨厌的肮脏,毫无顾忌地出现在大庭广众。

  当然,也可能因为他脑子里有问题,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