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偷看日记(1/2)

加入书签

  晚上,在单位里那一间小屋子里,殷红的灯光下,呈现在方利秀眼前的,却是一片凌乱不堪的混乱。

  弟弟显然喝酒了,因为只是轻轻推开虚掩着的门,立即就是扑面而来的刺鼻酒精味。

  不过,在慌忙退出去之后,方利秀干脆完全敞开门,让房间的空气和外面对流。

  也不知道方利民曾经喝了多少酒,因为就在他横躺的单人小床前,那地上,也有着呕吐的一滩秽物。

  虽然强烈恶臭让人胃里翻动的难受,但由于担心自己亲人,她还是忍受着地靠近了床前。接着,她开始认真观察起了床上的人儿。

  弟弟虽然醉酒,但由于呕吐过,看情形也像在沉入昏沉沉的睡眠。尤其这胸脯规律的起伏,还有均匀的呼吸,也让方利秀相信,就算心里不好受,弟弟这身体应该是没有大碍。

  虽然两个人暂时不能交谈,但方利秀也不打算马上离开。接下来是找来拖帕之类的清洁工具,先是收拾呕吐物,继而打扫房间,后来又替他整理起房间里的东西。

  收拾写字桌,习惯性拿起练习本,湊在眼前大概地翻看。注意到方利民做过的习题,居然草稿也是书写工整,似乎这也让她心里多少有了欣慰。

  接着就回想起这次赶回家,从伍兰芬到自家兄弟这些遭遇,自己这心里就好像突然袭击一般,几乎就快要无法承受了。

  唉,真的造化弄人吶,就因为那胡苹,居然那么深情的兰芬二人,到头来却是不人不鬼一般的情形。偏偏自己兄弟,由于直接和胡苹的这种关系,比起那二人,可以说情况还有过之而无不及的危险。

  也仅仅这样地想,她这内心里却是禁不住地嗟叹。

  特别在姑姑家,弟弟又是意气用事,以至于这一次,气急败坏的姑姑根本就是咬牙切齿下决心。她认为方利民不但自己堕落,而且还将祸及一家人,所以她将亲自出面处理问题,并且不惜一切代价。

  于是,姑姑约法三章。

  “为一个下流女人掉魂的自毁前程,让家庭成员因为牵连而灭顶之灾——这种已经朽木不可雕的废物,任何人都不得借故,或者找各种理由理睬或者去接触——”

  不过,方利秀并不赞同姑姑这观点。而她之所以相信自己兄弟,主要还是从他的言语,包括介绍胡苹情况时的那种诚恳,无论怎样的分析,也找不到他堕落的柔和蜘丝马迹

  于是又走向床上醉酒沉睡中的人儿,仔细地看他,观察他。

  弟弟瘦了,比过去稍微清瘦了一些,但也正是这样脸的轮廓,使他看上去更趋于成熟的像男子汉。可是无论姑姑和大姐,人们却仍然习惯于将他看作需要人监控的孩子。

  也只是这样想,她这心里却又是心疼和悯惜。到底从小长大的同胞兄弟啊,不知道他现在这心里,又该是如何难受的一番光景。

  当然,到现在她还是很难认定,和那过去生活背景污秽不堪的女子,方利民又是怎么样的情况。不是有自己的信仰了吗,难道他真的又背叛理想的自我迷失了。

  不过,就在她心情焦虑,站到床前这样怀疑的时候,方利民在动,好像还在睡梦中叹息。

  于是,她摇他,轻轻的呼唤;“民子,你心里怎么样?我是你二姐,你的秀姐呀!”

  床上的人儿又在动,还梦呓的说了什么,却极其含糊地让人不明白。

  其实昏睡中,方利民也感觉到摇晃,但他却又是在梦里。因为梦中的他正驾驶了一条小船,并且还是在波涛中拼命的划着。

  突然就是巨浪打来,将他和小船高高托起,又重重的抛了下去。

  果然是灭顶之灾,如同深渊一般的海水,将他彻底淹没在了黑暗。嘴里是咸苦的海水,而喉咙里那种的干燥,就像火在烧灼一般。

  他心里好难受,太渴了,特别地需要喝水,他好想喝水。

  果然有水了,就在他唇边,只是这样感觉,他便迫不及待的喝了起来。

  好爽,这感觉非常舒服,居然普通的海水,也会甘露一般说不出的甜润。也许红楼梦里,妙玉让贾宝玉品尝的,从花朵上收集的白雪酿制玉露,说不定也不过如此了吧。

  有人在唤他,在和他说话,女性的声音,听上去既亲切又非常的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