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淫雨夜行人(1/2)

加入书签

  伍兰芬微微点头,那沉浸于回忆的声音里,却是充斥了太多悔恨,太多的哀伤和激动。

  “——虽然是我不好,我在对不起他,但我发誓,我不是有心要这样的呀?虽然我并不是那种忘恩负义的轻薄女子,但为了那一刻的动摇,这些年,就像是偷吃供果的那一对,我这灵魂也一直在受着煎熬啊!

  “可是他,看得出来,他不会忘记,他可能永远也不会再原谅我了!曾经那么自信顽强的人儿,可怜的他却整个地变样了。一双眼睛,在过去总是亮亮的,让人一看见就有了信心和生活热情,而现在却是冷,哪怕多看上一眼,也会叫人心碎的疼!

  “所以,从看见他的那天开始,我这本来有所安定的心就再也没有了安宁。因为这样的他,更加让我深刻的感觉到,我的过错之深,那几乎就是一个埋葬人心的罪恶!”

  “哦,兰芬,也太过分了吧,不至于这样来责难自己呀?”

  “不,可不是责难啊,秀姐!”

  虽然伍兰芬痛苦得泪流满面,但方利秀还是试探的问道;“还见到他在什么时候,该不会,到现在他也没有回城,仍然一直生活在乡下吧?”

  伍兰芬摇头;“不,当然不是,见到他是在大街上。那还是不久前的时候,感觉大街上有什么人在看我,可注意四周,却并没有什么发现。只是斜对面的一个人,虽然相对的在走,开始却并没有让我在意。因为这个人太脏了,脏得就好像全身上下都蒙在了灰尘里一样。

  “也是他走过了,这意识里,总觉得那背影和走路姿势太像,很像我依然爱着的人。所以,跟着我又是绕着地快走,然后和他对面。

  “没有理我,就像不知道是我一样,就算看了我的那一眼,也是冷冰冰的陌生。但我还是凭着本能的相信,他就是胡强,我昼思夜想内心亏欠的爱人!

  “可想而知,这种看见在我心里的震撼是什么。身体在哆嗦,这心在疼,睡梦里也在牵挂的心上人儿,如此一付形骸,他怎么可能会这样了啊!

  “因为我知道的他是那么爱整洁,乡下出工回来,哪怕是雪天里,只要是出过汗他都会用冷水擦身子。他说是妈妈教的,从小就这样要求他。可是又看见的他,特别那种脏,就连头发,胡子,都因为爬满的灰尘颜色都变了,并且那脸也足足的蒙上了一层灰。过后的回想,我还是相信他应该也认出了我。可他却不愿理睬,冰冷的眼神,就像不认识的人擦我而过——”

  伍兰芬哽咽了,甚至还哭出了声音。

  但方利秀却疑惑的看着她,怀疑道;“真的吗,你肯定看到的,那一定就是他么?”

  “秀姐,这感觉不会骗我,真的。而他之所以变成现在这样,可以说,一切都是拜我所赐啊!”

  兰芬这异常的痛苦,也让方利秀心里酸涩的好一阵不忍。因此片刻后,她才柔声的说道;“兰芬,好像还没有告诉我,他的名字?”

  “胡强,这就是他本人!”

  “唔,很响亮,这名字不错。”

  “其实他本身也是这样的一个人,一个真正的男子汉。就是到今天,他在我心里的分量也没有任何改变!”

  看到老同学这仍然依恋的眼神,方利秀感动中,难免也充满了深深的同情。但正因为这样,对于二人过去的情况,她才需要有更多的了解。

  “再就是,兰芬,在你们之间,究竟又发生了什么。因为我现在有的了解看,觉得你们之间,是否存在误解这样的可能。”

  “要只是误解,那该有多好,可惜不是,而一切的责任全都在我的身上!”

  “责任吗,你说?”

  “不过,没有,我并没有那样想过,一点的那种心思也没有,一工作回到城里就跟他断绝。是他们,我的父母他们逼我--”

  仅仅这眼睛里的委屈和痛苦流泪,就足以看清楚她又该如何的内心了,方利秀的一颗心,也禁不住因为伤心的姑娘而颤栗了起来。

  伍兰芬哭了,毕竟最愿意向她掏心的过去闺友,她不想还有顾忌,所以她谈了,彻底向她敞开了自己。

  于是,那一直压抑她,让她难以释怀的过去,很快也将方利秀的心,牵引着回到了伍兰芬那充满苦涩的年代。

  异乡农村,也是十分偏僻的山沟里,一个充满了凄风苦雨,地面泥泞的夜晚--

  已经接连数日的阴雨,稍有一段间歇,接着又开始淅淅沥沥的下个不停。

  淫雨随风漫天的飘洒着,天地仿佛也只是包裹的雨雾。尤其雨天乡村的夜晚,泥泞不堪的黑暗融合中,村子里,除了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