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避雨屋檐下(1/2)

加入书签

  姚伯心情不好也不是一两天的事,所以张老见怪不怪,难免也有些习以为常。但这并不妨碍二老聚在一起的散步,或者也闲聊上几句

  这一天的相聚,先是在大院里散步,后来又是渐渐转回张老自己住的楼前。

  由于姚伯又提起老季那些家事,大概厌倦了这种老生常谈,张老也不回答,还将脸看向了别处。可就是这转脸的不经意间,草坪中那正走向这边的女子,却特别吸引了张老的眼球。

  虽然老眼昏花,但很快张老还是确定了下来,接着是收回目光看向了身边的姚伯。

  “你注意看那边,看下细一点?”

  姚伯似没有觉察老伙计声音里的异样,无心地看了,然后是没有心情的摇头。

  “那有什么好看的,不过就一女的嘛。”

  “见过吗,知道那姑娘是谁?”

  姚伯无精打采道;“就算是谁又怎样,这有意思吗。”

  姑娘在走近,好像是要走向张老所在的单元。

  张老也暂时停止了说话,直到女子进入门洞,他这才向着姚伯压低了声音。

  “你不是也说过,方家有个教书的女儿?告诉你吧,她就是那位二小姐!”

  “什么,你说当教师的,就是她啊?”

  “信不信,她很快又得下楼来。”

  这一次,姚伯不但有了心情,而且看着张老,还惊讶得张大了嘴,接着又是抬头好奇地去看楼。

  但很快,由于又在响起下楼的脚步声,姚伯慌忙挪开了自己的视线。

  不过,当姑娘从单元门洞再出来的时候,姚伯并没有忘记偷偷地注意看她。而瞬息间得到的印象,感觉上,特别女子脸型,就好像和那兄弟的确还有那么些相似。

  当然,毕竟是姑娘,首先是窈窕的身段,然后肤色,也比那兄弟明显要白皙上许多。再就是脸上那种沉稳和端庄,文静中,似乎也在透出聪慧的不乏秀美。

  然而这样的看见,在姚伯那心底里唤起的,难免又是更多的遗憾。到底女儿已经和这家人无缘,人家是否体面,于自己又何干。

  由于这复杂的内心,姚伯还又是很不甘心的一声叹息。

  “唉,可惜,可惜了哇!”

  目送姑娘走远的张老刚好听见,那脸色就有些不大痛快了。

  “咦,我说老伙计,你这算什么话?你说哪门子可惜,人家姑娘可是教师哦!”

  姚伯却是不以为然,冷声道;“是教师又怎么啦,家里出了伤风败俗,还当这也让她长脸了不成!”

  “话不能是你这样说嘛,老伙计,怎么可能因为家里人错误,他家别的人也不顺眼了,对不对?”

  想不到,姚伯却是鄙视道;“那就说她本人好了,你看她衣领,特别颈子那开口,你说,那真的还像话吗!”

  张老一脸纳罕地瞪向他,几乎是生气了;“恐怕你这是少见多怪,伙计,现时就流行这款式。不就胸口多敞了那点儿,街头巷尾哪儿不见!”

  “哼,真的就一点吗?伤风败俗,还大姑娘,干脆让也晃外面算啦!”

  这一次张老可是真的生气了,在摇头之后,却又是斥责;“嘿,我说,你这样说话,就不怕让人背后戳脊梁骨,说我们为老不尊。实话说吧,前些日子,我女儿还拿了样子回来,说剪什么刀领。外国传来的,像方姑娘这种穿,大街上可多着吶!”

  知道张老是真的动气,姚伯忙又转而讥讽道;“反正不管再怎么穿,我还是说她可惜。想想看,家里出了那种事,还老师呐,看她以后还有脸去教别人!”

  “这倒是大实话!”张老赞同地点头。

  而这时候的姚伯不但义愤于色,那脸和鼻头,也几乎红得快要发紫。

  在恨恨地摇头后,姚伯像很有些不甘心地说;“怎么这年头,看着分明的好人嘛,结果也要变坏了。看不懂,现在的有些事情让你看不懂,也看不惯!”

  聊人家这种事自己还动怒,这姚伯真会没事找事。张老摇头,息事宁人的劝道;“看不惯又能怎样,几十年风风雨雨,你我不也过来了。伙计,别人家的事,你我犯得着吗!”

  “真的犯不着,这倒是大实话!”

  张老感慨道;“其实你要换位想一想,哪家人摊上这种事,还不都是冬瓜皮做衣领,霉齐了颈子。家门不幸,说来也是怪可怜。”

  可这姚伯不但反驳,还发泄一般地说;“可怜,什么叫可怜?自作孽不可活。人自己不学好,那家人有今天,我看也是活该遭报应!”

  这姚伯又来了,而且诅咒一般的太离谱,使得张老脸色顿时地严肃了起来。

  “咦,我说姚伯伙计,你这样说的话,可就不是那么好听了啰?”

  “这就算难听?恐怕,还早着呐!”

  居然不听,还怒气冲冲,张老不可能只是不满,而是劝说中,难免也半是谴责地提醒他了。

  “说起来,还是这人年青走了叉道。我们这些外人,怎么说,还是巴望人家好才对。变这人吶,千万有不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