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荒野孤女(1/2)

加入书签

  她病了,由于突发的高烧,胡苹已经无法坚持上班。

  厂医替她作了检查,暂时没有发现别的异常,也没有并发症,只是发烧而已。

  虽然吃药注射之后,高烧是在褪去,但胡苹仍然昏睡的还没有醒过来。

  厂医还特地来看她,在把脉后说:这孩子身子骨弱,也太累了。

  友谊纸箱厂是民政部门,专为孤寡老人和残疾人开办的一家福利企业。胡苹在车间的工友,有许多都存在身体残疾,或肢体残缺这样的问题,但每个人都相当的友善。

  就在楼梯下那间小屋,许多人都赶来看望了胡苹。这些残疾朋友向她说开心的事情,还特别送来了饼干,罐头和许多好吃的,可是她却没有胃口。

  夜暗降临了,月光从窗口漫进来,洒落地上,却又是泾渭分明地划出了光明和黑暗的界限。然而,就连这样的一片光明她也感到受不了。

  胡苹没有开灯:儿时,她喜欢光明,追逐和希望光明,一到夜晚她便会有无尽的忧虑和恐惧。但后来,不幸的命运改变了她。

  而现在,当她重新感到光明的可贵时,命运的逆转,几乎又是抛弃一般将她置于了黑暗。

  她心里乞求,不屈的抗争着,但走到窗前的她,很快又是神色黯然低头退开。因为,那月光划开并深深厌弃的阴影,不就是爱和光明失落的她的过去么。

  她浑身哆嗦,颤栗不止的退缩了,退回到床前的黑暗中。而让她深深感觉到冷酷的现实,似乎正带着那巨大的阴影在向她逼来,深重的压迫了她--

  是什么东西,这样沉重地压在她身上,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啊,是他,继父!这个枯瘦干瘪的老色鬼——

  紧接着,她感到身体里异样的刺痛,在大腿之间。

  她挣扎,推他,可是她挣不开。

  她昏头脑胀,就像要窒息,但那难闻的气息仍然吹在脸上。透过泪水,模糊中,看见这鬼怪一样皱褶堆砌的脸,她吓得几乎晕死--

  她反抗,挣扎,哭叫地厮打,她终于挣脱了恶魔。

  刺痛在减轻,就在没有了裤衩的大腿之间,那里还有一种沾湿的冰凉——

  仅仅身体这样的血红,就让她说不出的骇异和颤栗了。感到恐怖绝望的她,头脑里在晕眩,就像有什么在旋转,可怕得让人窒息一般的旋转--

  “妈妈--”

  没有回答,只有继父,他那阴冷邪恶笑着的眼里,仍然还在燃着让人恐惧万分的淫光。而那干瘪的嘴皮裂开,刚好露出了他那仅有的两颗发黄的虫牙。

  惊吓的她慌忙寻找,她看见了妈妈。可是母亲那一张苍白的脸,那眼窝里,却是目光呆滞的看不到反应。而她那失血的嘴唇,却一直就没有停止过蠕动。

  “扒手--骗子--捍卫--死鬼——”

  “妈--妈妈呀——”

  她急了,忘了她早已经疯了,再也不会像母亲那样来回答自己。但她还是在抱着母亲,摇动,在乞求妈妈的保护。

  特别这种时刻,作为母亲,对她的女儿可不应该是这样的啊!但母亲那手的确又是在落下,并且无情地打在向她求告,向她呼救的女儿头上。而她那嘴里,依然不停地在并不连贯,却又是一直重复地嘶声叫嚷。

  “告密,死鬼--忠不忠--看行动---叛徒--你滚--”

  她滚了,绝望地跑出去。而天这么冷,这么暗,以世界之大,在哪里,又有这十来岁的女孩栖身之地呢?

  她只有哭,哭泣地喊着父亲名字。

  凄惨悲切的哭号,在冷漠空旷的野地里,在刮得地上植物瑟瑟抖动的风声中无助地祈求,乞求着哪怕一丝的温暖和保护。

  但没有,甚至在这无边的冷凉中,她连任何人的声音也听不到。然而,大自然那些千奇百怪的响动,却在极尽恐怖地牵扯着她的神经。

  但她仍然在哭喊,她喊她的父亲。她相信父亲会来,会让她坐在他那结实的肩头,高高托起,带着她重新回到他们温暖美满的家。

  恍惚中,她又看见了父亲--

  在那场史无前例中,父亲和别的人一样,他丢下设计图纸,拿起了武器。

  不知道是多日未曾归家了,可是,终于又可以看见一眼的父亲,却又是匆匆走掉。

  因为父亲是去汇合他那些革命战友,并向他昔日的同志举起枪。但不幸的是,他自己却被枪弹击中了。

  母亲是站在父亲对立面去战斗的,她没有被枪弹击中,却被她的同志抓起来,经受了酷刑。由于她的革命造反战友把夜里偷袭的失利,和父亲的死联系起来,怀疑是她事前的告密,于是她被革命永远开除了。

  审讯中才得知丈夫死讯的母亲崩溃了,而幸福的家也随之崩溃了。从此再也用不着辩论,再也听不到父母因为派性没日没夜的争吵。

  然而,由于家没了,父母羽翼下的孩子也从此失去了屏障。

  为什么要来那样一个老头呢,他看自己那眼神碌碌的好可怕。大人说,是照顾。可为什么又让他做了自己继父,她想不明白。

  哥哥长大了,他赶着热潮上山下乡,接受再教育去了。“条件一好就来接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