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在夜暗中(1/2)

加入书签

  那一刻,胡苹离开方利民,就这样将他丢在夜暗,虽然这心里也诸多的不忍,但除此,她的确再也没有了别的选择。

  但她并没有真正走远,而是在一个暗角里躲了起来。看着方利民慌张的寻找,看着街灯光芒中的青年一脸疑惑的焦急,虽然心在疼,在流泪,但她不可能还要去安慰他。

  然而,就在这样的时候,实际也早就有人正远远的注意到她了。

  不过这人的确也够耐心,因为这样的等待观望,直到大街上基本上没有了人,他这才现身于路灯的光芒,向着胡苹藏身的方向走去。

  虽然是经过了她隐藏的地方,但这人也没有停一下,仅仅是注意的看了她之后,也不理会她的又继续地走。

  他没有说话,但是他那盯视的目光,却让胡苹本能地心里一紧。她感觉到了,那眼光好冷,几乎不含感情,却又是无情的像在发着寒光。

  但从黑暗里走出来的胡苹,还是跟在了那人的身后,几乎毫无声息地尾随了他前行。

  大街上显得有些浑浊的街灯光芒,仍然清楚地照出了他这浑身是灰,从头到脚一身的肮脏。

  因为不但他头脸像是蒙了一层灰,就是那几乎没有了本色的一身工装,也好像刚刚从灰里面取出来,甚至也没有抖动就又穿在了身上。就仿佛他的心,他整个的人,已经被这一阵尘土所封存。

  不过并没有走多远,那人已经站住了。而橙黄色的路灯照出的这肮脏的脸,就好像扭曲一般在表现出情绪,那是一种不满和愤怒交织,同时又像充斥了根深蒂固一般的怨恨。

  以至于走在他后面并不靠近,只是和他保持一定距离的胡苹,一接受到他目光,就好像禁不住打冷战的浑身猛一哆嗦。仿佛由于他那不乏恶毒的冰冷,自己也要被封存了起来一般,于是这脸色也顿时地变得苍白。

  看着胡苹靠近,这人还是不说话,而是将他这样的目光盯向了阴影,并且就这样的在等待。

  看了看路边那方形的消防水池,胡苹迟疑地看了这人一眼,接着移动起了自己的身体。

  由于那池身要高出胡苹许多,因此她一走过去,立刻就把自己完全藏在了阴影里。

  那人也不动,仍然不说话的又是盯着她看。但他此刻这眼光却远胜于刚才,就仿佛是在她心底里进行恶毒搜索,以便于更准确彻底地了解到她。

  在这之后,这人盯看他眼睛里的那种冷酷,厌恨,凶狠,也在这肮脏的脸上暴露无遗。

  或许他这种目不转睛,仿佛是要用目光将人击倒,或者摧毁灵魂,以至于看着他的胡苹几乎无法承受,甚至还不胜惶恐的叫出了声来。

  “你这是--你要——”

  虽然怯懦的声音近似于哀恳,但那人却并不为她所动,目光依然不是有所收敛。而胡苹马上也是省悟了过来,因为对于自己,这个人向来是吝惜声音的。

  到底他现在还不曾向自己开口说话,这就说明自己应该还有着一线的希望吧,于是,渐渐抬起脸的目光又看向了他。

  不过这人已经转开脸的不再看她,而是向着她的伸了手,那握着的拳头也逐渐伸展了所有的手指。

  果然不出意料,在这样的手掌里,就有着那揉起的一个小纸团。但胡苹也仅仅是看见,她却是浑身猛地一哆嗦,这脸色也一下子更加的苍白了起来。

  知道那东西要给她,胡苹稍微的靠前,伸出手,尖了指尖,尽可能不碰他的取走了纸团。不过,匆匆地看了他一眼,胡苹很快又是缩回了阴影中。

  这时,那人又重新的面对了她,并且是从衣兜里掏出来东西,是一张纸,一张白纸。而他就用这纸在他本来肮脏的手心里擦,用力来回地擦,而后是狠狠地抛掉。

  胡苹看向他扔掉的东西,就仿佛自己也在被人像这样抛弃一般,这心本能的一痉挛,脸色也变得一阵更加的惨白。

  这人在完成这一切之后,又一次的转脸看了她。不过,他这时的眼光不再是冷,而是一种恨毒。在复出的月光中,锐利的目光如同匕首一般,就仿佛要用那种怕人的寒光刺穿她心脏,透进她灵魂。

  而他那肮脏的脸,这时候也有了表情,但那更像是一种阴森的冷笑。

  似乎这世上,再没有他这样的笑样更吓人,因为这肮脏的脸扭曲出来的,几乎就是近乎于毫无人性的一种狰狞。而在让她看到了这一付形骸后,这人转身放开了大步,很快就消失在了迷蒙的夜。

  许久了,胡苹仍然呆站着地没有动。她感到冷,说不出来的寒凉,就好像这夜里有太多的寒气在包围了她。

  其实这寒气是发自于她心底,在身体里形成某种透彻心骨的悲凉。甚至这脚下也难以支撑自己了,于是,她将身体斜靠向了水池这冰冷的壁头。

  渐渐地缓了过来,随着喉咙里翻滚出的一声抽噎,泪水也止不住地流在了脸颊。紧接着,却是压抑而绝望的怆然悲声,在从这样的胸腔里释放了出来。

  “妈妈?妈妈呀--”

  背靠水池的身体软弱地下滑,直到蹲坐到了冰冷的地上。她哭了,咬了牙的哭泣,却是任凭泪水在无声地从眼里向外冒。

  但就在这时,又有一个人,就像幽灵一般从夜暗中钻了出来。不过面对那深沉黑暗中的哭泣,他却是悄然无声的一旁看着,直到对方觉察到他的存在,这才裂了嘴的微微一笑。

  显然知道他是什么人,胡苹虽然收敛哭泣,擦着眼泪地直起了身子,但并不打算还理睬他。

  可那人并不因此就走开,而是上前一步,在说话的同时还浅浅一笑。

  “不会吧,这么快就不记得了?”

  瞪看他一眼,明确表现了对这人的漠视,胡苹转着身子的打算绕过他。但这人却横跨一步挡在了前面,然后是很不高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