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悲苦的妻子(1/2)

加入书签

  正如姚伯揭示的那样,那窗户亮了,不过那亮起来的灯光,却并没有在那家里照出任何的愉快。

  电灯的辉光中,大立柜侧边,面对大床的墙壁上面的相框里,一家三口的照片看上去是那样的温馨。但其中之一,相片里的那妻子和母亲,此刻却是卷缩了身体横身于床上。

  脸埋于枕头却头发散乱,半盖被子身体还不时地抽搐,这说明季生才的妻子一度该有多么的伤心难受。可作为丈夫的他,事前竟然完全地不知情。

  惊惶的呼唤得不到响应,伸出的手被烦躁的打开。大立柜镜子里显示出来的这脑门开阔,嘴围前突的脸,却是不知所措的惊惶和茫然。

  习惯的抹了抹嘴;这应该是一张有办法的嘴,前人民解放军政工干部,他曾经用这张嘴表述他的思想,解开过不少人心中的郁结和困扰。而现在,他又在利用它,在为着法律的尊严和自己的理想而努力,但面对自己这样的妻子,他居然就毫无办法。

  “天呐,就不要再折磨我了吧!”

  妻子发出的声音,明显充斥了怨恨的喊叫。但他接下来的说话,并不足以安慰地,反而又刺激一般让那妻子更加反感的情绪激烈。

  “滚开啊,我有吗,我喊过你来看我这种样子了吗!”

  虽然有些过分的让人不适,但这毕竟是他的妻子。而她到底曾经也来过电话,是自己错过了,虽然后来的再联系没有结果,自己不可能就完全没有过错。

  季生才除了自我反省,心里的确也十分地不忍,妻子在难受的原因,总不能只是一头的雾水吧。不过,就是这样的转脸之间,又看见的墙壁上那照片让他突然间有了醒悟。

  看那拥在怀里的儿子,母子俩笑得有多开心。会不会,就因为乡下父母接走不到三岁的儿子,由于放不开的内心思念,以至于过度多愁善感引起情绪的失控。

  但他明显又错了,耳朵里,满屋子都是妻子方利风那痛苦而烦躁,几乎嘶哑了沙哑的喊叫。

  “还有完没有,凭什么看我就小心眼了啊?让你乡下老子接走龙儿,反拿这种事来消遣人。也太过分了,你季生才!”

  不是为孩子,刚刚松了一口气,但马上又拧上了眉头,那心里却是更加地惶惑。

  妻子在伤心,在如此的难受,甚至不知道她是为什么,这心里的确也很不是滋味。当然,可以试着开导她,表示歉疚的同时拿贴己话来劝说,他想。于是又弯下了腰来,埋低头,尽可能不碰她地柔声说话。

  那时候,要自己不是忙事情出办公室,能够接听到她打来的电话该多好。可惜后来也回过电话,几次的电话,却为时已晚。想一想,作为爱人,难道妻子的痛苦不就是自己的痛苦吗。

  当季生才这样说的时候,发出的那声音,还因为出自于内心的真诚和不忍,还微微地颤栗。

  果然,他话音还没有落下,床上的人儿就一把掀开被子的支撑起了身体。而看着他的那泪痕满面的脸,几乎是哭泣一般向他喊了起来。

  “你还这样说?生才,可你心里,真的就这样想的么!”

  “怎么了,风?你知道我是真心喜欢你。你我夫妻同命连心是不是!”

  “那你,真的是要帮我,管我了吗--”

  “帮你?风你是怎么了,不会这也要怀疑啊?”

  季生才的确很吓了一跳,尤其感觉到妻子声音里某种的不信任,惊慌的他慌忙上前搂抱了妻子。而泪水夺眶而出的妻子也不抗拒,在他怀抱中,还将脸也埋入了他胸膛。

  “风,你怎么了,爱人?为什么啊,究竟什么样麻烦,竟然惹得我的风如此不开心?”

  “不是不开心,是完了。生才,你不知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