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芒刺在背(1/2)

加入书签

  方利民这种想象不到的突然爆发,不但让尤建华嘴里的念唱戛然而止,而且还吓得他跳起的慌忙躲闪。

  还好,没有下一步动作,很快又是方利民自己在坐下。虽然只是虚惊,但尤建华那紧张得乱跳的心,却是好一会都无法平静。

  呆呆地看着对方,尤建华不解地眨眼。这方利民怎么了,没有招惹谁吧,平白无故就好像要大动肝火。

  但很快又是醒悟,因为除了这流行音乐,不会还有惹得表哥不高兴的原因。既然明白原因,尤建华又就立即反身,啪地一下子关掉了收录音机。

  房间里突然地静寂,方利民却仍然不发一言呆坐,就好像他刚刚的生气还没有缓解一样。尤建华看了看他,似有些委屈的嘴里在嘟噜。

  “何必呢,民子哥,要不想听,你叫我换掉不就行了。”

  其实方利民也意识到了,尤其刚刚的反应,难免可笑的像一种失态。何况这是他的家,就算刺耳的唱腔如何让人难受,自己也没有理由举止过激。既然尤建华这样说,他也就冲着他,抱以了歉疚一笑。

  看来尤建华也不愿意,让这样小插曲破坏了彼此的交谈气氛,他马上又是脸上带笑,表现出对他的尊重和原来的殷勤。

  “民子哥,要愿意的话,另外换一盘怎么样?也许你不知道,特别港台有的大明星,妈有时也会让我放给她听的!”

  方利民看了他一眼,显得无心地摇了头。

  其实就是这时候了,他这脑子里好像仍然还有着那歌声,那旋律。特别音乐里那缠绵,那扣人心弦的韵味,仿佛还在心里持续地在响,在轻唱。

  尤建华注意到了,这表哥明显是心不在焉,而这就说明了他突然怒火中烧,大概和流行音乐应该是无关。既然是这样,也就基本上可以肯定他有问题了,有可能还不是一般的问题。

  于是,放弃了另外再放磁带的打算,然后面向表哥的在床沿坐了。

  “利民,看得出来,你心里有事?”

  “什么,我心里有事吗?”

  单刀直入的试探效果不错,他继续说道;“这心事,不会什么烦恼吧?”

  “是吗,你认为我有心事烦恼吗。”

  “可不是我认为,民子哥,其实有的事,兄弟早就是知道了。”

  好奇地看他,方利民疑惑地问;“什么早就知道,怪怪的,听不懂你这说话。”

  尤建华笑着的半眯了眼,讨好地说;“要猜得不错的话,民子哥,该不会是因为女人?”

  方利民抬脸,惊讶地眼瞪他;“女人吗,你这什么意思?”

  尤建华脑袋后仰,显得不悦地说;“你我至亲兄弟,知道也是早晚,还可能,有必要瞒吗。”

  除了说话,这眼神也是怪怪的,方利民心里一紧,似敏感地意识到什么。

  “关于这女人,建华,你能不能说明白一点?”

  “真的,你是想我说出来!”

  除了刺探的眼神,的笑也让人反感,但方利民还是点了头。

  “有什么话,请说,请直接一点。”

  尤建华似还特别兴奋了;“爽快,民子哥!那我就直说了,和我一样,你有了女朋友?”

  分明的心里震撼,让方利民突然心虚得发怵,似乎这神经也一下子地绷紧。

  “真的吗,女朋友,你自己也有了?”

  仅仅他这脸色大变,尤建华就一下子兴奋了。得乘胜追击,他想,于是还故意冷下脸地说;“民子哥,兄弟之间闲聊,所以,犯不着官面上那些客套虚伪吧。”

  虽然心里怯懦,但方利民也只好硬着头皮答应;“好吧,关于这女朋友,你还能具体一点吗?”

  “你想我说谁,胡苹还是香香?”

  “你说什么,尤建华!原来,居然你知道!”

  方利民惊得瞪着他,禁不住还倒吸了口冷气,但很快,他又是沮丧而焦虑地重新坐了回去。

  表哥的这种反应,特别是他的不否认,让尤建华兴奋得就快要欢欣鼓舞。而原来在心里的戒备不必了,几乎是热忱可嘉地说话,明显也在随便了起来。

  “自家兄弟嘛,民子哥你放心好了,我妈还有大姐面前,这种事我也不会不够意思随便说出去。保证,绝对的不会说!”

  仿佛某种寒气凝聚,这心就像堵塞了什么,连呼吸也变得异常了。但方利民到底还是镇定了自己,冷冷的问了表弟。

  “名字叫胡苹,你这样肯定?”

  “实话说吧,也不是现在,其实早就听说了,你好上的,那女朋友胡苹。”

  方利民可不是担心,而是害怕了,恐慌了。特别那感觉,就好像芒刺在背一般,几乎让他再也坐不住的想要拔腿逃离。

  但很快又意识了过来,自己一走了之,这非常地不可取。

  特别表弟知道的胡苹,和大姐头脑里有关胡苹的那些荒唐,究竟彼此的吻合,还是各有不同呢。如果是前者,仅仅大姐那些荒谬,就足以把自己和胡苹淹没于众叛亲离的困境。

  可自己做错了什么吗,没有嘛,就算和胡苹的感情不是公开,不可能就如何的大逆不道吧。何况在大姐那脑子里,的确又存在不利于胡苹的谣言,如果从表弟尤建华嘴里能够了解到更多,这大好机会为什么要放弃。

  显然,这瞬息间的激烈思考,反而还让方利民镇定了下来。

  “这样吧,建华,你说你现在也有了女朋友,那么你们的情况,能够大概介绍一下吗?”

  其实这尤建华一直也在观察,表哥从突然的涨脸红脖子激动,很快又是态度从容平静,的确也让他很不理解和疑惑。但由于不至于挥拳头的威胁,他也就放心了,并且完全不拒绝的作了爽快地回答。

  “刚才不是说了,香香啊,因为这样叫她特顺口。”

  “我猜,会不会她名字里,就有香这个字眼?”

  完全是期盼中的交谈,正中下怀的尤建华,甚至还因此特别的有了兴奋。

  “这样说吧,只要是哥想要知道的,不管她什么,哪怕我和她最那些秘密,兄弟都绝不保留!不过民子哥,不如我讲我的香香,然后你告诉我胡苹,觉得怎么样?”

  方利民勉强点头,含糊道;“那么你先说,你又是如何知道胡苹的?”

  “实话说吧,可不是我,是香香她说的。特别你好上的女朋友是胡苹,说真的,一开始我还不信。”

  “这就奇怪了,你女朋友香香,她又是怎么知道的?”

  尤建华更加开心了,也没有了顾忌的说道;“人嘛,总该有几个亲近的吧,其实这件事,就是香香好朋友讲给她的。民子哥,说真的,我看你现在比过去长进多了,也老练多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