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意乱情迷(1/2)

加入书签

  不过胡苹接下来又说的话,却让他这心得到了安抚,原来所谓最好的朋友布娃子,那根本就是一个没有生命的小女生玩偶。并且那也只是一个早已过去,属于孩子金色童年,遥远得像梦一般的故事。

  “那时候还很小,是妈妈亲手做给我了布娃子。妈妈手可巧了,做得好看又漂亮。它那眼珠儿,还是我爸爸用小玻璃弹给装的,太阳下还反光,看上去可神气了,就好像布娃子在向我笑。我好喜欢啊,可是爱不释手,所以晚上也抱了它睡觉。

  “后来上学了,我只好留它在家里,可上课老想它。好不容易放学了,我跑步回到家,亲它,哄着它。小乖乖呀,我说,可别调皮吆?从今天开始,你就得一个人呆在家里,不许乱跑,不许玩水,一放学我就回来和你玩!我这样说,它还是那模样,傻呆呆的,还是冲我笑。

  “我可不高兴了,扔它到地上。妈妈捡起来拍了灰又塞给我。还笑我;傻妹,跟布娃子斗什么气啊,学校里,那么多的同学难道不好玩么。真的,后来跟同学好了,倒把它给忘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哥哥那只大黑把布娃子拖了出来。讨厌的狗把布娃子咬烂了,这让我好心痛,扭着哥哥又哭又闹,要哥赔我。爸没办法,就要哥把大黑让我,哥死也不肯,还是妈说,合着玩吧。结果大黑根本不听我的,只要是哥在,它就不会理睬我喊的话。不过哥还是很疼我的,只是大黑总不买账,它可是哥的死党——”

  “是吗,死党啊?呵呵。”的确是虚惊一场,胡苹孩提时代的玩偶,当然不至于还如何的威胁到自己。

  但这样的故事并不动人,甚至还有些乏味。可是不经意间注意到胡苹回忆往事这脸,却让他禁不住地吃惊。

  因为全身心投入,沉湎往事的姑娘这愉快和兴奋的笑,居然犹如小女孩一般,似天真,却又显得稚气的甜蜜。

  接着是树叶漏下的皎洁月辉,让他可以看到清澈的眼眸里,那浮游的迷惑不见了,却是闪烁地在呈现出如同梦幻般陶醉。

  他看得呆了,也无比的惊讶。没有任何修饰,完全内在心境真情的流露,让这娇憨的脸,居然清纯中,那种自然质朴的美,居然还又是说不出的惊艳。

  入迷一般的他没有说话,就这样呆呆看着。他甚至害怕自己稍微的惊扰,眼前这迷人的一刻就会瞬息间消失。

  很快,胡苹停了下来,好像不再继续她这样的讲述了,也许不甘心,他甚至还故意顽皮的提出了问题。

  “可是大黑呢,它现在怎么样,不会是很老了吧?”

  “早没啦!还是特殊时期刚开始——”

  但也只是这样开了头,胡苹却突然地住口,而月光下,原来那迸发着甜甜光晕的柔软眼眸,随之也一下子地黯然。但由于这脸很快移入了树叶的阴影,那脸上的表情,差不多也处于了模糊之中。

  相信胡苹这种情绪突然的变化,是因为大黑,仍然愉悦兴奋兴趣很浓的他,又是故意向胡苹提出了问题。

  “这样吧,比较一下,你觉得我像谁,大黑还是布娃子?”

  她倏然抬脸,凝视地注目看他。跟着轻轻点头,抿嘴后却又是噗地一笑,一句话几乎是夺口而出。

  “说你啊,当然是布娃子!”

  虽然含了笑,快活而轻巧的说话,他还是疑问地说;“是吗,还可能再像别的吗?”

  “哈,不能!”

  “可是,为什么啊。”他故意纵了眉头,表现出不高兴的样子。

  胡苹笑得更灿烂了,还又是手指点了他鼻子:“就跟你一样,布娃子头发也这么黑,这么多。不过,它可是画上去的,爸说用的是生漆。这不,眼睛也不像,它在黑暗里可是不发光。”

  “是么,那还有呢?”

  她合上嘴,憋住笑,再看他,随后假装不满地摇了摇头。

  “还有,当然就是你这张嘴呀!知不知道,有时候它该有多讨厌。”

  “哦,”摸了摸自己的嘴,他故意沉脸地摇头;“想不到,你呀,居然还这样可恨。”

  “当然啦,好像还可恨得很呐!”

  看着他这样说,除了一本正经,胡苹那月牙儿似的两眼,却是同时也在闪烁出迷人光晕。

  而他却像没有觉察一般,表现出一付沮丧和懊恼;“是吗,这样的话,这麻烦可是大了吧。”

  胡苹果然上当,那笑也收了,一双目光就停在了他脸上,并且还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