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碎裂的记忆(1/2)

加入书签

  那时候在大街上,虽然姚小兰看到了方利民,并且那心情还又是不同寻常的波澜起伏,但青年对此却一无所知。

  其实就算两个人面对面,方利民对她也谈不上如何的印象,更不用说这心里还有留给那女孩的空间。

  何况这时候的方利民,那心里早已经被巨大的困扰塞满。因为最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胡苹没有出现,以前约会地点见不到她的身影。

  也许一天,两天见不着人这可以理解,因为现实的生活环境里,难免也会有特殊情况下的暂时不便抽身。但三四天之后了啊,仍然见不到胡苹的影子,这就明显地说不过去了。

  显然,这种没有了胡苹的现实,方利民不只是坐不住,而是那心里焦虑迷惘中,几乎还有了恐慌。

  不可能还是桑园里过去那样的等待,因为几晚的等待只是一场空,他开始迈动起了双腿。但无论桑园,曹家沱,以及解放路影院附近,凡是之前有过约会见面之地,他都不放过地在努力。

  可就算马不停蹄来回的奔波,仍然只是徒劳无功的一无所获的情况,足以让他焦虑无比又忧心忡忡。也许,他需要冷静下来认真思考。

  虽然怎么想,还是想不明白女孩为什么会这样,但他决定不再跑了。

  其实这以前,同样也有过类似两个人几天才见面的情况,但后来重新见到胡苹,还又是在桑园。既然一晚上的往返不但无用功,有可能还发生错过见面的机会,所以他决定在桑园一直地固守。

  天色早就暗了下来,几乎非常短暂的黄昏,然后是淡淡的月光笼罩世界。

  随着时间的过去,承载着银辉的桑园也越来越趋于沉寂。在这样的一个夜晚里,就好像注定的,他还是不会看到胡苹的出现。

  不明白事情为什么是这样,分明深情爱着的朋友,胡苹却又像消失一般,一晚接着一晚地将自己丢在孤独中。

  但不可能是消失,因为胡苹就在这城市,只是生活在另外的人群中。并且那也是在自己既不知道,完全不了解,的确又是属于她的环境。

  哦,抬头看见的那一轮半月,苍茫的天穹中,似乎也如同自己一样的孤独。

  不,它不是,也不可能有孤独,因为岩石构成的月球并不是生命。而没有生命,自然也就没有了思想和灵性。但作为地球生物体的自己,不但会思维,感情还是非常地丰富。

  胡苹也是这样,虽然坚持他们是朋友,但在曹家沱那夜晚,她那梦幻般痴迷的眼神,除了将心灵的爱暴露无遗,同时也是一往情深的情感异常丰富。

  既然她是这样,那么这种一直地不见面,尤其爱的心灵煎熬,对于胡苹难道不也一样的残忍么——

  有脚步声传来,很轻微的声音不可能是胡苹,因为那属于两个人。并且从脚步判断,他们或许还是一对热恋中的。

  方利民没有回头,直到和自己接近,这才斜脸迅速地看了一眼。

  的确是少见的亲密,女孩依偎男子,显得心满意足地享受着他的呵护。就在女孩甜蜜低语中,男子还柔情地吻了怀中这额头。

  不会,他和胡苹可不会像这样。因为像女孩这样的小鸟依人,这之前,只是作为朋友的他们并不具备可能性。

  情侣已经越过他的下坡坎,他们将很快消失在桑园那茂密而宽大的桑叶下面,尽情享受这幸福而美妙的夜晚。但方利民相信,自己和胡苹曾经说过的那些话,他们之间同样也不会出现。

  “就这样,我叫你朋友。我们都这样喊对方,你觉得怎么样?”记得胡苹这样说,显得很认真。

  “这算问题吗,只要你愿意就行!”

  想不到她笑了,笑得好开心。

  他觉得胡苹笑着的眼睛像月芽儿,但认真看又不是月芽,而是有些像豆荚。因为笑脸虽然生动,完全不加修饰的心灵折射,但这愉快的眼眸里,却又像浮游了某种的迷惑。

  大概,她所谓的朋友如同爱的代名词,这也算得上别样的超凡脱俗吧。

  想不到胡苹还这样问他:“朋友,你现在和我这样交往,会不会,有一天后悔?”

  “后悔,多古怪的问题!”

  “因为你这样和我一起,老是夜不归,父母亲人,他们真的就不问不管?”

  “好吧,我这样回答你;不是小孩了,作为成人,总该有自个的空间吧。”

  “感觉上,还是不够充分--”

  他轻轻点头,在认真考虑后,说出了心里那些想法和道理。不过,他的解释并没有得到姑娘的赞赏。

  “个人私事,还与他人无关?朋友,就算你是坦诚,也太单纯了吧,想过吗,别的人又可能怎样的心思!”

  “他自己要复杂与我无关,反正我是这样在认为。”

  胡苹摇头;“比如说,要遇上狐狸精,也像我这样,到时候,发现自己是上当你又怎么办?”

  居然这样来问自己,这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