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无聊的争执(1/2)

加入书签

  就在季生才注目于他人,并且不无感慨的时候,其实在市府大院里,同样也有人在对二楼上他的家,表现出了莫大的兴趣。

  伸长脖颈望着他家窗户,脸膛较寬,鼻尖潮红的是姚伯。而他身边的同伴,却是从市府退休回来的张老。

  不过,当姚伯那仰望的眼光回到张老身上之后,他并不掩饰地表现出了自己的不满。

  “你说过那家里有人,一直就有?”

  “肯定嘛,她这会儿就应该在家!”

  姚伯断然道;“依我看不可能!要方利风在家,她可能现在了还不开灯?”

  的确,天色早已经黄昏的这楼,不少的窗户已经亮出了灯光,而他们议论的那窗户,却依然处于昏暗的显得一片模糊。

  “为什么不是开灯,这个嘛,我就不大清楚了。”

  张老说话,还微微地摇头。但姚伯却不高兴了;“你不清楚,那你怎么还说,她人就呆在家里?”

  “待会吧,过会儿你就相信了。”

  “过会儿,我当然知道,过会儿这人不都回来啦!”

  张老不悦地看了看他,息事宁人地说道;“好啦伙计,你要是不信,这事,我们不说可以了吧?”

  但是姚伯的眼睛瞪圆了,由于生气,这脸还潮红了鼻尖的微微激动。

  “什么叫可以不说,倒不如干脆就承认,方利风她人一直不在家!”

  姚伯的固执让张老也有些愠怒了,他回答也是提高了嗓门。

  “我当初怎么说的,我是说,她人本来就一直在屋里呐!”

  姚伯不耐烦地点头;“对呀,可这会了又怎么样。也真是,要不是糊弄人,真还不知道你什么意思。”

  “咦,你说什么,我糊弄人?伙计,你这样说的话,恐怕有些不够意思呦!”

  姚伯揉了揉潮红的鼻头,也不看他的说道;“那你说,人根本不在屋里头,你又说方利风在家,这算哪门子事情?”

  “咦,还真的怪上人了啊——”

  大概过分激动,张老说话还发生了语塞。但就在退步瞪视对方的时候,身体那气管毛病却又来搅合,于是这呼吸也没有了畅快。

  张老就像憋着气的在难受,但姚伯由于自己心里也好不了多少,因此他仍然很不客气地说道;“是你自己说,方利风那女人在屋头,还听见她哭!”

  “不相信对吧,告诉你,真的就这样呐,伙计!”总算呼吸好些了,张老喘息着说道。

  “算啦,不想和你争了?”

  也许是姚伯扭开了头,张老却强调;“这不是争的问题,就算不相信,我也可以告诉你,其实还有呐!”

  这一次姚伯不是生气,而是好奇地望向他的脸。而张老也不等到他开口追问,那嘴巴磨动地说了起来。

  然而,嘴巴这样的开合中,吐出来的话却又是那样的不中听。姚伯终于忍不住,不得不打断了他说话。

  “半下午你听见了方利风回来,是这样吧?”

  “岂止半下午,应该时间早多啦!”

  “和她回来的还有一个人,他们一道--”

  “没说他们是一道,反正那青年跑走,我是开门看见的。姐姐哭着追那兄弟,结果只是她自己又回来——”

  “跑走的青年人是她兄弟,叫做方利民,你说过?”

  “这我敢打保票,亲眼目睹嘛,是不是。”

  “好像他们先在屋里争,后来又是吵。后来姐哭了,那孩子打开门跑走,是这样的吧?”

  张老纠正说;“不对,是人跑走,后来才听见哭的。”

  可是,姚伯却是明显不信任地看他,近似于责难的问;“记得吧,中午过后,你都做了些什么?”

  “午睡嘛,这已经是习惯了。”

  “就没有别的了,比如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