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幼稚的梦话(1/2)

加入书签

  对于她兄弟这样的一番表白,方利风除了脸上,就是心里也是茫然,于是只好把求助的眼光看向了丈夫。实际上,就是季生才自己,也因为内弟方利民这一番怪异的谬论而扰乱了心神。

  但由于谈话并没有涉及到实质问题,所以季生才也不得不更多的耐心和克制,所以摇了头给妻子那眼神,也是在示意和要求她忍耐。

  “不错,你有自己的想法,这的确并不是坏事。但想个吗,像你这样的考虑感情,会不会过分想到了自己?”

  那兄弟断然否定到;“个人感情。这和亲人之间的休戚相关并不冲突,因为这种感情,毕竟也只是当事的男女之间。至于传统习惯那样的婚姻,我相信,由于时代不同,也必将在我们这一代被彻底终结!”

  季生才想了想,说道;“好吧,尊重你的看法。记得你刚才也谈到了责任,这个人感情,是否还有个家长,或者亲属成员彼此影响的问题?如果是,会不会也可能构成了某种形式的责任和义务?”

  方利民不满的说道;“明白了,还是这意思,不管感情如何,关键是求得大家的同意!”

  季生才知道不可以过分刺激他,要掌握不好分寸,自己所有的用心有可能就适得其反。于是,他妥协地说道;“好吧,一件事,各人的看法的确不尽一样。但不明白的是,你们这样的情况,事先哪怕稍微告诉一下家里人,为什么就不可以?”

  “不,不是可以,而是暂时用不着。原因很简单,真正的感情需要在没有任何外部因素的情况下,两个人自己来确定。所以其过程,任何外部因素的参与,明显地都不合适。”

  季生才苦涩一笑;“哦,原来这样考虑的啊。当然,得承认,你很坦率,但如实地说,真的有点不好恭维。那么能说吗,又什么样的原因,让你们这样来考虑和决定?”

  方利民认真地说;“如果一定要我说,我想,应该还是生活。”

  “生活,什么意思?”

  “是的,应该就是生活!”他说,甚至还加重了语气。“想想吧,动荡年代,甚至还可以追溯到更远,好像你们曾经也谈论过,在利害面前,在利益和政治风浪中,不是有许多这样的家庭,一夜之间肢解了,破裂了?不是曾经就有这样的妻子,为了一念自身卑俗的安稳或荣华富贵,竟然将身遭横祸,当年心中崇拜的偶像的丈夫彻底抛弃,甚至将对方置于险恶环境,忍受**与灵魂折磨。也有多少那样的丈夫,在沽名钓誉,功成名就之后,便一脚踢开了当年共患难的糟糠之妻——”

  季生才点头;“好像不单现在,从古到今,你批评的这种恶劣德行现象都存在嘛。”

  “是的,也不是就一概而论,说他们都是恶劣。也许人类天性中,他们有些人的动物性,或者软弱一面太多了吧。其实生活中,人类还有最为珍贵完美的感情,相濡以沫。谁如果拥有了它,可以说,谁就有可能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

  听着方利民说话,季生才反而又是松了口大气,因为自己注意的观察证明,妻子怀疑的所谓堕落完全不靠谱。当然,必须把握分寸,让谈话逐渐推进到实质的问题上。

  “有自己的考虑,这不难理解。只是你这样的一些认识或观点,或者也由于曾经什么样的暗示,比如影响之类?”

  方利民立即否定;“不,受人暗示的影响,这未免也太可悲了吧!”

  “好吧,可能我表述上有瑕疵。但不妨直说,世间有许多事物并不是绝对,有时候刻意追求某种结果,会不会也有适得其反?”

  “请直接一点,特别你想说的?”

  “比如说,相濡以沫,就算你有这种愿意,不可能就一定能得到吧?”

  “并不否认,因为有了缘分,也就是机遇,才又谈得上感情。”

  “说一下怎么想到的,你这样的愿望?”

  “也许有限的生活阅历,不大可能让我明白到很多,但前人的经验,书,同样也能够丰富自己。”

  “不错,书是智慧的结晶,来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但你得承认,现实生活中的个体,每个人的环境却很难雷同,结果你又能够这样感悟,能谈一下原因吗?”

  也许是受到鼓励,他欣然说道;“完全可以!这样说吧,不知道书还是什么影响,不知不觉,我开始有了那么一种也许天真,但却是很美好的朦胧想望。也许将来的某种环境下,我结识到了一位可爱的女孩。她不一定很美,但美的灵魂和气质,足以让我为因为她而动心。就算是拒绝,她也必将为我所感动,唯一需要的只是时间。而仅仅是时间,我们就可以从萍水相逢到建立感情,乃至到彼此确认,并且深深相爱。”

  “你说什么,相爱——”那大姐苦涩地说。

  他深深点头;“是的,也只有这时候的我们,将双双出现在亲人的面前,向他们请求理解和接受我们。然后给我们爱,祝福为爱永远的结合!”

  根本不可能,什么样荒唐念头和生活逻辑!季生才想,但马上,他也本能地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因为在个人问题上,特别他这种不切实际的幻想,以其单纯幼稚,完全存在上当受骗的可能。

  倘若妻子的猜疑不幸言中,如果家里人的引导不得法,他也有可能就是虚妄,或者疯狂。

  而更为可怕的,尤其他这种偏执,看上去又像深思熟虑。特别他那所谓感情,在某种人为刺激下,有可能就是火,是灾难,是足以烧掉他自己,也可能毁灭身边亲人的火山熔岩。

  但就在季生才紧张地考虑,如何引导他,让他明白现实社会复杂性,多样性的时候,没想到,那姐姐却突然爆发一般喊叫了起来。

  “这意思是说,你们在爱,还要结合,我呸!”

  “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