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博康舒大冒險 博康舒大冒險(1/5)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博康舒大冒險博康舒大冒險§魔女、僵屍、吸血鬼§

          chapter1

          時間是十七世紀,地點是法國,那是個學習醫術=挖死人墓的時代。龙腾网np康王

          歌曰

          鋤頭和十字鎬是我的良伴

          墓碑上的冥禱有著誘人的希盼

          喳地一聲,鋤頭落地

          哎呀!我的朋友,你的臉上沾到土!

          沒關係,朋友笑道,這土是乾淨的,因為死人還在棺裡呢!

          黑色的泥巴帶著水氣,在夜晚滴著淚珠

          滋地一聲,十字鎬陷入軟濕的土………奇怪,似乎太軟?

          朋友一聲慘叫,天啊,我竟無法從土堆上分辨出他的腳!

          但是我現在看見了,因為他在流血

          十字鎬的尖端插在他的鞋子裡

          痛痛痛!他叫道,原來我不小心鎬在他的腳上

          我說,朋友,別擔心,我們把標本的飾拿去賣,錢全都歸你

          然後讓我去看醫生?朋友憤怒地道

          不用了!你這笨蛋!全市的醫生現在都在這裡!他喊道

          噓!安靜!不遠處傳來老師的聲音,他正在鑑賞一位紳士帶著蛆的頭骨

          你們兩個人,標本採集課程沒學分了!老師怒吼

          天啊,老師,請不要把我當掉,因為今天是我第一次挖墳墓

          朋友腳上的血流到了墳墓的土裡,變的和泥巴一樣黑

          喀喀喀地,棺木從土下三尺浮了出來

          該死的****!老師開口咒罵

          這句話實在太過不敬,我得把那個人的名字隱藏起來,相信你們知道是誰

          看你們把死人吵醒了,所以我才叫你們不准出聲!老師喊叫

          老師憤怒的用那位紳士的頭骨往我頭上扔來,似乎希望我去陪他作伴

          我矮身一躲,像狗一樣地爬向墓園出口

          大家驚慌地逃離墳墓,只剩下腳被十字鎬釘著的朋友,孤單無助

          救命啊!他喊

          我回頭看,棺材已經打開,墓地的主人走了出來

          根據墓碑上的詩句,生前她肯定是位美麗的淑女

          因為一般不會用薔薇、玫瑰、加上晚霞去稱讚一個死人

          但是現在她只是掛著腐肉的白骨一隻

          唉,她一定餓了很久,我不禁感嘆

          因為她抱著我的朋友,大口大口地啃他脖子上的肉

          下一次,我會記得告訴老師,挖墓時要小心僵屍

          ###

          ……挖墓……記得小心僵屍……

          博康舒!

          一道嚴厲的叫喚打斷了我的美夢,一下腦門上的重擊更是加把我帶回現實。

          咦?這、這裡是哪裡!我睜開眼睛,抬起頭來,驚道,還以為自己仍在挖墳。

          這裡是教室,我是你的老師!啪地一下,後腦杓上又是一痛。

          我轉頭一看,那是解剖學老師,人見人愛,但是卻是個會收集女人經血、男人腦漿,還有死人骨頭的美艷女巫,絲芬妮。

          她穿著藍色的長裙,腳上套著一雙布鞋,很不適合今天這種濕冷的天氣,等她上完課回家鞋子一定會濕透,然後在火爐邊脫下鞋子,用手指擦拭那白白嫩嫩,尖端帶著一縷粉紅的腳指……

          睡醒了沒!絲芬妮兩手插腰,把我腦中初顯乍現的性幻想打散,她長及腰際的黑髮是直的,非常的特殊,我沒看過哪個女人的頭髮可以這麼長而且這麼直。

          醒了。我回答,摸了摸自己的後腦。

          啪地一聲,絲芬妮用手中的戒尺又賞了我一下。

          你在跟誰說話?她水汪汪的綠色眼珠裡頭儘管怒氣十足,卻難掩那天生的勾人媚意,真不愧是女巫。

          報告老師,我醒了。我思考了一會,並努力控制不要在她面前勃起,道。

          哼!絲芬妮這才把戒尺扔回寬大的講桌上,只有你一個人,竟然還敢給我打瞌睡!怒道。

          我一聽,回頭一看,狹小的教室裡面,竟然只剩我一個人,看來大家全都在絲芬妮準備〝教具〞的途中蹺課了。

          一群該死的小畜生!絲芬妮恨恨地道,又是蹺課,又是打瞌睡!

          我看著絲芬妮的兩腿之間,她正站在我和講桌的中央,滔滔不絕,罵的興起。隔著礙事的藍絨布裙當然是什麼也看不見,不過我的思想此時早已神遊到絲芬妮和她亡夫在床上雲雨的畫面,我從沒看過那樣妖豔,那樣婬亂的扭腰方式。

          混漲!絲芬妮猛然甩了我一巴掌,你在想什麼!

          啊?我摸了摸發燙的右臉頰,什麼?我什麼也沒有……道。

          少騙人!絲芬妮氣地滿臉漲紅,你上次還把米青液潑在我的身上,想要讓我懷孕,害我去修女院懺悔了一個星期!怒道。

          老師,那是誤會,我只是不小心打翻了我孕理學要用的材料而已。我辯解道,雖然我是真的想要讓絲芬妮懷上我的孩子,然後我就可以光明正大地娶她,還可以每天在床上鞭打這個該死的女巫。

          不要辯解!絲芬妮掐住我的脖子,前搖後搖左右搖,你這頭婬蕩的惡魔!其他人相信你,我可不會相信!你一定是看上了我身體,想要侵犯我!

          歇斯底里地喊叫。

          對,你說的沒錯。我心裡想,嘴上卻沒說,而且脖子被掐著,連氣也喘不過來。

          好!絲芬妮突然放開了我,讓我咳的滿桌子口水。

          你今天的作業就是晚上十二點的時候,絲芬妮冷冷地看著我,道,去憂藍格森林裡面的老墓園,挖一具新鮮的標本給我!

          什麼!我聞言大驚,你老師………我老師的勒!憂藍格森林離這裡有快要十古里遠耶!約四十公里現在出發到哪裡也差不多十二點,再趕回來更是一晚不用睡了!

          我的教具已經該始腐爛了……絲芬妮對我臉上的明顯厭惡視若無睹,說道。

          因為她知道我無法反抗她的命令,畢竟我用盡了各種巷里偏方來騷擾她,像是用尿液抹在她的茶杯裡面,用她的髮絲和指甲與我的米青液混合成漿糊狀的物質,再拿去抹在黑板上,或是用寫著她名字的紙條綁在陰莖上,只是這一些沒一個管用,僅徒增我惡名昭彰的程度而已,甚至還讓我陷入隨時都有被醫學院開除的危機之中。

          話雖如此,事實上,我覺得這些偏方還是有點小用,因為儘管我這樣無所不用其極地羞辱她……個人認為這是本人特殊的愛情表現……絲芬妮卻還是沒有讓我被學校開除,每次想到這點,總讓我又是興奮又是開心。

          ……昨天我在上面發現了幾隻蛆在爬,防腐劑的效果似乎已經沒了,我需要新的標本……喂!你有沒有在聽!絲芬妮看著講桌上那個可憐人的身體,一邊說道,聽說它生前是個在馬車下面撿錢的乞丐,被防腐劑泡的水腫浮紋的身體是暗紫色的,眼眶已經空了,眼珠子聽說之前被絲芬妮不小心弄丟,她還花了一整天找呢!

          只見她轉過頭來瞪著我,我連忙頻頻點頭,表示我有在認真聽講。

          有就好,那明天我要看到新的標本躺在我研究室的桌上。絲芬妮萬分奷詐地笑道,那表情真是令人厭惡,可是卻又讓我興奮莫名,唉~~

          好吧,我知道了。我無奈地答應。

          哼,你其他的同學都因為蹺課被當了,你該感激我沒把你這變態給當掉。絲芬妮道,今天課也不用上了,我要回去了。一邊收拾講桌上的課本等用品,不過她似乎想把舊的標本扔在這似的,完全沒碰那具紫色無生命人類。

          等到絲芬妮的腳步聲消失在走廊外,我抬頭看了看教室的窗戶,外面開始飄下水珠,天空是陰暗而且厚重的灰色,雨雲大概多的可以淹沒阿爾卑斯山,怎麼她竟挑這種天氣叫我去挖墳?

          ###

          哈啾!

          我把鼻子下面的鼻水擦去,拉了拉身上的防水油布,那是墨綠色的,以免有人在半夜看見我挖人墳墓。

          氣溫該死的低,大概不到十度,而且雨還沒停!

          唉~~那發浪的臭婆娘,到底什麼時候我才能幹她?我嘆道,走在滿是落葉爛泥的林道上,左手握住行囊的繩索,右手提著油燈。

          四周人跡寂寥……這是文學性的表現,讓我說的簡單易懂些我連個死人都沒看見!

          走著走著,我自己推算是在晚上兩點鐘左右到達了憂藍格森林深處的古墓園,這裡本來是一間讓路人寄宿的教堂,後來國王在森林外面開了條路,讓各地貴族運送童貞少女供其婬樂後,就沒人愛走這妖里妖氣的森林了,教堂荒廢下來,建築也爛光了,只剩下後面石頭墓碑留著,連墓園圍欄也無。

          現在說這個或許有點晚,但是我現在很想拔腿就跑,只是兩隻腳不但抖的亂七八糟,竟還只剩下最基本的功能往前邁進而已。

          只見那堆腰高野草逐漸腷近,古墓園已經近在眼前。

          我橫了心,發誓只要我能看見明天的太陽,一定要把絲芬妮推倒在地上幹,把她的肚子裡頭都灌滿我的米青液,以報此仇才行!

          可惜這毒誓只讓我免於心頭恐懼大約兩秒鐘,一聽見寒風吹過野草的聲音,兩條腿又開始發抖了。

          幸好學校的優良訓練沒有辜負我,我在滿心驚恐,腦中一片空白的狀態下,放下行囊,將油燈固定在樹枝上仳較淋不到雨的角落,取出鏟子和十字鎬,彎腰尋找今夜的病人。

          我沒有找尋很久,因為雜草礙事,油燈光線又昏暗,我實際上看到第一個墓碑就開挖了。

          喳喳!鏟子刺進土裡,因為整天都在下雨,土地表層都濕透了,可以很輕易的將它翻過來。

          該死的絲芬妮……我顫聲道,一半因為冷,一半因為怕,我一定要幹妳……把妳的大屁股抓在手裡打……用捅妳的嘴巴……再腷妳整天喝我的尿……想要利用惡毒的髒話減輕心中的恐懼,這招的確有用,我變的仳較不怕了,尤其是當我想到在絲芬妮嘴巴裡頭尿尿的畫面時,甚至讓我不禁笑了出來。

          挖了沒一會,不知道是不是地層變動讓棺木上浮,還是當初埋下去的時候,那些賺死人錢的工人偷懶,我感到鏟子前端碰到了硬物,懷疑這可能是棺材。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