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2)

加入书签

  “嘿!老师,这样干妳的嫩太舒服了吧。”这时候杨野也是全身都冒汗,

  而且露出充满血丝的眼神,慢慢向嫩里继续入。

  傅菊瑛此时只有张开嘴,不停地喘气,但她的样子完全显露出成熟的女人味,

  有无法形容的妖艳媚感,傅菊瑛已经完全说不出话来,只是拼命地忍受羞耻和

  痛苦。

  “呜……呜……”傅菊瑛又发出呻吟声,随着她的呻吟,粉红诱人的小嫩

  也开始颤动,杨野的每动一下,傅菊瑛就发出“呜”的哭泣声。

  心里充满恐惧和羞愤,但是傅菊瑛的体好像渴望已久地向杨野巨大的

  缠绕,傅菊瑛纤细的小蛮腰勐烈扭动,在焦急期盼的娇躯里,说是被姦,倒不

  如说是傅菊瑛已经沉醉在慾的乱快感里,杨野巧妙地抽,使得傅菊瑛不由

  得张开嘴,羞红的俏脸上,露出了陷入官能漩涡里的女人,欲仙欲死的表情。

  “呜……呜……啊……”从傅菊瑛的嘴里发出哀怨的哭泣声音,强烈的体

  刺激不知比起刚才强多少倍,连傅菊瑛自己都感觉出充血的娇嫩唇,好像迫不

  急待地夹紧进来的东西,相隔薄薄的粘膜,电动假阳具和杨野巨大的相互唿

  应;傅菊瑛开始哭泣,身穿雪白婚纱的娇躯不停地扭曲着。

  “啊……啊……啊……”傅菊瑛感觉自己的体好像快被撕裂一般,发出痛

  苦的呻吟声,雪白艳丽的俏脸疯狂地摇摆,丰满的椒不停地颤抖。

  杨野见到傅菊瑛这副荡的表情,忍不住张开口,将傅菊瑛挺翘的头含在

  口中。

  “啊……呜……啊……”前所未有的另类变态高潮,那种极端的感觉使得傅

  菊瑛一双知美眸翻起白眼,头也向后仰,不知何时开始从嘴里流出口水。

  杨野将傅菊瑛的娇躯放下来,两人依旧保持入状态,傅菊瑛整个娇躯压在

  杨野的身上,杨野伸出双臂紧紧地环抱着傅菊瑛的娇躯,好像深怕会失去她一般,

  杨野伸出舌头,轻轻舔掉傅菊瑛嘴角流出的口水。

  “啊……杨野……饶了我吧……求求你……啊……好老公……我很痛……啊

  ……”傅菊瑛开始哀求,确实,傅菊瑛的嫩已经充血变成深红的颜色,依然努

  力地撑到极限,包含着杨野巨大的露出可怜的模样,肛门还着那支透明假

  阳具,隐隐传来刺痛的感觉。

  杨野用力挺腰,巨大的一直抽着傅菊瑛的嫩︰“我的菊瑛爱妻,好

  不容易娶到妳,我一定要彻底的享受妳的体,哈!哈!哈!”

  “啊……求求你……好老公……快结束吧……啊……啊……啊……”傅菊瑛

  满脸泪水哀求着。

  杨野笑道︰“我的菊瑛爱妻,把我写给妳做爱时该说的话,说给老公听,

  老公我听了开心,说不定会快点。”

  傅菊瑛拼命摇着头,娇喘着︰“啊……不……好害羞……啊……啊……说不

  出口……啊……啊……”

  杨野不在乎的说︰“没关系!我就慢慢干我的菊瑛爱妻。”说完立刻伸手去

  拿在傅菊瑛肛门上的那支透明假阳具,并且抽动着。

  傅菊瑛全身颤抖着,疯狂叫着︰“不……不要……啊……啊……我说……

  啊……”杨野兴奋的催促︰“菊瑛好老婆,快说!”

  “亲……亲爱的~属于你的女人杨傅……杨傅菊瑛,啊……向你宣誓,啊…

  …啊……我……我那娇羞……粉嫩的脸蛋,丰腴饱满的……酥,啊……还有鲜

  ……嫩多汁的……的嫩,以及……圆翘雪白的……的臀,诱人的……樱唇…

  …啊……啊……已……已经……完……完全全……被你……被你佔有了,亲爱的

  可……可以任意的享用……啊……我……啊……我……我是属于你的女人了……

  啊……不要啊!”傅菊瑛疯狂的摇着头说着。

  “继续说完!”杨野命令着傅菊瑛,并加快抽的速度。

  “啊……今后……只要亲爱的……你……想要……属于你的女人傅……傅菊

  瑛,就……就会为妳张开双腿,啊……用小……迎合亲……亲爱的……的,

  啊……啊……要去了……啊……从此……任……任由亲爱的干……啊……是属于

  你的女人……啊……杨傅……啊……杨傅菊瑛……啊……啊……每天应尽的义…

  …义务……啊……啊……啊……啊……”傅菊瑛已经快被杨野姦到歇斯底里。

  “唔……亲爱的……不要再干了……啊……饶了我吧……”傅菊瑛的娇躯在

  令她头昏脑胀的官能感受中,上气不接下气的叫;在肛门里的透明假阳具,

  仍然在不停地强烈振动着,逼得傅菊瑛几乎要疯狂;快要不行了……

  再加上杨野巨大在傅菊瑛的嫩中奋力的抽姦,傅菊瑛知道自己

  体里的强烈感受,就快要接近最大的高潮。

  “嘿!嘿!我的菊瑛爱妻,妳好像很激烈,反应越来越大,配合度越来越好,

  啊……我快了,让我们一起高潮吧。”杨野笑着,不停地进去又抽出来,

  抽出来又进去。

  “啊……啊……我不行了……啊……”没有多久傅菊瑛就呻吟般地这样说完

  之后,全身像触电一样地向后用力挺,杨野把那丑陋巨大的深深入傅菊瑛

  的嫩里,在高潮达到最高点时,火热的进傅菊瑛的子内壁,极乐的冲

  击令傅菊瑛昏晕过去了。

  傅菊瑛好像失去意识般闭上眼睛,她的体还在为官能的余韵不停地抽搐,

  让她沉浸在刚才强烈变态交的余韵里。

  “我的菊瑛爱妻,妳的感觉好强烈吧!嘿!嘿!嘿!”杨野这时候已经坐起

  来,背部靠在床头铁栏杆上,仍旧把巨大的含在傅菊瑛的嫩里面,好像在

  享受嫩里吸吮的余韵,偶尔抽搐几下;而在杨野手里的透明假阳具也传来肛门

  收缩时产生的感觉。

  这时候傅菊瑛几乎不能发出声音,全身的重量都靠在杨野怀里,软绵绵地依

  偎在那里,全身都散发出被姦后女人成熟的风韵,只能用妖艳娇媚来形容。

  对傅菊瑛沉浸在高潮余韵的娇躯,只有杨野还执着地不肯松手,不厌其烦地

  抚傅菊瑛曲线完美的臀。让透明假阳具继续活动,骄傲地欣赏着镜子里,美

  艳新娘傅菊瑛的嫩与肛门间,靠近大腿的部,明显的四个朱红色的字~"杨

  野专用"  傅菊瑛曲线完美、雪白柔嫩的臀好像涂上一层油,发出诱人的光

  泽,形成恼人的光景。

  “这是多么柔软,看样子,我很快就能得到肛门的处女,嘿!嘿!嘿!”想

  到可以姦傅菊瑛的肛门,杨野的脸上就会出现得意的笑容。

  杨野很小心地,逐渐换成比较的假阳具,耐心地扩大傅菊瑛的肛门,让她

  慢慢地适应。他好像面对一个心爱的宝贝,非常慎重,唯恐怕伤害到傅菊瑛的肛

  门;杨野慢慢将较的假阳具拔出来,换成食指慢慢进去;肛门里面的嫩非

  常柔软,觉得手指都会被傅菊瑛的肛溶化。而且偶尔还会夹紧杨野的手指。当

  入到手指时,杨野很谨慎地在里面挖弄。

  “呜……呜……嗯……”睡眠中的傅菊瑛发出梦呓般低沉的声音,想要移动

  娇躯,由此可知,虽然是在昏迷之中,但是在潜意识里,好像感受到傅菊瑛对于

  挖弄肛门,似乎有着极度的厌恶感。

  “这样的肛门,是属于我一个人的,我绝对不允许别人触到,甚至于看

  到。”杨野极力克制马上就要姦傅菊瑛肛门的冲动,把傅菊瑛的娇躯搂得更紧。

  时间足足过了半个多钟头,杨野才依依不捨地将巨大的抽离傅菊瑛滑嫩

  湿润的嫩,傅菊瑛依旧保持趴在床上,全身被绳缚的姿势,曲线完美的臀朝

  向杨野的面前。

  “太美了。”杨野迫不急待地用双手分开双丘,然后立刻低下头在丘沟里吸

  吮,发出啾啾的声音。

  杨野对傅菊瑛的肛门已经着迷,整个人陶醉在舔吻傅菊瑛肛门的极大征服感。

  “菊瑛……唿……我的菊瑛,我的菊瑛爱妻……”杨野偶尔抬起头,深深吸

  一口气,然后又低下头继续舔吻。那种不舒服的耻辱感觉,使得傅菊瑛又发出呻

  吟声。

  “唔……唔……”美娇娘傅菊瑛人是昏晕了,但娇躯好像还会反应,娇美的

  樱唇发出梦呓般的声音。

  此时的杨野已经完全陶醉,杨野感谢上苍能使他遇到拥有这样美妙肛门的完

  美女人,他在舔吻连傅菊瑛的丈夫也没有碰过的处女地;光是这样子想,杨野几

  乎要出来。

  杨野离开床上,走到冰箱拿出了一百装的浣肠,吊在床头的点滴架上,

  将连接浣肠上的软管接在刚才令傅菊瑛生不如死的透明假阳具上;原来,这支

  透明假阳具还有浣肠器的功能,并不是只有电动假阳具一种功能。

  杨野将透明假阳具沾满自己的口水,缓缓地边旋转边入傅菊瑛柔软娇嫩的

  肛门之中,并且打开震动开关。

  “啊……痛……”剧烈的疼痛伴随着肛门被异物突然入的撕裂感,硬是将

  昏迷中的傅菊瑛惊醒,并且大声唿喊。

  “啊……杨野……不要这样……啊……求求你……啊……啊……”忍耐着倍

  受屈辱与折磨的悲恸心情,傅菊瑛娇美的樱唇不得不发出哀求的声音。

  清澈的眼睛里充满恐惧与不安,流出遗憾悲苦的泪水。已经受过折磨和羞辱

  的娇躯,披着新娘头纱下散乱的头髮和油亮发光的体,足以说明有多么激烈与

  狂乱。她身为女人的本能,已经被杨野变态的姦给彻底的激发出来,但她的身

  体是那么娇美,散发出凄艳的妖媚。

  “我的菊瑛,妳说什么,现在不过是刚开始而已。”杨野说着就抓住透明假

  阳具,凌辱玩弄傅菊瑛那美得令人爱不释手的丰满臀。  “啊……不要啦…

  …啊……求求你……”傅菊瑛把牙齿咬的嘎吱嘎吱的响,虽然拼命扭动她那纤细

  的小蛮腰,但也无法逃离杨野的掌控。

  从在傅菊瑛柔嫩肛门里的透明假阳具,传来细微的收缩感;杨野最爱这种

  雪白丰满,美得令人心疼的臀︰“哈!哈!妳感到害羞吗?被我干了好几次以

  后,连肛门也被我玩弄,但是还没有完,马上要叫妳将肛门的第一次奉献给我。”

  肛门在受到凌辱玩弄时,傅菊瑛的内心产生无法忍受的屈辱感,悲伤地感受

  到自己身为一个美女受到玩弄时的无奈与认命;可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在

  无法忍受的屈辱之中,逐渐感受到像酥麻的搔痒感,傅菊瑛只能消极的抵抗︰

  “啊……亲爱的……饶了属于你的菊瑛吧……啊……”

  杨野这时候伸出手打开点滴架上浣肠的开关,只见浣肠随着软管逐渐来

  到透明假阳具里面,停了下来。

  “你……你还要做什么呀……啊……不……我不能让你……注那种东西…

  …”傅菊瑛看到玻璃瓶内浣肠的剎那,羞红的脸色突然变得苍白了,傅菊瑛拼

  命地扭动穿着新娘婚纱的娇躯,想挣脱在自己肛门里的透明假阳具。

  “我要了解菊瑛爱妻妳的一切,浣肠以后,妳的娇躯会发生什么反应,谁叫

  妳长得太美,谁叫妳将妳的处女给了别人,我只好从菊瑛爱妻妳的身上其他地方,

  得到第一次了。”杨野露出忌妒与报復的残忍眼神。

  “啊……对不起……啊……原谅我……不要……绝对不要浣肠……啊……你

  不是想要干我吗?啊……怎么干我都可以……啊……”由于一心想要避免浣肠,

  傅菊瑛不由得脱口说出这样令自己害羞的话。

  “菊瑛爱妻不用妳担心,我会每天不停地干妳,不过是在浣肠以后,哈!哈!”

  杨野的双手分开傅菊瑛曲线完美的雪白臀,同时眼睛凝视傅菊瑛肛门间的透明

  假阳具;他那锐利的视线,彷彿一把利刃,令傅菊瑛的肛门好像受到刺激地开始

  抽搐。

  杨野打开透明假阳具的开关,只见浣肠慢慢地流入傅菊瑛的肛门里面。

  “啊……不要……”傅菊瑛发出绝望的声音,同时拼命摇着头,认命的闭上

  眼眸咬紧牙关,但还是会发出啜泣呻吟的声音;浣肠慢慢流入肛门里的冰凉感

  觉,使傅菊瑛产生前所未有的绝望感。

  杨野右手拿着透明假阳具,或深或浅地抽着傅菊瑛的肛门,左手则不停地

  抚搓揉雪白的丰臀。

  随着浣肠不断地进入傅菊瑛的肛门内,傅菊瑛开始仰头,从喉咙发出像悲

  惨的哭声︰“啊……呜……呜……”

  流进肛门里的浣肠就像是杨野的一样,流入傅菊瑛的体里,透明的

  假阳具好像是活的东西一样,造成傅菊瑛的娇躯极大的刺激。

  傅菊瑛知道自己愈是哭叫哀求,将会使自己更加悲惨,可是想不要发出声音

  也办不到,从咬紧的牙关发出无法区别是呻吟还是哭叫的声音,傅菊瑛全身冒出

  冷汗,使傅菊瑛的娇躯发出荡的光泽。

  “怎么会有这种表情……我的菊瑛爱妻妳现在羞答答的脸实在太感了。”

  杨野露出兴奋的眼光,吞着口水说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