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心思(1/2)

加入书签

  “游茗说的事,不要外传。”刘皇帝思忖片刻,嘱咐郭昕要保密,然后打发走了郭昕,没说让郭昕去拜见贤妃。

  郭昕走后,皇后很快就来了,“这个郭氏,虽然礼数上略差了些,但胆识却还不错,臣妾就没听见她声音发抖,也没见她脸红气短,和臣妾说起掖县的风土人情,那是头头是道,却一点也不提及民生,倒是个有脑子的。”

  刘皇帝苦笑了下,“好歹是跟在轩塰身边长大的。”

  皇后笑:“也是。”

  游老四虽然和刘皇帝交情好,但皇后嫁给刘皇帝时,游老四经常在外面奔波,和刘皇帝见面也是说正事,鲜少品酒赏花,因此,和皇后见面的次数很少。

  皇后和游老四没什么交情,因此,反而庆幸游老四隐居益州不回京,否则,自己怕是压不住贤妃,自家儿子的太子地位怕也会多遇上诸多挑战。

  这倒不是说贤妃飞扬跋扈,恰恰相反,贤妃特有分寸,特守规矩,当然,人家也犯错,但全是无伤大雅的小错,任谁拿这小错说事,除了彰显自己小肚鸡肠,别无它用。

  如此聪明有城府的贤妃,若朝堂中有游老四当助力,皇后窃以为,自己是没什么胜算的。

  当然了,皇后在刘皇帝面前还是要表现出遗憾的,“一个乡下的童养媳都能被教得如此落落大方,可见游祭酒的确是个能干的,真是天妒英才,让朝廷损失一栋梁。”

  刘皇帝叹了叹气,交代着:“下次召郭氏进宫,让铠儿媳妇在一旁作陪。”

  皇后愣了下,让太子妃王氏作陪?

  刘皇帝道:“胡俊没师傅教过拳脚功夫,也没学过兵法,一从军,短短两年功夫就崭露头角,是个天生就会打仗的,石头比胡俊更甚,没人教过功夫,和胡俊对打起来,并不落下风,在北狄更是拿着铁锅一战成名,天生就是个帅才,加上打小又有轩塰细心教导,胸中更是有万千沟壑,看他在掖县的作为,说他日后文能安邦,武能定国倒不是大话,这等人才,朕得好好打磨,留给铠儿用。”

  皇后赶紧拜谢刘皇帝,掩住了自己的情绪,石头这么厉害,贤妃难道没有想法?若帮了刘启…

  刘皇帝离开时,好似不经意的叹道:“轩塰到死都没给石头透露自己的身世,唉,不知怎么想的…”

  皇后…对啊,里面肯定有猫腻啊!游老四教出来的石头难道会不晓得?对游家肯定也就是面子情啦!这事得好好交代铠儿两句!

  和石头交好,虽然太后和昌平会不高兴,可胡俊肯定是乐见其成的!如此一来,胡俊在朝堂肯定会偏向太子的!

  如今虽然太子地位瞧着很稳当,但随着其他皇子渐渐长大,其中变数谁也说不清,因此,见皇帝主动给太子寻助力,皇后又怎会拒之门外…

  皇后立马开始琢磨,等郭氏离京时,自己得赏些什么…

  皇后琢磨了一会儿,突然觉得不对,皇帝怎么会主动给太子寻助力?要知道皇帝如今可是年富力强啊!

  皇帝肚子里究竟卖的什么药啊?

  皇后郁闷了…如今该怎么办?皇帝既然交代了,那肯定是要示好的,可这度可得把握好了,问题是,皇帝为什么要这么交代啊?!

  君心难测能不能不要用在这儿啊?…

  皇后在宫中挠头时,郭昕则在听胡俊的教导。

  郭昕刚出宫,离宫门还不到百米,就被拦下了,胡俊有请。

  郭昕失笑,自己还成了社交达人了…

  在胡俊面前,郭昕依旧没有座位,站就站吧,石头可以和胡俊顶着干,郭昕却没这底气,郭昕识时务得很。

  “北狄情况复杂,石头有些冒进了,”胡俊开门见山,“很多事,得徐徐图之,欲速则不达,拉一打一没错,但不能那么的明目张胆,否则,北狄一旦生乱,朝廷想不问罪石头都难!”

  郭昕微微点头,不管怎样,胡俊也是出于好心。

  “双拳难敌四手,石头身边没人,你们就得花心思招募人,”胡俊又道:“为官一任,不是亲戚间结伴去打猎!”

  说到这,郭昕就不得不辩了,“英国公是在北狄待过的,应该也知道,掖县那地方,大家填饱肚子都难,青壮本就少…”

  “凉州那边还是能招到些青壮的,北狄人也可用些,”胡俊建议着。

  郭昕认真的点头,的确,是得好好解决人手不足的问题了。

  “我只会打仗,”胡俊又道:“地方官我没当过,也做不来,但一些基本的道理我还是知道的,你们在京城敲锣打鼓的给衙门送礼,这是嫌自己的日子太好了么?户部一道公文,就能让石头头疼一年!人情用了就没了,游老四的人情你们得悠着点用,用到刀刃上!”

  “孙家的事你们掺合了多少?”胡俊轻轻用手指扣着桌子,话不停。

  “我们完全不知情。”

  胡俊道:“那就继续不知情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