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节英雄何惜(1/2)

加入书签

  泰山又名岱山,为东岳,与西岳华山、南岳衡山、中岳嵩山、北岳恒山合称五岳。虽不及华山和恒山高耸,但是,因其位居东方,故有“五岳之长”、“五岳至尊”之誉。泰山自古以来就是历代帝王封禅之地,故此天下最多的就是“东岳庙”。泰山山势磅礴雄伟,峰峦突兀峻拔,景色壮丽,乃天下名山之首。汉武帝赞道:“高矣!极矣!大矣!特矣!壮矣!赫矣!骇矣!惑矣!”西汉的东方朔曾著文道:“盖将吞西华、压南衡、驾中嵩、轶北恒;微九河其线,委小七泽其杯;盈彼王屋、太行、终南、五老、岷山、嶓冢、雁荡之秀;拔天台、会稽之奇。”杜甫诗“望岳”云道:“岱宗夫如何?齐鲁青未了。造化钟神秀,阴阳割昏晓。荡胸生层云,决眦入归鸟。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泰山之巅,名为“玉皇顶”。“玉皇顶”又名天柱峰,为泰山极顶,因建有“玉皇殿”而得名。周匝墙垣,院内正殿三间,供奉的是玉皇大帝。东有“观日亭”,可观旭日东升;西有“望河亭”,可望晚霞夕照、黄河金带、云海玉盘。

  玉皇顶的正中,围以石栏,刻“极顶”二字,“登封台”、“天左一柱”等石刻环列其旁,殿门外立长方形石表,高约二十余尺,宽厚约四尺,形制古朴。因无字,称“无字碑”。相传为秦始皇当年大会诸侯时,显示绝世武功,扬威立万而树。仰望石表。令人顿时肃然起敬。遥想当年之盛会,始皇嬴政绝世之风采。君临天下之气势,怎不令人神往心驰?

  群雄登上玉皇顶。几乎所有的人都有一种庄严肃穆的感觉,那“登泰山而小天下”的恢弘气魄,使人胸襟顿开,景仰之情,发自肺腑。江南武林大会的最终决胜之战,将在玉皇顶的“登封台”举行。这是武林瞩目的登顶之战,萧蓝若和燕巢无论是谁登上江南武林盟主之位,都将成为自“泰山封顶”百年以来,又一位武林第一人。

  泰山登封台上。萧蓝若一身蓝衫,丰神如玉,燕巢紫衣缓带,气度雍容,两人在台上一站,丰采照人。此时此刻,泰山极顶,山风呼啸着扫荡而过,掠过每个人的心头。更增肃穆。

  燕巢一脸的肃然,沉声道:“萧大侠!你我今日之战,势必成为此后武林津津乐道之事,能够与君一战。乃燕某平生幸事!燕某感到无上荣光!”萧蓝若面色沉静,荣宠不惊,微微一笑道:“燕大侠!你心即吾心。萧某亦盼与君一决高下。”燕巢双手抱拳,道:“萧大侠!请!”萧蓝若亦郑重地抱拳还礼。沉声道:“燕大侠!请!”两人互视着对方的眼睛,凝然不动。半晌。两人浑身上下的原本强盛的气机竟然渐渐的消散,似乎达到了一种物我两望的境界,返璞归真。

  萧蓝若淡然一笑,抬手劈出一掌。燕巢紧绷的神经顿时放松了不少,毕竟萧蓝若还是没有到达登峰造极的地步,他终于出手了。燕巢动如脱兔,身形一晃,左掌拍开萧蓝若的右掌,右掌掌携劲风,印向萧蓝若的前胸。萧蓝若感到醇厚的掌风,凌厉异常,遂施展“推窗望月”,左手一翻一转,引开了燕巢的掌力,拿向燕巢的手腕之间。燕巢略微一惊,左掌“炎月”,拍到萧蓝若的左臂。萧蓝若微微侧身一让,右手已搭在燕巢的左肩。燕巢身子微偏,右掌拍向萧蓝若的臂弯。萧蓝若一声轻笑,蓦然转身,一掌拍向燕巢的后肩。燕巢脚下一滑,忽然向前滑出数步,已避开了萧蓝若沉雄的掌力。

  萧蓝若更不停手,“偷天换日”双手翻飞如蝶,袭到燕巢的后背。倏然,燕巢身子一转,“嗨”的一声,双掌“水月”,席卷而至。两人四掌,“嘭”的一声,相交在一起,顿时各自退了半步。萧蓝若大声喝道:“好掌力!再来!”跨上一步,双掌平推,脸上紫气氤氲。燕巢大喊一声:“好!”亦是沉跨双掌平推,迎了上去,面上红光大盛。又是“嘭”的一声,却是声音沉闷,如同滚雷。两人换了三掌,各自跃开,互视两眼,心照不宣,皆各暗赞对方了得。

  “萧大侠果然内功深湛,燕某佩服!”燕巢由衷地道。“燕大侠的‘皓月神功’气势磅礴,的确非同寻常,萧某素闻此功的无上威力,此时看来,确实名不虚传。”萧蓝若肃然道。“燕某再来领教萧大侠的‘萧氏擒拿手’。”燕巢“哈哈”一笑。不待萧蓝若言语,劈面一掌“雪月”,顿时寒意凛然。

  萧蓝若探手斜抹,突然弹指在燕巢的右腕间一弹。燕巢脉门一麻,左手“啪”的一掌,击在萧蓝若的手背上。两人一触即分,猱身再上,跳闪腾挪,施展开平生所学,战在一处。但见燕巢趋驰疾速,掌风猎猎;萧蓝若步履轻捷,洒脱自如。瞬间,两人已拆解了百余招,极尽玄妙之能事。台上台下的群雄一时眼花缭乱,目不暇给。遇到两人所施招数精妙时,立时赞声一片;遇到两人遭逢凶险时,又都嘘声一片。每个人的神经都紧绷着,生怕错过了哪怕是一丁点的细节。这是一场势均力敌的比试,这是一场精妙武技的展示,这是一场震撼视觉的盛宴。

  萧蓝若的“萧氏擒拿手”,层出不穷,神出鬼没,指掌钩拿,翻转自如;燕巢的“皓月神功”,掌风飒然,沉雄厚重,招术古朴,游刃有余。两人招术之繁复,好似无穷无尽,却又妙到毫巅。

  “自家师‘麻衣道者’仙逝后,贫道就不曾再见过如此精妙的武技了。今日,真是大开眼界。”陈抟老祖不由赞叹道。陈抟老祖隐居华山“九室岩”时,奇遇在华山修行的异人“麻衣道者”,此人因常服麻缕百结之衣而得名。“麻衣道者”武功高绝。犹以“正易心法”之绝学而闻名。当他见到陈抟后,大喜言道:吾一世绝学有传人矣!遂将一身惊世骇俗之武学、仙道之法。尽数传与陈抟,飘然而去。

  “萧大侠!无论今日谁胜谁败。你都是燕某此生唯一的知己。”当萧蓝若和燕巢错身而过,再次面对之时,燕巢不无感慨地道。“能成为燕大侠的知己,此生足矣!”萧蓝若淡然一笑。两人言罢,再度拳来脚往,开始了再一次的较量。萧蓝若展开身法,蓝衫飘飘,“萧氏擒拿手”的招式竟是忽然生出许多的变化。燕巢不由大惊,难道适才萧蓝若未尽全力?就连陈抟老祖、陈曙老祖等高人。心中所思,都与燕巢一般无二。只有耶律青云心中明白,当自己与燕巢之战后,曾与萧蓝若仔细地切磋了一番,将一些不够连贯的招式和步法,融会贯通,使其一气呵成,再无半点呆滞。另外,燕巢的轻功飘忽轻盈。往往出其不意。因此,耶律青云将自己轻功的窍要,尽数指点,使萧蓝若茅塞顿开。

  燕巢愈战愈惊。萧蓝若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