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抉择之母子篇】1-7 完(1 / 8)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拉倒底部可以下载安卓App,不怕网址被屏蔽了

作者:如慧

字数:15626

20210909

第一章

儿子来信了!

这傢伙终于肯写信了,要知道这可是他上大学四年来的第一封信,可能也是

最后一封信,因为他很快就要毕业了。

在这四年里,他只在第一学期寒假回来一趟,平日里他们只用电话联络,算

来已有三年半没见面了,她太想念他了。

柳如慧匆忙回到家,迫不及待地打开儿子沉文聪的信,几张照片映入了她的

眼睛,程志杰!阿杰哥……

柳如慧不由自主地惊唿起来。

照片上的人居然是她初恋的情人,二十年来令她魂牵梦绕的程志杰!

这几年她以为已经忘记了他,不想一看见他的照片心里居然有如此剧烈的震

撼!

她立即明白,她在努力忘记他的同时又把他深深地藏在了心底,程志杰已融

入了她的血液,深入了她的骨髓……

那是一段怎样的记忆啊,那一幕幕心酸的浪漫映入了她的脑海。

那时,柳如慧家的成份不好,她有个大伯父在台湾,所以每次批斗都有她父

母的份,邻居朋友都有意地疏远了他们。

程志杰和她家同住一个四和院,他父亲是拉黄包车出身,他母亲在他很小的

时候就病死了,他是典型的根正苗红。

他父亲特善良,他没有丝毫的歧视她家,并经常帮助她家度过难关。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柳如慧只知道程伯伯和阿杰哥是她家的亲人与

朋友。她从小就喜欢同阿杰哥玩,阿杰聪明、善良并勇勐过人,和阿杰哥一起她

觉得特开心,因为阿杰时刻在爱护着她,保护着她。

不知不觉他俩都长大了,青梅竹马的两人自然地点燃了爱的火花,他们发誓

永不相弃。

此时,柳如慧进入了北京市京剧团,而程志杰成了一名卡车司机。后来,两

人的父亲相继死去。

阿杰就更成了柳如慧家的顶樑柱。

1976年,对于柳如慧来说,那简直是一场恶梦。

一天夜里,柳如慧的妈妈刘玉兰被一群红卫兵抓走了,并说刘玉兰是特务,

将要判处极刑……

柳如慧和程志杰只有四处奔走鸣屈喊冤,阿杰更是愤怒不已与红卫兵理论,

竟被打得头破血流。

柳如慧伤心欲绝万念俱灰竟勐的一头撞向墙壁。顿时晕倒在地。她这一晕就

是两天两夜。

阿杰告诉她,那群红卫兵是受人指派,而那人却是因为垂涎柳如慧的美色才

这样做的。

是沉飞!柳如慧顿时明白了。这个沉飞大有来头,他父亲是张春桥的机

要秘书,而他自己一名造反派的头子。

有一次他去剧团发现了美貌的柳如慧,就展开了勐烈爱情攻势,可是柳如慧

软硬不吃,不想他竟会用这一毒招。

为了营救母亲,柳如慧思虑在三,还是亲自去找了沉飞,并无奈地答应沉飞

嫁给他。

那天夜里,她主动把自己清白的身子交给了她的阿杰哥……

不久,她嫁给了沉飞,而程志杰也悄悄地离开了北京,从此不知所踪……

阿杰哥……阿杰哥……此时的柳如慧捧着她的阿杰哥的照片已泪流

满面。

阿杰……阿杰来信了吗?刚买菜进屋的妈妈刘玉兰看着她如此情形也以

为沉志杰来信了,连忙过去一看,她顿时明白了,她轻抚女儿的头发喃喃地说:

慧慧,我苦命的孩子,这不是阿杰,他是阿杰和你的儿子阿聪啊,真的太像了,

你仔细看看……

柳如慧停止了哭泣,把照片仔细一看,真的是阿聪……原来阿聪不是沉飞

的儿子,他是阿杰哥的!是吗?妈。

我想是的,但你自己应该更清楚啊?刘玉兰显然也很高兴,她恨透沉飞

了,这个流氓把她女儿害得这么惨,给他生下一个英俊和聪明的儿子真是不公平。

现在好了,你程伯和阿杰哥有后了,你应该高兴才是,对了,与那个流氓

离婚吧!现在你应该很清楚,孩子不是他沉飞的了,你应没后顾之忧了吧?

柳如慧倚在妈妈的肩上轻声地笑了。

你终于笑了,几十年来妈还从没看见你这么开心地笑过……慧慧啊,你应

该解下你心里的那具枷锁,因为你对得起阿杰了!现在你才四十出头,并且你的

容貌就像不满二十岁的大姑娘……

那次,为营救妈妈,柳如慧急得撞墙,昏迷了两天两夜。没想到这次撞击居

然使她青春长驻,因祸得福。

妈,别说了。女儿答应你往后我一定好好生活,开开心心地过日子。再说

我要加倍给阿聪以母亲的关爱,以前,我对他的母爱太少了,以致于他几年都不

回家,我知道我们这个家对他来说实在是缺乏温暖。想着阿聪的模样,她的脸

不知不觉地红了。

那一年年末,柳如慧生下了阿聪。不久因为四人帮倒台,他丈夫沉飞也

抓了进去,被判了八年徒刑。

柳如慧离开了京剧团,去了图书馆工作。由于她对沉志杰怀有深深的愧疚,

她死死地包裹了自己,她不肯离婚,还故意把自己打扮得异常老气,以回避那些

好心来介绍对象的朋友。

几年后,沉飞出狱。他不去找工作,只是整天喝酒,还不时对她母女打骂,

柳如慧忍了。

又几年后,沉飞以因为喝酒而聚众闹事,还误杀了一个围观者,于是又被送

进了监狱。

几天后,柳如慧果断地与沉飞办理了离婚手续,她感到了一身的轻松。

第二章

阿聪回家的日期越来越近,柳如慧却越来越觉得焦躁不安。

几十年来,柳如慧心如止水,意如死灰,她不关心任何人、任何事,包括她

自己。

她自己都觉得自己是一具行尸走肉,苟且活在这人世间。

阿聪的照片彷彿是一轮重锤把她打醒,她终于明白自己这样,不仅对不起自

己,还对周围的亲人和朋友造成了伤害。

一想到阿聪,她就会从心底里涌出一股无以明状的愧疚来,让她心疼不已,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