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阴差阳错的,走上歪路】一(1/4)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拉倒底部可以下载安卓App,不怕网址被屏蔽了

          作者:nlldxck

          字数:7827

          20210825

          【前言】:

          李白——《清平调词三首》

          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

          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

          一枝红艳露凝香,云雨巫山枉断肠。

          借问汉宫谁得似?可怜飞燕倚新妆。

          名花倾国两相欢,长得君王带笑看。

          解释春风无限恨,沉香亭北倚阑干。

          注:本来想的挺好,写的时候突然写的似是而非,也不知道能不能改过来。

          【内容】:

          《我阴差阳错的,走上歪路》第一章·人生莫测

          迷迷糊糊醒来,看到窗外月色正好。水镜与辉月相照应,真是绝美,月孤寒,

          夜明镜。人众暖,梦印心。

          从窗外回国神来,收拾收拾床铺,洗洗涮涮的。看了看手表时间才是凌晨3点,

          难哦,又是一个不眠夜。肚子咕噜咕噜的,发出自己的不满。先吃饭人是铁,

          饭是钢吗。

          从卧室内走出来,看着隔壁的房间闪着光,不经满头黑线。这丫头还不睡,

          迟早变丑嫁不出去。一辈子吃我的,用我的,还要和我分家产!还要抢我爵位!!

          是可忍,孰不可忍!!!必需将这种事情抑制住,掐死在萌芽里面,决不能变为

          现实!!!

          想想那样的生活,每天盼不到头,就开始害怕。返回房间带上昨天重金买的

          魔杖玩具魔法棒,价值12铜64纸,足足攒了10来年铜币才能买的高端玩

          意,在我与蔡阿姨激烈的交锋里才便宜2铜币,不然还要再等两年,还送

          了我一本精神魔法书呢。

          拿着心爱的魔杖玩具魔法棒,迅速在妹妹门口准备就绪。心中泛起

          一点好奇妹妹这么晚不睡在做什么。耳朵附上门,仔细听着里面的声音,一种古

          怪的嗡嗡声,隐隐约约还能听到妹妹被带起轻哼的鼻音,心里莫名躁动起来。

          短暂思考的一下,一定是妹妹买了一根的新魔杖玩具魔法棒,激动

          的晚上睡不着了!那古怪的声音想必就是魔杖玩具魔法棒附魔的魔法所

          产生的,能产生范围学徒级别精神魔法环境。

          9年苦修心境没想到一朝尽丧于此处,想起小学入学时老师展示的初级魔法,

          能够击毁大部分没有魔法保护的物体,那是我日思夜想的力量啊。要把妹妹的秘

          密全部榨出来,赌上哥哥的尊严。

          默念祷词,搭配上手势,准备使用义务教育魔法·学徒级·开锁术。一般情

          况是打不开家里这种门的魔法锁的,学徒准确说不算魔法师,只不过这些都是有

          自己的认证的,锁门对自家人更多是一种示意,只有对陌生人才会作为一把锁。

          就是没有魔法也可以开,就是会被妹妹发现早一点罢了。

          随着仪式的结束,推开门,看着妹妹一只手玩着手机,一只手在被子里被突

          然冲出来的人惊呆了,随后就是一声尖叫,一阵短暂的抽搐,空气中隐隐约约带

          着不一样的感觉。

          妹妹脸色红扑扑的先行发难蔡孤明,你要死啊?大晚上不睡来我房间干什

          么?还不敲门,我要告诉妈妈扣你零用钱!反应过来的妹妹像是被惹怒的狮子,

          一反常态的没有往日受气的样子,比那次练习魔法差点给她毁容还要更愤怒一些。

          我脸上一苦我的好妹妹啊,我经常做噩梦失眠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别藏了,

          我都在在门口听到了,我们兄妹之间你瞒的好苦。你明知道我喜欢这些,不要偷

          偷藏着吗,给哥哥说说,展示一下,哥哥把今年的铜币给你,这可是别的地方换

          不来的好东西。你日常消费哥哥我全包了。我带着几分哀求的语气,看着这个

          小三岁的妹妹。

          我等待回应时才终于相隔数年看见妹妹穿着比较暴露,只有短袖、短裤的样

          子,勉强延展大腿的短裤,也许是内裤,外裤不会做的这么粉。还有来的突然,

          被子没有完全盖住的长腿十分匀称,法力的滋养已经比小时候还要白嫩,然后是

          一双夏天穿的黑色丝质袜子,最重要的是上半身没有塞进被子里的胸部,上衣的

          短袖那几乎没有包裹的意义,这件衣服还是自己数年前上初中时作为魔法学徒庆

          祝的时候,亲自动手量制作的,非常麻烦了。要排除其他因素,还有许多修改纠

          正,当时为了这件衣服不知道动手去量了多少次。

          为了能多穿一些时日,母亲还特地提醒我花了一铜币买了带有魔法气息布料,

          所以有足够的延展性。那盖不住住高挑,我有些怀疑魔法布料能否承受这巨大的

          压力。从被子里露出洁白的长腿,高挺的胸口,具有线条的腰部,都已经已经没

          有小时候的样子的。看来对妹妹这些年还是少了些关心、关爱。

          妹妹被我的话惊呆了好长一段时间没有反应过来,直到看着她藏在内裤里的

          魔杖大人玩具有些蠢蠢欲动想要动手,才底下头用一种羞涩的声音说

          不行!虽然我们是兄妹,感情也很好,但那些事情绝对不可以!!!妹妹说

          着说着坚定的抬起头,看我的眼神中带着敌意。

          我大感头疼,魔法虽然有法不可轻传的传统,一般不会涉及初级以下。可妹

          妹这么说倒也在理,说不定那些高高在上的法师们只是喜欢妹妹这样有身材又漂

          亮的女性,才愿意传下些许魔法。我有些抑郁以至于都有些想要去医院从新决定

          性别了。

          妹妹啊,哥哥我这么多年以来对你怎么样。我还是舍不得自己冥想多年

          的法力,还有优秀学徒才有的爵位,家里自从父亲走后母亲辛辛苦苦拉扯自己长

          大,直到升学时先一步成为学徒,拉拢自己特别安排爵位之后才有所好转,可不

          能再让母亲继续去工作了,母亲没有魔法天赋,大学毕业的时候也只能作为见习

          骑士毕业,只是和初阶骑士父亲结婚后才过上富足的生活,夫妻多年战场打拼都

          没有爵位。好不容易有点希望了,但可惜还是死在战场上。那是我最痛苦的日子,

          母亲本来就没有魔法天赋,也没有初阶骑士的斗气,常年操劳下来已经非常虚弱

          了,可不能再出事情。

          我打定主意再劝劝妹妹,不行就只能再等着了,直到大学开设见习、初级魔

          法课程才能学习魔法,在体内形成魔法节点,固化魔法的正规魔法了。而不是现

          在这些需要大段祷词配着手势才能完成对元素调用的学徒魔法。

          那些魔法课程老师,即便是走关系进来学校任教,也抬手便能施展固化魔法,

          几段魔法语句就能完成元素复杂调用和配合,还能完成法阵的节点和链接。那样

          的人才能被称为魔法师吧,才能真正在战场上作为核心输出军团。

          想着想着心情不禁澎湃起来,如果妹妹教会一点点,哪怕就只是是固化也行

          啊,等到考试我绝对能和那些天之骄子过两手。如果运气好一些,就可以进入帝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