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从今夜白】第四章都市母子纯爱(1 / 4)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拉倒底部可以下载安卓App,不怕网址被屏蔽了

作者:989796

字数:7028

20210905

方白回去的火车票买了是下午的,老苏和志刚下午还有最后一场告别赛来不

了,方白看天气很热,陈倩还要请假,他心疼女友也就干脆没让陈倩来送自己,

反正过几天还得回来,方白这趟打算把大件儿行李都带回去,全收拾好后东西东

西也挺多的,林学就帮着拿行李送他到车站。

俩人起来的迟都没吃早饭,中午就在车站附近吃了顿盖浇饭,饭后看时间还

没到,方白和林学边守着大包小包坐在车站广场等着进站时间,方白抽着烟,林

学手上拿着一瓶矿泉水。

我说林学,你考研的事情怎么说了?

顾老师说我以我的成绩过线把握很大,但是不一定能考到非常好的学校。

在本校也不错呀,咱们宿舍就你有出息,是块学习的料儿。

老大你就别夸我了,要不是你干了学生会主席和班长,让那些太多杂七杂

八的事情把你学习给耽误了,不然你说不定能保研。

其实我根本也没有读研的心思,再说我这情况你还不知道,哥哥我只是想

要早点走向社会找工作养家糊口。

其实方白心里知道自己家庭条件在那里,不可能再让母亲吃辛苦继续供自己

再读个几年书,而且方白倒也不觉得自己可惜,一个一本文凭够找工作的了,只

要以后好好干,该有的总会有。

对了,你知道前天晚上老苏和志刚去哪儿了吗?

方白其实就是随口一问,谁知道这一问把林学弄得脸红心虚了,方白一看就

知道这里面肯定有鬼。再想想老苏他们临走的时候说的那些话,立刻把眉头一皱。

你们是不是去嫖娼了?

林学立刻一身冷汗就下来了,这老大太神了吧,还是那两个喝多了说漏嘴了?

老……老大,你知道的都是那俩的主意,我是本地人他们非要我带着去,

我不肯去,可他们说什么不能大学毕业了还是个雏儿,我也没办法就只好带着去

了,我可是什么都没做!

那他俩做什么了?

我们洗过澡后,在大厅等着,就来了三个技师,他们让我把价格谈好,就

进去了,后来过了多长时间我也不记得了,反正这两个出来的时候,走路有点晃

但是脸上兴奋的不得了。

我说哪,他们怎么回来那么晚。

老大,说实话后来回来晚是因为他们俩歇了一会儿抽了两支烟又进去了

……

啊!这……咦?不对你小子怎么对地方那么熟悉,而且来了三个,你还会

谈价格?

老大……我……

方白心里一边骂着这三个室友,一边回头再看看火车站的大钟,也快到进站

时间了,起来和林学就拿着行李向候车厅走去。

老大,你这一走,我有点担心了。

你怎么会担心起来?

反正就是一种预感吧,昨天晚上老苏和志刚都给我说了不少最近发生的事

情,你其实主要的牵绊就是嫂子,不然绝对不会留在这里。我都想出去看看大城

市,就别说这种你从大城市来的人,硬是留在这里肯定不甘心。

方白看时间还有点,就停下来再抽一支烟,抽了几口说:小林,我大概知

道你的想法,估计这几次也让你看出来了点什么,别人快毕业的时候都是和女友

天天在一起哪怕最终结果是分手,而……而陈倩是和我见面少了很多,我也不知

道是不是她有什么原因,反正我能争取的就一定会争取……

老大……

林学也不再说什么了,昨天晚上老苏和志刚给他说完这些后他也思考了很久,

才有了今天这一番肺腑之言给方白出来。他知道老大是个好样的男子汉,有担当,

有能力,用不着自己多说什么。车站广播已经通知方白的车次开始检票了,林学

又送了几步,到了检票口才停下看着老大自己过了检票口消失在熙熙攘攘的人流

之中。

挤上了火车的方白安顿好行李,拿出喝水杯子和一盒饼干,再掏出一份儿报

纸和一本书,后面要靠这些熬过接近八个小时的火车旅行,学生票自然只能是硬

座,方白旁边一个看上去像出差的中年人在很安静的看着一本书,对面是一对热

恋中的青年情侣俩人窃窃私语的一直小声地说个不停。

火车开动后,方白一直自顾自的看着书,中午林学请他吃了盖浇饭,这会儿

肚子还很实在水和饼干一点都没动。想到晚上就能见到母亲了,方白心情好了不

少,随着火车向前行驶和家的距离就越来越近,越近就越想念母亲和那个一室一

厅的小家,自己在那里渡过了整个少年时代,母亲是个天生很爱干净的人,家里

虽然小但是一直收拾的整洁素雅,之前母亲一直念叨着要把房子装修一下,那时

候方白就开始想要等自己工作了以后就存钱把家里装修的漂漂亮亮的,以后和母

亲能住的舒心。

美丽的长江畔,是可爱的古城,我的家乡,啊……

长虹般的大桥,直耸云霄,横跨长江威武的虎踞在我可爱的家乡,告别了妈

妈,再见了家乡金色的少年时代,已伴入了青春史册,一去不复返……

方白想起自己第一次离开家乡去上大学的时候,在火车上面看着窗外陌生的

景色口中默默唱的那首歌,如今一晃几年过去了,自己这趟火车来回坐了很多次,

早就没有了最初的心境。今天母亲一定做好了晚饭,自己再晚到家也一定有热饭

吃,然后洗过澡后吹吹电扇,母子二人会坐在一起说个不停,自己一直都爱和母

亲分享自己在学校的事情,当了班长和学生会主席平时都干什么,母亲往往听得

津津有味,然后母亲会感叹她那个年代没上成上大学是件多么的遗憾的事情,聊

得性起母子还会一直哼几首歌,方白的唱歌基因就是来自母亲的遗传,母亲当年

在歌舞团还发生过歌唱和舞蹈两边争夺人才的事情,最终母亲选择了跳舞,不过

还是当了唱歌那边的主唱替补。

对面的小情侣早已偎依在一起睡的昏昏沉沉,旁边的中年人正拿着方白的报

纸看着,两人闲聊了几句后,方白就去了走道抽烟,此刻窗外的夜色已浓,火车

两边的不断后退的农田村舍现在已经模糊的看不清楚了,只听见火车发出一阵长

鸣,方白看看时间,火车马上进汊河站了,过了这站就快到家了……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