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的囚鸟】 第三章(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拉倒底部可以下载安卓App,不怕网址被屏蔽了

          作者:leonardsharker

          字数:5393

          20210901

          沈翊秋从昏迷中醒了过来,眼睛还没睁开,他就感觉到后背一阵冰凉,刚想坐起来,却发现自己的手和脚都被拴在这张冰凉的铁床上。

          “呼”昨夜和月伊梅的疯狂让他精疲力竭,恢复理智的他感到浑身无力。

          “没想到第一次就玩的这么疯,沈先生。”沈翊秋头后面传来女人的声音,虽然看不到,他也能听出来是月雪滢的声音。

          “又是你安排的?”沈翊秋的声音听不出感情。

          “我说沈先生还真是无情,送了你一份大礼,连一句谢谢都没有,还对我这么冷淡。”月雪滢调笑道。

          “陛下何必与这狼心狗肺之徒多说呢?”这次是月念柳附和。

          沈翊秋气得有些想笑:“那你们的意思是我被迫和你们派来的人做了,还要对你们感恩戴德?强迫别人收礼的事情也只有女王陛下干得出来了吧。”

          “沈先生这是不是就叫得了便宜还卖乖?”月雪滢把脸凑近问道,却骤然从温柔的笑变成凛冽的寒霜,“我逼迫谁收礼物,还没有人敢拒绝,而你收了之后就要感恩戴德。”

          沈翊秋没有和她争辩,索性闭上眼睛不看她。突然,他感觉到热风撩动,嘴唇上一阵柔腻的触感。他睁开眼睛,发现月雪滢的一双眼睛也直勾勾的盯着他,勾魂夺魄,妩媚异常。

          双唇相触如蜻蜓点水一般,月雪滢一触即离,徒留沈翊秋一人回味。而他也不得不承认,纵然对这个女王陛下没有什么好感,但她身上的每一寸肌肤都充满了诱惑。

          “墨儿,伊梅,进来吧。”月雪滢对前面吩咐道。

          沈翊秋身前走过来两个熟悉的人,月伊梅和月墨。月伊梅经历了昨夜的疯狂,明显更加成熟诱人。不过此时此刻,他没有心情去欣赏美色,一股不祥的预感油然而生。

          “就按我之前说的做。”月雪滢冷淡道。

          月伊梅还是昨夜的那副诱惑的装扮,不过此时此刻的她已经不再像昨夜那样妖异妩媚,而是报以歉疚的笑容。

          月墨给他的印象一直以来都是正经善良的少女,她今天的模样也有些颠覆。她穿着一身学生制服,但这身衣服明显是特意裁剪过的,上衣极为紧身,将她的身材衬托的更为美丽,而细细观看就能发现她胸口前的两个凸点,显然是因为没穿内衣。制服的裙装也被特意截短,沈翊秋往下一瞟,甚至遮不住月墨的臀部。过膝黑丝包裹住月墨的腿,虽然不如月伊梅那样修长,但腿型格外诱人。沈翊秋知道这应该都是月雪滢的安排,看见月墨不自然的神情,他已经猜到一些会发生的事情。

          “有意思吗?”沈翊秋平静的问道。

          “呵,你马上就知道有没有意思了。”月雪滢没有理会。

          因为已经和沈翊秋发生过关系,月伊梅更加放得开,于是她先动了。不同于昨夜的各种服侍,月伊梅坐了下来,然后伸出白色吊带袜包裹住的长腿,轻轻地压在了沈翊秋的肉棒上。

          沈翊秋一直保持的很平静,身体却并非没有反应,在他看见两女出现的时候,肉棒早就无可救药地翘了起来,而现在受到月伊梅脚的刺激,肉棒变得更加坚挺。

          沈翊秋一再强调,自己不是足控,只是恰好发生了这种事情

          纵使月伊梅很卖力地替沈翊秋服务,小脚踩弄的技术很高超,但这样的刺激无论如何也比不上她昨晚小穴的尽心侍奉,甚至连销魂的樱桃小口也不如。

          这样的刺激终究只能让沈翊秋和他的肉棒越来越兴奋,消解不了半分欲火。

          看着她歉意的神情,沈翊秋知道大事不妙,月雪滢想干什么他已经有些清楚。

          在一边有些不知所措的月墨也加入了战场,她摆出和月伊梅一样的姿势,但生涩的动作出卖了她。她把脚放到了另一边,学着月伊梅的动作撸动沈翊秋的肉棒。她倒没有多少抵触,只不过在月雪滢和其他人的目光之下显得更加胆怯。

          沈翊秋的肉棒被四只玉足挤压,黑丝白丝的混杂带来的是精神和肉体的双重享受,然而他现在却无福消受,美人的足交让他的肉棒胀得生疼,粗重的喘息声传遍了整座房屋。

          月雪滢朝着两女使了个眼色,月墨率先坐起来俯下身去,冰凉的小手触及沈翊秋的龟头,惹得他猛地一激灵。月伊梅也将头凑近他的肉棒,用舌头开始舔弄。两个美少女俯首于沈翊秋的身下,舌头的刺激让沈翊秋来了感觉,缓缓驶向高潮的彼岸。

          不过月雪滢不会这么容易让他得偿所愿。她发现了躺着的沈翊秋身体有些抖动之后,就挥了挥手示意两女停止。沈翊秋在高潮的边缘停滞了。潮汐般的快感迅速消退,碧波中的扁舟也回到出发的岸边。

          过了几分钟,在沈翊秋平静下来之后,两女又开始了动作。这次她们俩交换了自己的工作,月伊梅用手服务着他的棒身和睾丸,而月墨生涩地用舌头挑逗他的龟头。月伊梅的手不想月墨那么冰凉,暖暖的触感从肉棒滑落到睾丸,这是前所未有的舒畅。

          突然,沈翊秋感觉到龟头前一股强烈的吸力,月墨的红唇吮吸着龟头,射精感迅速升腾,他几乎能感受到精液在身体里的流动,已经窜到了龟头,只差临门一脚了。对,如果沈翊秋足够不知廉耻的话,现在让在场的任何一位少女踢他的肉棒一脚,说不定他都能射出来。

          这当然是不切实际的妄想。月雪滢再次让两女停下。沈翊秋被折磨的很崩溃。但他不想在月雪滢面前示弱,咬着牙忍耐了下来。

          月雪滢瞥见沈翊秋狰狞的面容,并没有理会,轻笑两声道:“下一个步骤吧。”

          月墨跨坐到沈翊秋的身上,月伊梅在双腿间俯下身去,微微抬起了他的双腿。

          沈翊秋的肉棒感受到了阵阵滑腻,令他惊异的是,月墨居然没穿内裤。她的小穴口压在沈翊秋的肉棒上,即使什么都不做也是强烈的刺激。她扶着沈翊秋的两只手臂,开始摩擦肉棒,口中嗯嗯啊啊的呻吟,显然她自己因为摩擦也获得了强烈的快感。

          沈翊秋的腿被越抬越高,搭在了月伊梅的肩膀上。他似乎看见月伊梅狡黠的笑容,心里一紧。与此同时,沈翊秋下身也因刺激骤然紧缩。

          “啊!”沈翊秋发出了似乎不属于他的声音,猛地一颤。

          月伊梅的舌头在他的菊花处搜刮,沈翊秋那里何曾受过这样的刺激,仅仅是普通的触碰都能让他变得极其敏感。月伊梅发现了他激烈的反应,玩心大起,继续用舌头挑逗沈翊秋的秘境。

          沈翊秋觉得有无数只小手侵入了自己的菊花,在褶皱的周围不停地爱抚,之前月伊梅替他口交的时候,他就亲身体验过她的高超的口技,而现在肛门承受她的进攻,才让他真正意识到月伊梅的厉害。

          “刺溜——”月伊梅故意发出色气的口水音,骑跨在他身上的月墨进入了状态,湿滑的淫水充当润滑剂,莫名的催情气息惹得她脸色酡红。

          “啊——我要——”月墨和之前的反差有些大,她机械性地在沈翊秋身上摩擦,意图追寻快感。淫水越来越多,月墨从小声的呻吟逐渐开始忘情的大叫,“要——要去了。”

          月墨的小穴骤然紧缩,似乎要将沈翊秋的肉棒完全夹住。随着一阵颤抖,月墨达到了高潮,淫水从小穴内喷涌而出,浇灌在他的肉棒上。沈翊秋的龟头感受到了湿热的淫水,又被月墨紧紧夹住,精液第三次快要喷射而出。月伊梅很合时宜地对他的菊花发动了进攻。

          可能只要再过一秒,沈翊秋就能达到高潮,但月雪滢仿佛完全掌握了他的身体,就在那一秒之前,温柔而迷乱的触感彻底消失,月墨和月伊梅同时离开他的身体。

          如果说前两次的寸止还能忍受的话,那么这次对他来说是真的有些受不了了。月雪滢的脸出现在他面前,而他此刻失去了先前的平静,双目泛红,大口地喘着粗气。

          “哟,小狗狗生气啦。”月雪滢掩嘴笑道。

          “呼——呼——放开我。”沈翊秋拼命挣扎,兴许是希望以挣扎来抵抗自己快要抑制不住的欲望。

          “看来小狗狗还是没学会怎么和主人说话呀。”月雪滢轻抚他的脸颊。

          沈翊秋看见她的身子越靠越近,月雪滢直接坐到了他的脸上,用自己最私密的部位对着他的脸。

          月雪滢的下面也是光溜溜的,什么都没穿,而沈翊秋的嘴巴被迫和她那里完成了以此亲密接触。“贱狗,给我好好舔。”月雪滢突然怒骂道。和先前一样,沈翊秋完全没有反抗的能力,甚至连用嘴咬都做不到。月雪滢的蜜穴控制住了他的嘴,只听见两人结合处那不知是痛苦还是快乐的呜咽。

          聊以自慰的是,月雪滢的蜜穴没有什么奇怪的味道,相反有一股诱人的芳香。沈翊秋有些自暴自弃,他开始用舌头舔弄月雪滢的蜜穴,正常状况下是找不回场子了,如果能让她快一点高潮,那自己似乎还能有点面子,沈翊秋这样想着。殊不知自己已经离正常这个词越来越远。

          “唔——小狗狗的舌——舌头还挺灵巧的,是——是不是经常给别的女生舔啊——你这个贱货m男。”月雪滢被他弄出了感觉,声音也气喘吁吁,还带了点沈翊秋从来没听过的兴奋。只是从她嘴里冒出来的词汇和她的仙子一样的面容怎么都搭配不上。她越来越兴奋,蜜穴在沈翊秋的脸上磨来磨去,弄得他满脸都是水。

          沈翊秋不是个m属性的人,可在月雪滢的“侵犯”下,肉棒不争气地硬得生疼。月雪滢恰好正对着他的肉棒,嘲笑道:“还说不是m男,给人舔逼都能硬起来,真贱。”,说着用手不停地抽打着他的肉棒。

          沈翊秋的肉棒被她抽打得乱晃,说不出是爽还是痛苦,月雪滢感觉在小穴搅动的舌头更加卖力,用有些癫狂的声音道:“贱货——贱货——被人抽鸡巴就兴奋成这样,下次叫十几个女孩把你轮奸了,在岛上绕岛干你一圈。”

          月雪滢另一只手放到自己的小穴前不停搓动,和沈翊秋的舌头对小穴进行双重刺激,沈翊秋的舌头完全伸入小穴才搅动没几下,月雪滢就达到了她这一生从未达到的绝顶。

          潮汐般的淫水从蜜穴里奔涌而出,洗刷着沈翊秋的脸,一波又一波。这样的高潮持续了大概一分钟,月雪滢觉得她几乎将过去几年的淫水一次性释放得干干净净。高潮结束后,月雪滢拖着自己疲惫的身躯继续在沈翊秋身上折磨他,她俯下身去,开始用手撸动沈翊秋的肉棒。

          那是为榨精而做出的动作,月雪滢撸动的速度前所未有的快。沈翊秋也很配合地来了感觉,他觉得月雪滢自己满足后应该也会帮他解决生理需求。

          可惜事与愿违,月雪滢从来就不是一个善罢甘休的人。月墨从旁边为她拿来了两只白色的蕾丝手套,她套在自己的手上,开始对沈翊秋进行新一轮的折磨。

          “小狗狗刚刚寸止了几次啊?”月雪滢诡秘一笑。

          “呼——”沈翊秋的嘴里只能发出无意义的呻吟。

          “接下来好好调教你,让你这只小贱狗知道主人的厉害。”月雪滢用手拖住他的蛋蛋,开始不停爱抚。

          月雪滢用嘴吮吸他的蛋蛋,湿热的空间与蕾丝的触感对沈翊秋无一例外都是直逼高潮的刺激。月雪滢也不着急,慢慢地重复着这几个动作,直到她感觉沈翊秋停在高潮前的一寸。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小狗狗又要射了吧。”月雪滢盯着他道。

          沈翊秋不知道她为什么能将自己的敏感程度拿捏得如此精准,他也没心思去问,只能将月雪滢的进犯一一承受,至少现在还能忍耐住月雪滢在他不注意的时候,用蕾丝包裹下的食指指尖轻触他的龟头。沈翊秋始料未及,在毫无准备的时候遭到攻击,射精感从大脑窜遍了全身。

          哪怕月雪滢再多触碰一下,沈翊秋都能将自己积攒数次的快感一并爆发,可惜她还是停下了。

          “那么,小贱狗的寸止大挑战,继续咯。”月雪滢继续道。

          待到快感消退,月雪滢开始用手在棒身上撸动,口腔包裹住沈翊秋的龟头,夹吸和揉搓同时进行。“酥胡吧~小贱狗~刺溜——主人这么疼爱你,你是不是该说点什么呢?”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