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乱世穿空】(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拉倒底部可以下载安卓App,不怕网址被屏蔽了

          作者:传说中的铁观音

          字数:3429

          20210816

          启风

          当风送来带着唇痕的花笺时,卿已盘头做人妻。

          当我听到王允将你送进相府时,我大骂一声王司徒,你且敢骗我!

          我骑着赤兔半路又信了王允诓言,信了他的鬼话,看着池塘里蝉儿梳妆的倒

          影,我他妈就该把他活剐了。

          一个月的三十天,我都偷偷的潜到你的绣床边,看着正在干你的董卓,在床

          下握着你无处安放的小手,心里说道丞相,替我射死这个骚逼吧!

          董卓那一身黝黑带毛的肥肉,压在你白皙滑嫩的窈窕躯体之上,满是胡茬和

          油腻的大嘴含住你红唇,短粗如萝卜的手指掀开自己肚子上的肥肉,提胯向自己

          都看不到的阴茎向你的无毛妙处挺插进去。我凑到你们身下,短粗黝黑带毛的包

          茎将将插进去,你却装的像被我的赤兔马插了一样的满足,才动了没几下,丞相

          就射在了你粉嫩的阴户上。

          丞相如肉山一样的累倒在床铺上,你却乖巧的跪在他两腿之间,一边勾着手

          指让我从床下出来,一边嘬着丞相的包皮口,吮吸着里面残留的精液。你伸直舌

          尖,慢慢伸到丞相的包皮里,转着圈的刺激让丞相浑身的肥肉都舒服的颤抖着。

          你滑嫩白皙的玉手却与我十指相扣,你指缝间的黏滑液体我根本不在意。

          董贼,拿命来吧!

          一戟递出,血光乍现。

          我近在咫尺的看着他几乎要凸出来的大眼,错愕、愤怒、不甘的表情凝固在

          他的脸上。我低声吼道义父,蝉儿,就归我了!

          五光十色的烟雾缭绕着暗色的舞台,一具具妖娆的肉体扭动着,散发着让人

          难以拒绝的荷尔蒙。

          网袜搭配着高跟鞋,空气里弥漫着酒精与香水的味道。我一个人坐在吧台上,

          周围五米之内都没有人,因为能靠近我的人,现在都倒在了地上。震耳欲聋的音

          响并没有停歇,远处的人们仍然在疯狂的宣泄着自己对现实的不满。

          直到围着我的人慢慢让开一条路。烦躁的音乐戛然而止,不明所以的人低声

          咒骂着,想将自己吊在半路的快感通过嘴巴发泄出来。

          我真的难以想象这么斯文的声音居然是从你这么肥胖的身体里发出来的,我

          根本不管你细声细语叨咕的是什么,我只说着自己的目的-钗儿,我今天是一

          定要带走的!

          那么多人都怒目圆睁,直到你点头示意。

          飞快扑上来的人影以两倍于之前的速度飞回人群里,又砸倒了接着他的两个

          人。人群里停了一下,接着就又躁动起来,这次一下扑上来三个,那他们只能倒

          下了。又上来五个,那他们也一样。

          我的动作简洁明了,一击即中,中者必倒,辗转腾挪之间看不出太高明的技

          巧,但就是一个字-快。

          随着倒下的人越来越多,我的气息也开始乱了起来。突然,飞快动作的我猛

          的停了下来,一个冰凉的东西顶着我的脑门,刚才被我蔑视的声音叫嚣道你不

          是很能打吗?很快吗?快得过子弹?你以为你谁啊?哈哈,吕布吗?兄弟,时代

          变了!

          嘭!

          星空

          我做了一个梦,我浑身是血的在仰望着现在一样的星空。

          帐外星月晴朗,微风徐徐。我抱膝坐在地上,身旁插着两杆大戟。听着帐内

          诱人无比的婉转娇吟,我总算想明白张济是怎么死的了。

          同时,我也不得不佩服丞相,十余日,真是精力充沛,也不得不佩服邹氏的

          花样繁多。

          子满!

          我立刻起身钻进帐中,我对近在眼前的雪白肉体视而不见,低头抱拳道主

          公唤我何事?

          子满,你看此女如何?主公大马金刀的裸坐在塌上。

          此妇仰慕主公威名,眼界颇为不俗,肤若脂,柔若无骨,眉眼风情,极品

          也。

          没想到子满也有如此见识?好!今夜,你替我降服这妇人,明日我有事要

          办。

          是,主公。

          邹氏一身雪白嫩肉,站起为我宽衣,我虬扎的肌肉像岩石一样坚硬,她那白

          皙滑嫩带着微微汗意的玉手好像带着魔力,摸到哪里,我哪里就有些酥麻。我在

          狂风中握着旗杆纹丝不动的胳膊也开始微微发抖。直到她褪下我的裤子,我的第

          三杆大戟杵在她面前时,她才掩嘴发出惊呼。

          丞相抚须笑道我这猛将何如?

          邹氏笑道待妾身试过回禀丞相!

          看着在我胯下婉转娇吟的邹氏,我总能联想到之前每天晚上她都这么叫到半

          夜。当我第三次爆发在她嘴里过后,邹氏仍然精神十足,纤细雪白的手指把嘴角

          的浆液刮到嘴里,媚眼如丝的继续看着我还没有倒下的大戟,吞掉嘴里剩下

          的液体,又一次含到了嘴里。

          帐门一开,丞相掀帐进来,我立刻从塌上站起,邹氏嘴里含着我的大戟,

          抱着我的腰,被我一起带起来,挂在身上。

          看着邹氏柔软的身体挂在我的大戟上,像是等着剥皮的狐狸,那纤细的

          身体里,怎么可能容得下我一会的大开大阖?

          丞相兀自坐在塌上,我挂着邹氏,站在身旁等候吩咐,邹氏也识趣的噤声吞

          吐着。

          哼,谅张绣也无此胆!

          哈,子满,与我合力降服此妇如何?

          典听凭主公吩咐!

          我还是小看了邹氏,面对我的大戟和丞相的合击仍然游刃有余,她身上

          无物不可用,无物不灵巧,无洞不可开,柔滑的不似真人。

          隔着一层薄薄的肉膜,我也能感觉到丞相冲击的力道。我一只手擎住邹氏白

          嫩的娇躯,丞相肆无忌惮的发力,看着摇晃的肉体,我与丞相喷洒的毫不犹豫。

          多少次我已经不记得了,我居然有了一点点从未有过的脱力感。看着已经躺

          在塌上的丞相与邹氏,我穿好衣服,走出帐外,看着黑色夜幕与缓缓旋转的星空,

          从未有过的清朗。

          守夜的我不自觉的睡着了,一直到丞相再次高呼子满?子满!

          我登时惊醒!探手一抓,双戟不见了!

          一摸身上的甲也不知哪去了!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