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离的岳母】 完(1 / 5)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拉倒底部可以下载安卓App,不怕网址被屏蔽了

作者:幕后师爷

字数:13725

20210810

辛辛苦苦几年下来,终于熬到了升职的一天,怎么不让人欣喜,尤其这天还是女友的生日,所以下班后我推辞了同事的邀约,急吼吼的往回赶,一进家门,就看到了贤惠的女友和风姿倬约的未来岳母。

和女友小小亲热一下,顺便简短问候下岳母,就进了洗手间放水。

一身轻松之后洗手时,意外看见了旁边摆放著的岳母的小污巾。

“真香。”我拿起岳母专属的污巾深深的呼吸著,仿佛上面仍带著岳母身上那依稀的芬芳。

岳母年纪刚刚接近五十,看起来却不显得老,和我那年高德劭的岳父并肩而立时仿佛是父女一般——实际也差不多,他们相差近二十岁。

岳母在大学时被身为老师的岳父吸引,经历一番风波后成家生女,虽然生活美满,但岁月流逝,有些情况终究无法迴避:岳父已是黄昏夕阳,岳母仍在人生最美好的时期。

坦白地讲,岳母比女友更吸引我,这种无形的吸引力从第一次跟女友见家长时就默默滋生在我的心底。

有时午夜梦回,不免会拿岳母这个离我较近的成熟女性yy一番,她高挑丰腴的身材是我的最爱,遗憾的是女友并未继承这一点,她更多的继承自我的岳父,瘦弱而温和,她的美是内蕴的,需要一番品味之后才能显现,就像缕缕情丝,即使我狂野的心也不愿离开她温暖的怀抱。

岳母的美,却是一种外放的力量:爱笑,有些好动,或许是安定的生活和无忧的性格使她超离了青春的流逝,时常流露出一种本应专用于少女的娇态,成熟的身体加上那种自然流露出来的纯真,比起年轻女性更富诱惑力。

她虽然不是特别的美色,却像团熊熊燃烧的火一样,时时刻刻向周围幅射著她的魅力。

我不知道,我最终做出和女友安定下来,确立自己的未来这个决定有多少是受到了岳母的影响。这个和善、热情、体贴的女人,是我心底不能形于言辞的最爱。

放下污巾,结束无聊的妄想,我离开洗手间,打算帮女友做饭,但岳母和女友合力把我推了出来,让我休息一下等吃饭。

这两个女人真的不错,有时我自己都有些过意不去,就这样过著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也许这就是身为男人的幸福吧。

我想我的岳父一定沉醉在这种幸福中很久了,有这样好的妻女,真是个令人羡慕的人啊。

给岳父打个电话,得知他目前在外地为某学院授课无法回来,我们说了会话,电话就挂了。

我倚在沙发上,眼睛盯著电视,脑子里意马奔腾,不觉间已到了吃饭的时候。

餐桌上,我们三个人谈笑风声,我信口开河,把岳母和女友逗得娇笑不止,又开了瓶红酒,不知不觉多喝了几杯,易醉的她们渐渐已是昏昏欲睡。

房间里只有三个人,我清醒,她们一个侧身埋头在沙发上,一个半坐在我怀里,距离如此之近,莫名的,我的心里有些悸动。

压下那丝不该有的想法,我把女友抱进卧室,然后来扶岳母,我要把她送到客房。

半抱半扶之间,岳母的发丝打在我的脸上,温暖的气息撩动著我的心,我把她送上床,却不愿就此离开,而是默默的看著她的脸庞。

岳母的容貌只是中上,但胜在五官端正,肤质细嫩白晰,在体内酒水热力的蒸腾下,她玉石般的肌肤上有著细细的一层薄污,在昏黄的灯光下散发著无穷的诱惑。

我轻轻抚摸她微湿散乱的头发,她那弯弯的眼睛、幼长的睫毛,微微颤动的微厚红唇,恍如在向我发出迷乱的邀约一般。

这是我头一次与岳母如此亲近,我的心快乐又激动,如同一匹野性的马驹,想要在这肥美的草原上尽情狂奔。

我的手不自禁的来到她的脖颈上,下面是她松开的领口,从深深的谷沟中看下去,下面一片平坦,再往下去,那将是碧草茵茵。

岳母呻吟了两声,她对酒反应较大,我想她会和自己的女儿一样,在幸福的美梦中无知无觉,一觉到天亮。这难道不是天授之机?

我转身关上了门,然后把灯光调得再暗一些,房间里有些闷热,一种奇异的暖昧生根发芽。

我缓缓拉开岳母的衣襟,丰沃的双丸首次暴露在我的眼中,轻轻松开胸衣,那对沉甸甸的宝贝失去了束缚后更加涨大了一些,如此美景,我简直无法想像,我的手忍不住活动起来,除去了岳母的下裳,或许是梦中的她渴望更自由一些,当我褪下内衣时,岳母的腰甚至微微向上耸著,仿佛迎合一般,这令我胸中的野火迅速蔓延开来。

我把半裸的岳母抱在怀里,我们已接近袒呈相对,她的脸上浮现淡淡的红晕,挺翘的鼻子细细的呼吸著,当我把手指微伸进她的口中,我能感到有津液沾在我的手指上。

搂抱著这样性感的娇躯,年轻力盛的未来女婿已忍不住要为如此可爱的岳母鞠躬尽瘁。

我把肉杵扶正,对准岳母微湿的门户,稍稍用力,便顶了进去。

或许久旷成熟的身体感到了什么,岳母仰起脸,急喘了几下,脸上的红晕更加的浓了。

我慢慢进入著,开拓著从未到过的新领地,愈往里面,愈感到紧迫,如同受到某种婉转的推拒,但我知道,那阻力并不坚强,在我的沉著下,终于探到了底。

岳母张开了小嘴,在深入至极的压迫下不停喘息著,我能感觉到她的身体正在变热,似乎某种欲望悄悄的苏醒了。

我揉动著岳母丰沃细腻滑嫩的胸脯,从乳根往上推,然后向两侧,我的手越来越用力,她的胸脯上已经浮现薄薄的污水,胸前的肌肤也泛起一片粉红,诱惑著我手探寻著每一寸柔软。

岳母的脸布满红晕,我吻上她的唇,舌头探进她的口中,纠缠著她的香舌,交换著津液,不时有带著微沫的口水从她的嘴角流出,沿著她光滑的脸庞,滑到颈下,落在发间和枕上。

这是多么美妙的感受。

年轻的女婿活跃在成熟的岳母身上,双方融洽无间,体液交流。

我的动作越来越大,岳母的反应也越来越激烈,她迎合著我的动作,口中发出像喘息,又像哭泣的声音,她的脸像血一样殷红,从体内发出的热气一下下打在我的脸上,促使我更加努力的挺动著。

在剧烈的活动中,我看见她的眼睛从迷茫中复苏,充满了不可置信,她的身子一度变得僵硬,然后用力挣扎著,扭动著,但在我强而有力的统治下,终于变得绵软,继而再度迎合起。

舔去眼角的泪液,看著她重归混沌的眼睛,我知道,我已经征服了她。

我就像天上的雷神,居高临下,用至大刚猛的雷霆不断击打著下界试图度劫超脱的女妖,我要打碎她们的意志,砸断她们的筋骨,把她揉进我的身体。

此刻我感到从未有过的坚硬,这全然不像我和女友深入交流时的情景。女友总是柔柔弱弱的,声音也是细细轻轻的,动作更近似一种被动的接受,而非主动的交流,这曾是我的遗憾,但现在,在她亲爱的母亲身上,我终于得到了满足。

我拼尽全力,向那胴体的深处顶去,岳母口中“啊”的一声叫了出来,她身上敞开的衣襟已经彻底被汗水打湿,胸脯上、丰挺间、柔软平滑的小腹上已经到处都是汗珠,它们不断涌现,汇聚成溪流,沿湿了我和她,打湿了床单,还流向幽深的芳草间。

我在岳母身上驰骋著,双手紧紧抓住她硕大丰挺的乳房,按住她似要跳起的扭动著的躯体,不时向更深处的柔软顶去。

这就是岳母的身体,我可爱的女友曾从她的花径里出生,吸食著她的乳汁,在她温暖的怀中成长,现在这一切都用于我了,再不是虚幻的臆想。

我顶住花径深处的软肉,扭动著腰,似要旋转钻动一般,那种磨擦紧逼的感觉带来一阵阵让我寒毛耸起的酸意,岳母的表现更是不堪,她在我的压制下挣扎著,喘息的声音愈发剧烈急促,她的身子仿佛著了火,脸和脖子遍布晕红,美妙的胸脯波涛汹涌,起伏不定,下面的玉门却仿佛失禁一般,粘滑的液体把我们紧密连接的部分全部打湿,床单也湿透了一片。

我按定著她,顶住深处的柔软不放,强忍著蚀骨销魂的酥酸感觉坚定的磨擦著,钻动著。

我看著岳母的双眼翻白,分泌出的口水流出嘴角,看著她丰盈的乳房在昏暗中

跳动著,直至下体一热,潮水喷出……

第二天上午。

“妈,昨天睡得好吗?”

推开我和女友卧室的门,看见岳母坐在客厅发呆,我若无其事的道。

“啊”,岳母的身体似乎抖了一下,却没有别的反应,只是呐呐的道:“还行,不错。”

“那就别急著回去,多住几天吧。”我盯著岳母的眼睛说,“你女儿说最喜欢跟妈妈一起睡了。”

岳母默默无语,她的头发垂下来,挡住了我的视线。

我洗漱完,吃掉了早饭,拿好工作需要的物品,正要走出门去的时候,听到岳母细细的说了声“好”。

我蓦的回首,看到岳母窈窕丰腴的背影,她正低头收拾著我用过的碗筷。

我微笑著,走进了清晨的阳光中。

我知道,未来将会很快乐。

如果回到从前……我确信,我的人生已经进入一种持久的幸福之中。

“小妹,晚上出来一起吃个饭怎么样?”捏捏前台小妹的翘臀,我调笑著。

“经理讨厌啦——”,前台小妹的声音很甜很娇嗲。

我大笑著走出写字楼。

“我怎么会有时间跟你虚度光阴呢?小傻瓜。”我懒懒的想。

任谁家里有两个可口的美人等著,都会跟我一样想吧?浪费时间在路边的野花身上?脑子功能不全者才这样。

我的享受没有人可以体会。

每天家里都有人候著,这个“人”的数目是二,而且质量很高:家里是主妇,床上是荡妇。而且,是母女哟。

谁会知道我的幸福呢?

前几天,老同学聚会,大家拿各自的经历出来显摆,沉默不语的是失意者,滔滔不绝者是得意者,豪车靓装的是人生赢家,还有带著不自然的笑容,四处周游搭话的屌丝。

我呢?以上几种都不是。

其实我认为,我才是生活的胜利者。

因为我比任何人都更接近幸福的本质。

我不缺钱花,有房子住,有车开,工作顺利,身体强健——你看,我根本没有什么特别需要的。

当别人在得意洋洋的攀比互喷时,我脸上带著和煦的微笑,心里冷冷的鄙视著他们。

他们所有的一切,在我看来都不值一提。

你们有什么?

成箱的钞票吗?它们能使你得到真正的满足吗?

宽敞的别墅吗?夜里睡觉不要感觉太冷清哟。

官僚的权位吗?小心,不要哪天站错了队,一不小心摔得粉身碎骨。

你看,他们的一切都不值一提。

这些无聊的人,执著于一些虚幻的光环之中,肆意的浪费著自己的时光,他们以为自己得到了想要的,却全然不知自己错失了什么。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