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破阳】3跟成熟美妇破处的趣事(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拉倒底部可以下载安卓App,不怕网址被屏蔽了

          作者:梅佑仁

          字数:5101

          20210717

          章三

          我的心突突直跳,面皮起麻发硬,还未仔细感受当中触感,只听得:

          “陪你把沿路感想,活出了答案!”

          突然间,手机响了,在如此僻静的地方极为震耳!我倏地站起身,灵台瞬间清明,惊慌失措地在裤子里掏了好几次才成功把手机拿出来,心卜卜地跳,一看,新加坡的电话。

          我瞥一眼躺在地上的伍姨,见她丝毫不动,稍微缓口气,继而愤怒,哪个骗子打的骚扰电话,没把我吓死!

          不过这通电话倒是让我冷静不少,我现在有点晕眩,眼前的一切都是真真切切,伍姨半裸的躯体,圆润的大屁股在空气中格外地炸眼,我不敢再直直地盯着看,赶紧把裙子翻下来,省得自己再次兽性大发。

          豆大的汗珠顺着额头,划过眼角,沿着脸颊,在下巴处慢慢坠落,最后,掉到地上,碎成无数水珠,被炽热的路面蒸干,不留痕迹。

          就半盏茶时间,我的喉咙就发肿发痛,很不舒服,我现在这气血这么旺盛吗?明明四天前刚用“肉灵芝”泄火来着……男人嘛,用手伤身,又没女朋友,那就用点儿器材减少对二弟的损伤,还能练练敏感度,就是这价钱小贵,我当初心疼好几天,当然用完了后第一反应就是值了。

          此时斜阳西垂更甚,阳光射进桥洞,金黄的光亮充斥在这一片小天地,伍姨如蛇一般妖软的身躯沐浴在光洋里,蓝裙上点缀着的暗花金丝镶边熠熠生光,别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妖艳。

          伍姨这时又翻了个身,姿势变为正躺,我由上方俯观她脸庞,她不像邓姨那样显得年轻,还是能看出岁月催生的点点细纹,但俏丽的嘴鼻轮廓、轻合的眼睫与艳美的双颊,还有平躺下依然起伏的双峰,依然证明她成熟的魅力。

          光芒灌进脏乱聒噪的桥洞下,无数粉尘显形,纷纷微颤,仿佛是另一个天地,将伍姨这位美妇沉睡的身躯衬得如凋亡一般,但这种诡异的美感下,却弥散着让人窒息的激烈气息。

          我默默地把手机调成静音,然后缓缓蹲下身,打量着伍姨丰满娇美的身材。内心向往女人身体的渴望终于按捺不住,寂寥的大地,桥洞之下,四下无人,眼前的女人已经睡死,冷静?去他娘的冷静。

          可是下定决心后,我却开始泛起嘀咕:真的要占有伍姨吗?对于我这种有色心没贼胆的人来说,真的不敢。我不敢说我是个好人,可我长这么大还没干过真正的坏事。

          这真的是件坏事,但在天时地利的条件下,在压抑了这么多年熊熊欲火的炙烤下,我顾不得那么多了。不知道多久才能真正见到女人的身体,过了这个村就没那个店了。

          我蹑手蹑脚地在她身边窜来窜去,迟迟下不定主意,期间想要动手,却还有些不放心,又蹲到她身畔,垂视了一会儿,见她整个人又翻身趴着,随后呼吸均匀,纹丝不动,我暗想:要不再看一眼屁股吧。

          她穿得是宽松款的百褶裙,长度刚到膝盖,很好撩,轻轻把她双脚分开一点,然后撩起裙子,让人眼馋的大屁股再次暴露在阳光下。

          刚刚是意外触碰到这两瓣媚肉,现在一切尽在掌握之后,又不自觉地紧张起来,情欲和慌张两种情境交战,激起满身轻抖,不能自已。

          “死就死吧。”我一咬牙一闭眼,伸手就摸了过去。

          又是熟悉的触感,因为天热,臀丘上还有微微的汗液,更显得光滑。我开始重复最开始的动作,小心翼翼地在臀丘上轻抚,抓摸。

          触碰到伍姨臀部后,那种紧张慌乱的情绪逐渐烟消云散。就跟以前考试之前紧张,而进考场之后却冷静下来一样,由紧张而导致的各种生理反应也在逐渐消失,而内心的欲望也愈燃愈烈。

          轻轻一贴,便是一手滑腻,随着抚动,在臀肉上摩擦,更觉舒爽;按住微微一抓,跟抓棉花套似的绵软,进而用力一捏,如同抓住结实的果冻,弹性十足;最后大力一握,简直似在抓皮球,深陷臀肉的手掌受到轻微弹力的阻碍,反而握得更充实,随后陡然一松,臀肉几乎瞬间恢复原状,留下的红印也在呼吸之间轻松淡回原色。

          几个来回后,我找到了其中的乐趣!机械性地重复这几个动作:贴,抚,抓,捏,握,松……原来,女人的臀部是可以这样亵玩的吗?

          我已经不满足于臀丘那一小部分区域,便开始大肆地侵袭。现在的我,就跟撸猫似的,这抓一把那捏一把,只不过我手下的不是猫咪,而是臀瓣。

          掌心在光溜似西瓜皮的左臀瓣来回摩挲,明知一手根本握不住那肥硕的臀瓣,还是极尽伸展自己的手,让手的每一寸地方都深陷绵柔的臀肉,然后死攥着一大团软腻,然后轻轻左拧右拧,手指周围都是被挤出来的褶皱,然后猛地一松手,静静看臀肉泛起短暂急促的“涟漪”。

          我感受到自己的鼻息火热,因为热气都喷在自己的上唇,这才是风韵犹存的熟女,熟透了的身材!只揉一边是完全不满足的。我调整位置,跪跨在伍姨两腿中间,就可以揉弄她整个圆臀了。

          眼前的圆臀仿佛被施了魔法,诱惑我赶紧去拥有它,把握它!而当两只手颤巍巍地抚上两片臀瓣,随后大力一握!这种舒适感比刚刚还要强烈数倍,这才是真真正正地“玩屁股”!

          稳住激动的心情,我开始在整个圆月臀上揉搓,捏弄,揉面式,洗牌式,挤挤压压,柔软的臀肉在我反复揉搓下变成各种形状,并染上一抹暧昧的淡红!

          秀色,便怡人可餐,口干舌燥之下,我颇有一种品尝这肥美肉臀的冲动。说干就干一直是我的优点,马上伏底身体,把唇凑到左侧的臀丘上,刚想一口咬下去,却突然想起一件事。

          我不在的时候,这屁股可能爬过不少苍蝇啊……再一想,伍姨可能上完厕所擦都没擦就睡着了啊……那我还怎么去抚摸她最隐秘的地方?

          我浑身打个寒颤,应有的激情冷却了几分,然后转身飞快地冲上大地,然后窜上土坡来到桥边……我还买了包湿巾啊,哈哈哈哈!诶我天,今天要是不满足一下自己,就白费这天时地利和人和了!

          在桥边呼吸一下新鲜空气,没办法桥下实在是太味儿了。我倒是想把伍姨扛起来进我家玉米地上下其手,但是缺点也很明显,万一出来碰见人了,你怎么解释?伍姨喝多了进玉米地了,我发现了……本身玉米地就被某些文学作品添上一道野性情欲的色彩,你这么解释谁能信啊!还不如就在桥下,出来的时候说伍姨喝多了进桥洞了,我上厕所时候发现的,你看,这就合理不少。做事情,一定要谨慎!

          把整包湿巾拿上快速回到桥下,顺便把伍姨的身体往桥洞里拉一拉,万一有人在桥上往下看,直接就暴露了,还是那句话,做事要谨慎,这种见不得光的事儿,更得谨慎!

          迫不及待地抽出纸巾,把伍姨的两瓣屁股擦得干干净净,把腚沟仔细擦了一遍,当触碰到那道神秘的裂缝时,火热的欲望继续攀升,我要把最神秘的地方留到最后。期间伍姨抖了好几下,估计是湿巾有点凉,受不住吧。

          看伍姨并没有醒来的迹象,我放心地凑到她的屁股后,轻轻地亲了上去。

          “嗞……”被湿巾擦完后的臀肉滑滑的,湿湿的,我伸出舌头,开始在丰臀上舔弄了起来,打着圈画着圆,第一次品尝,越舔越疯狂,我开始用舌头顺着丰臀最隆起处长长地一舔,整个扫过伍姨的臀肉线条,大开大合。

          如果伍姨能给点回应就好了,我挺想听到女人被我的舔弄下发出愉悦的呻吟,可惜她睡死过去了。

          伍姨的屁股就像大了好几号的浑圆肉感排球,我逐渐上头,又亲又摸,为了把臀部的嫩肉巨细无遗地全部吻遍,我激动地扳开了紧凑的两瓣臀肉,股沟内的嫩肉比外围白了好几度,就像桃子中间的缝,只不过现在这个巨型大肉桃的缝是白色的。

          屁股里外都被我擦得一干二净,所以我就不再嫌弃,迫不及待地伸出舌头,在两边半球的内侧扫过。

          “嗯~”前方突然传来一声娇柔甜腻的呻吟,手里的臀肉陡然绷紧,我再一次紧张起来,不是吧,伍姨被刺激醒了?

          我的喉头发紧,停止了所有动作,蹑手蹑脚地站起来,悄悄走到她身旁,只见伍姨的面色还是那么酡红,丰润的嘴唇微撅,嚅嚅地不知道在说什么,也没有声音。

          好险,好险……幸亏她没醒,虚惊一场之后,我又开始趴在丰臀上大肆地吮吸,啃咬,亲吻,嘬得“啧啧”直响。

          亲吻舔弄整瓣屁股的同时,臀瓣内侧我也没有放过,再次扳开两个球形臀瓣,不可避免地目睹褐色的花门被抻开,艳红色的花洞欲遮还羞地暴露出来。

          但我不是个重口味的人,所以本能地选择避开菊花,除此之外整个屁股我都舔了个遍,屁股的紧缝处都被我的口水浸满,有的部位甚至光亮亮水淋淋的,场景十分淫靡。

          呵呵,不管了,前菜吃完,就该上正餐了。我把伍姨裙子撩下来,助她翻个身,再把裙子前摆撩起来,令伍姨的私密之处暴露在我的视线里!

          我本以为40来岁的女人应该是森繁叶茂,覆盖住整个阴阜,没想到却是坟丘之毛,软而稀疏,几若无有。

          伍姨46岁的阴户居然还是那种娇嫩状,微呈粉嫩,那色泽只略略晕布扩散到周遭,这道狭长的粉色几乎便是她整个阴户的形状。

          阴唇吐蜜贲凸,并不外翻,层叠拥簇,宛如缀生起多余的松唇软肉,显得绵泄骚肥,似乎把二弟往上一放,不须用几分力便可一挺入膣腔磨擦。

          我欲火如焚,阳根快要爆掉!便把短裤褪到膝盖,扯开内裤,一根15厘米的暗红色的阳鞭直接弹了出来,上面筋络暴起虬曲,一路蔓延到阳袋,卖相上有点狰狞……十年撸龄,当然不能跟稚嫩的到一点元阳未泄的童男根相比。

          我火急火燎地再抽出几张湿巾把我的二弟好好擦拭好几遍,又专心地把伍姨的私处再次深入地清理,期间我伸指略一拨触,花唇竟翻露水光,如晨叶带露,原来伍姨居然情动了!可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不管那些了,我忍不住了,这种淫靡的场景实在让我欲火难耐,我已经迫不及待地想一探幽境。

          我不是想在伍姨的身体里结束我的处男生涯,我就是——放进去一下,对,感受一下女人的滋味如何,没错,然后就马上出来。

          龙头轻轻抵住秘洞之口,根据多年高清无码的经验,稍微一顶,便陷入那娇软的花唇包围之中,一股温热轻轻噙住我,令人好生舒适。

          我继续轻探轻入,花瓣软软地朝四向叠开,只觉有些宽松,并没有我平时用的“肉灵芝”那般紧致,于是不再慢动,而是用力一挺,直接深入壶底。

          可这一下让我登时打了一个颤,没想到啊,里面居然别有洞天。本以为伍姨上了年纪,秘洞已经宽松,等我一刺中地,才发觉是春水泱泱起到了极致润滑,内里膣肉更是嫩到极处,进去之后那惊人的褶皱顿时盘附二弟,一股无可名状的嫩咬立刻沿二弟周身纷杳而至,让人长嘶一声,只觉飘飘然。

          我闭上眼睛,努力感受着非一般的快感,尽管我历经“肉灵芝”的锻炼,可是一遇到实物,还是非常奇妙的实物,阳关隐隐有些不稳。我知道若是不赶紧抽出来,必定坚持不了多长时间,可是又舍不得……我就这么纠结啊。

          最后我还是轻轻一抽,“波”的一声,她穴口微敞,密洞一现,瞬即密合,一如我从未进去过一般,太神奇了!

          要不……我再……再试一下就好,试一下吧。

          忍住刚刚精关不稳的冲动,平静下来后,用龙头拨弄几下松软的阴唇,深深一戳,根茎陷没,故地重游。虽说只弄一下,可随着身臀一动,我忍不住地轻快抽提,一连闪了数个来回,搅起“啧啧”淫响。

          之前还担心被诬陷偷看女人上厕所,担惊受怕,现在可好,化身色中饿鬼,直接本垒打,不管不顾,也不怕社死在外,也不怕牢狱之灾了。

          我戳得兴起,渐入酥境,发狠地深深耸了几抽,正待遵循真香定律,抛开一切,肆意大弄,忽然上面传来两声鸣笛!

          “嘟!嘟!”

          这两声他妈的差点就把我吓萎了!只听有人在唤我:“皓则啊,你在下面吗?”

          卧槽,是邓姨!刚刚只顾着享受,连桥上都动静都没察觉到!我急忙退出伍姨体外,裙子往下一翻,跳着把自己的裤子一提,迅雷不及掩耳之响叮当之势,扑在伍姨脚边把她的内裤挂在她的腿上,最后把地上的湿巾向东用力一扔,扔进桥洞另一半的刺儿丛里,将一切掩饰工作做好!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