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姐、丫鬟与我】 完(1/3)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作者:蔫不唧

          字数:5578

          20200527

          夜,寂静无声,整个大地都沉浸在一片安宁与祥和之中,就连四周的狗也没

          有一丝声息。

          话说,这是一个月朗星稀的夜晚,明媚的月光投射在大地上,带来了满地的

          银辉与斑驳的阴影。

          我穿过几道回廊,悄悄地走向东家小姐的闺房。仗着在这里扛活多年,早已

          熟悉了主人家整个院落的布局与虚实。

          小姐的闺房在正房的二楼上,我才走近楼梯口,就有黑暗中一双热乎乎的小

          手,将我拉住。

          通过那软乎乎的触感,还有那股熟悉的体香,我知道拉住我的人是谁。

          这双手特别的柔若无骨,才一接触,就传来了一股股软绵绵的热力与温情,

          还有那若隐若现的香味,刺激得我的心剧烈地跳动了起来,心里一热,顺势一把

          抱住了手的主人,跟着就在她那软乎乎的身体上乱摸了起来,摸了几把后径直来

          到了她那鼓胀高耸的胸脯上,尽情地揉搓起她那两只丰满的乳房。哇塞,这妮子

          才几天的功夫,那乳房好像是又胀大了不少,沉甸甸的。

          不一会,姑娘的嘴里开始了惬意的轻哼,身体发软,一股脑地靠在我身上,

          只有两只手抱着我的头,将热乎乎湿漉漉的嘴唇没头没脑地在我的脸上乱亲了起

          来。

          我只感觉自己浑身冒火,胯下的那话儿也在蠢蠢欲动,胀鼓鼓地翘了起来,

          话儿头痒痒的实在难受,于是,一阵冲动,一把将姑娘按在墙上,用自己挺立起

          来的话儿,拼命在姑娘柔软的小腹上乱戳着。

          怀里的姑娘似乎也动情了,将我紧紧地抱着,用她那高耸的胸脯,一个劲地

          在我的身上磨蹭着。

          我喘息着,一边乱戳,一边伸手进她的衣服,在她滑溜溜的后背上拼命地乱

          摸揉捏着。

          也许是我的摸捏惊醒了她,姑娘大口地喘息了几下,然后推开了我,颤着声

          说道:你不是还要为小姐治病么?那可耽误不得呢。

          听到她的话,我才有几分清醒,但依旧心不甘情不愿地又在她的奶子上抓了

          几把,才放开了她,嘴里依然大口地喘息着。

          稍歇,我们踏上了楼梯,经过一段路程后,只听得吱呀的一声,一道房门打

          开了,接着又被关上。

          屋里没有点灯,黑蒙蒙的,只有月光透过窗棂,带来了几许光亮。

          拉我进屋的小手将我带到一张床前,然后轻轻地娇笑了一声,又悄无声息地

          退出了房间。啪地响了一声,房门,关上了。

          借着月光,我看清了床上躺着的是一个俏佳人,她正是主人家的大千金——

          月茹。

          月茹今年十六岁,正值春花烂漫之际,平素也不得多见。但巧的是,一天下

          午,她随着丫鬟小静到后花园游玩时,突然尿急,于是走到一丛玫瑰花后小解。

          就在她要解完的时候,突然尖叫了一声,裤儿都来不及拉上,就跑了出来,一边

          跑一边惊慌地喊道:小静,救我,快救我!

          也是巧了,这天恰好我正在花园里收拾花木草坪哩。正在忙活之时,就见小

          静跑了过来。

          小静大约二十来岁,人长得身宽体胖,圆圆的脸蛋,好似银盘一般,笑起来

          眯缝了眼,尤其是走起路来胸前一对丰满的大馒头似的乳峰上下跌宕起伏着,分

          外的诱人。我早就看上她了,只是苦于没有机会接近。

          小静跑到我的面前,叫道:大哥,你去看看,小姐被蜂叮了,正在哭哩。

          会不会有生命危险呀!

          听着小静的说道,我仿佛看到了一扇大门,正在向我打开。于是随口说道:

          哦,这个呀,那说不定呢,要看叮到的部位。

          接着我问:小姐被叮了哪里?

          小静红着脸说:是小姐的那里。

          哪里?

          嗯,就是小姐的那里。小静再次羞红了脸蛋。

          看着身边垂涎多日的美女,我抬起手,在她高耸的胸脯上摸了一把,嘿嘿地

          笑了:是这里吗?

          小静的脸蛋刷地红了,抬起手啪地打了我一下,同时说道:不是。

          看着羞涩的丫鬟,我感到无比的快意,嘻嘻笑着说:那看看小姐去。

          我们来到了小姐呆的地方,小静低声在小姐耳边嘀咕了几句,小姐抬起头看

          了我一眼,脸一红,又快速地低下了头去。

          小静看了我们一眼,笑了笑,走开了。

          小姐沙哑着嗓子问我:你真的可以治?

          我忍着笑,鼻子里嗯!了一声。

          接着说:不过,你可要照我说的去做才行。

          小姐快速地又睥了我一眼,然后点点头,低了下去。

          那让我看看被叮的部位。

          小姐的脸蛋唰地一下红了,扭捏了半天,才哆哆嗦嗦地解开了裤子,然后,

          背对着我躺在草坪上。

          哇塞,好一团雪白的肉团呀,就呈现在我的眼前。那肉团,粉白细腻,好像

          是做元宵的糯米粉,在灿烂的阳光下,发出了炫目的光彩。我呆呆地看着,心里

          一阵阵地颤动着,多美的妙人儿呀。

          我按捺着剧烈的心跳与口干,在小姐屁股蛋上下到处端详着,但看了半天也

          没有找到被咬的伤口,于是我颤抖着声音问道:伤口在哪里呢?

          小姐羞红着脸,低声说:你眼睛瞎啦,在屁股上。

          我又仔细地看了看,才发觉那雪白的屁股蛋上,靠近中间,确实有一小块稍

          稍红肿的地方,但不仔细看,还真地发觉不了。于是,我凑近了小姐,伸出手在

          那粉嫩的肌肤上按了按,小姐在我手指触到的时候,浑身颤抖了起来。

          我对着小姐说道:你的这个病,要赶紧治疗,要不,一旦毒液进入你的五

          脏六腑,轻者容貌变丑,重者要了你的命。

          小姐听到我说,颤抖着声音说:我不要变丑,宁愿去死。

          于是,我偷笑着说:那我为你治疗吧。呆会不论发生什么事情,你都不要

          叫才是。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