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玉道无绿版】序(1/3)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原作者:陌上昏鸦

          修改作者:风丝细雨

          字数:5775

          20200525

          白玉道这书本人很是喜欢,估计有一部分人,包括本人,觉得这本书有一

          点点不完美,不完美之处在于有一点点绿和没有完结。本人保留这本书绝大部分

          剧情和人物设定,在绿的基础上作出一些修改。先发几章看看读者感想,如果不

          喜欢就不更新了。

          纷飞的大雪已经下了五个多月了,塞外的天气就是这样,要么大旱,要么洪

          灾,在这种天气下成长起来的汉子们,性子激烈粗旷。

          这种性格在酒楼里展现的琳琳紧致,门口的店小二在门前抖了抖棉袄上的落

          雪,整理了下头上的帽子,往酒楼里走去,他刚刚帮客人安顿好了马车,嘴里还

          抱怨着马车太重,不过抱怨归抱怨,刚来的客人却不敢怠慢了,怕老板娘一会知

          道了,找了理由克扣那本不多的工钱。

          小二弯腰走过去,已当小二多年来的经验让他不自觉的去观察刚才走进来的

          客人,穿着打扮都很贵气,伺候好了还能得到赏钱,即使没有赏钱,也不会惹来

          一身祸。活在这种阶层的人,可以不会来事,但不能不会避祸,尤其是塞外这种

          地方,那些祸从口出的事件见多了去了。

          一阵清脆的铃声在耳边响起,随着大门的打开,只见一双白玉一样的脚丫子

          迈了进来脚脖子上还挂着一串铃铛,大部分人的眼光已经被这双秀气的脚丫吸引

          了,可善于察言观色的小二却注意到了,每个铃铛的上面可都镶嵌着宝石,而且

          每个每个铃铛都有不同的纹路,上面还有一根根细链子,细细的链子,打磨精美,

          围绕着玉足和十根脚趾上的指环链接在一起,脚脖上细密的机关暗扣虽然他不懂,

          但也知道,这样精美的东西,可不会拿假宝石衬托。

          那女的生的真是美,只在门口看了一眼就差点勾去了他的魂,一身紫红色的

          袍子,裁剪的恰到好处,就是后面开的太大了,都隐约露出了臀沟,旗袍到小腿

          中部,不过却从旁边差点开叉到了大腿根部,一双白嫩丰韵的美腿走动中,从两

          腿细缝中看去,大腿根部漆黑一片,估计蹲下能看见里面的风景,不过他可没胆,

          别说蹲下,仔细看都不敢。

          这样的女人,见到过就算是三生有幸了,看她脖子上的项圈,就知道已经是

          别人的禁脔了,能护住和让她归心的这种种女人的主子,不是他能招惹的,那女

          人进了屋就走到靠着窗边的桌子旁,招呼他过来把板凳桌子仔细打扫了一遍。

          但不开眼的哪里都有,程庄府上的二爷估计酒喝高了,今天来了兴致,就要

          找点乐子,平时可能会喊他过去欺弄一番,或者是故意找茬把老板娘喊过去戏弄

          戏弄,老板都会主动避让,毕竟这个小破城,都是程家照的。

          程家的二爷来调戏你媳妇那是给你面子,老板也出于无奈,这天高皇帝远的

          地方,地方的军阀就是大爷,程家的的老爷子可是给西北川的将军家当了多年的

          管家,就是大将军见了也会颇为尊敬的喊声程叔。

          当然,小二也是听程二爷说的,可他看到城主对程家的态度,觉得也是八九

          十离十。

          这天程二爷可是看到了好乐子了,在小二擦桌子的时候,程二爷渡着步子走

          来了。

          美人,哪家的?怎么没见你主子呢?这样抛头露面可不好,去本二爷府上,

          二爷先替你主子照顾你。程二爷淫笑着说完就去拉那女的手,女人轻轻侧过,

          手腕一翻,躲过去了二爷的爪子。

          程二爷精神一振,哟,还是练过的,二爷眼光可毒着呢。

          程二爷说着,也不急着动手,左手伸到那女的胸前指指点点看这形状奶子

          应该不小,没穿内衣,还能保持着如此圆润挺拔,一看就是在这里面下过功夫的,

          说着就要去拉女子项圈上垂下来隐末在衣服里的链子。

          程二爷这下已经用上了军队里的擒拿术,毕竟沾自己父亲的光,手上还是有

          两下子的,可女人还是轻松躲过。

          程二爷楞了一下,周围的人见了,赶紧给程二爷烘托气氛这小皮娘,胸前

          的两粒小葡萄都立起来了,快让二爷摘了吧。

          是呀,估计这对奶头是连到脖子上的链子上,估计被她家主人穿了环。

          看着白大腿,二爷,可别让她夹的精尽人亡啊

          骚货,装什么装,二爷可是一夜七次郎吧!

          程二爷带来的那群小泼皮,谩骂着,羞辱着,剩下的客人都如狼似虎的看着,

          当前也有一些眼光亮着默不作声,至于他们心里的打算鬼知道。

          小二当是距离比较近,那女人一动起来,有股潺潺的奶香飘过来,女人听到

          这样的谩骂,眼神像是突然回过神,远远的大眼睛眯起来,媚眼如丝,程二爷看

          着腿都软了,肉屌一下就立起来,顶出个小帐篷。

          朱唇轻启奴家蒲柳之姿,没想到能入各位大爷的眼,今被二爷垂怜,深感

          欣慰,二爷的朋友同情搭理,讲义气,效仿对奴家品头论足,奴家感激不尽。

          说着女子屈膝弯腰盈盈一拜,给人很真诚的感觉,礼毕后继续说道:能得

          各位赏识,自是应当自荐枕席,怎奈一身贱肉已属他人。

          说着轻抬玉足,上次就是因为被一喝了酒的和尚摸了下小脚,就被主子以

          链束脚,万般折磨,奴家整整三天都没法走路,更是被罚在这幽地赤脚开路,充

          当斥候,以足印为记,给后面的主子探探路。

          说着,声音竟然有些呜咽,闻着的人心里也被勾的一紧。

          这天杀的主子,竟然这般对待这美人,连程二爷都瞪大了眼睛,仔细听着女

          人的述说,整个酒楼都一片肃静。

          女子略一停顿,眼中鄙夷之色一闪而过,媚声说道:刚刚二爷手指对臣妾

          做着指点,本是理所当然,可臣妾却不好回去交代,今留二爷手指一根,连着一

          身贱肉到时一起在主子面前发落,到时主子觉得妾身处理不周,兴许还会把妾身

          赔给二爷呢。

          话落,只见一丝剑吟,却不见宝剑,二爷的一根食指,已经合着剑光,应声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