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华山争雄】2(1/3)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拉倒底部可以下载安卓App,不怕网址被屏蔽了

          作者:frogyes

          字数:5884

          20200628

          胡九不识来人,当下一抱拳,在下胡九,敢问有何贵干?

          一昆仑奴跨步向前,瓮声瓮气道,奉主人命,试试你的刀法。

          这几日胡九遇了太多讨教武功的,胸中豪气陡升,单刀一指,来吧!

          那昆仑奴也不客气,含胸收腹,一拳击出,拳风凛冽,胡九刀锋一转,直取

          来人手臂,昆仑奴竟视而不见,跟着另一拳,拳风更盛,胡九见昆仑奴如此悍勇,

          只得使了招怀中抱月,用刀身封住胸前要穴,昆仑奴双拳正中刀身,啪的一声,

          胡九只觉劲力势不可挡,倒退了三步才稳住身形,大惊之下,不再进招,肃然问

          道,尊驾何门何派,报个名号吧!

          此时胡氏夫妇与众弟子闻讯而来,那昆仑奴咧开大嘴,指着自己的鼻子笑道,

          我是四,后面的自然是一二三了。

          胡九自然知道不是真名,见同门都来助阵,断不可示弱,索性揉身上前,尽

          使平生所学,刀光如电,将昆仑奴罩在一团寒气当中,转眼二十招已过,饶是胡

          九刀快,却伤不得昆仑奴一根汗毛,胡云飞心头雪亮,知道徒弟远非敌手,咳了

          一声,九儿退下!

          胡九纵身跃出,头上大汗淋漓,惭然道,弟子学艺不精,给师父丢脸了。

          胡云飞摆了摆手,取过惊神刀,迈步向前,洛阳胡云飞来领教阁下神功!

          洛阳神刀出手又是不同,便如一团雪光滚向昆仑奴,四连退七步,秦红棉见

          夫君占了上风,喜上眉梢,众弟子更是齐声呐喊,四猛地止住退势,不知从哪里

          抽出一柄巨斧,腾身跃起,大喝一声,开!

          一招盘古开山,雷霆万钧劈向胡云飞惊神刀光,刀斧相交,一声巨响,再看

          洛阳神刀,面如金纸,哇地喷出一口鲜血,惊神刀竟被震断,秦红棉与胡九等人

          大惊,待要上前救人,一直在轿旁站立的昆仑奴中一人,猛地断喝,众人只觉耳

          中炸雷一般,血气翻涌,纷纷栽倒,不省人事。

          不知过了多久,修罗刀秦红棉悠然醒转,周身却无法动弹,默运真气,发觉

          要穴被制,连冲几次,都徒劳无功。睁开双目看去,竟身在一处香帐之中,被褥

          绵软,幽香扑鼻。不远处一张虎皮牙床,半卧着位白衣少年,俊美近妖,秦红棉

          平生自负美貌,可与这少年相比,着实逊色三分。那少年身旁偎着位妇人,容颜

          极美,黛眉紧锁,满面愁云。秦红棉惊疑不定,你……你们是什么人?我……

          我夫君何在?诸弟子何在?

          走进一个白衣侍女,点起薰香,走到秦红棉面前,夫人,尊夫受了点伤,

          正在调理,我家主人有令,只要贵派投入主人麾下,自不会有事。

          秦红棉与胡云飞青梅竹马,同门学武,恩爱二十余载,持宠而骄,性情甚是

          火爆,此时虽受制于人,仍不肯低头,破口骂道,邪门歪道,宵小之辈,我胡

          氏名门正宗,你要杀便杀,要剐便剐,啰嗦什么!

          说罢紧闭双目,寻思着如若受辱,便咬舌自尽,以全名节。

          主人还说,夫人若有轻生之念,便将你门下弟子尽数凌迟,让你夫君求生

          不得,求死不能,受遍人间之辱!

          秦红棉想及伉俪情深,又有亲子一般的胡九,锐气顿时折了七分,那白衣少

          年拿起夜光盏,慢慢饮下殷红如血的美酒,眸子中闪动着异样的光芒。侍女见修

          罗刀不再言语,动手去解美妇衣物,秦红棉大惊,厉声叫道,你们……你们要

          做什么?淫邪之徒,我做鬼也饶不了你们!呀!

          没几下衣物剥去,露出一具粉雕玉琢,诱人至极的胴体。秦红棉年近四旬,

          但多年不经风雨,又未曾生育,保养甚好。肌肤白嫩,一对大奶丰满挺拔,肥臀

          鼓胀,腰细腿长,胯下芳草萋萋,牝户红艳嫩腴,玉门紧锁。美妇不知要受何淫

          辱,急火攻心,晕了过去。侍女将秦红棉周身擦拭一遍,涂了些许薰香,平放在

          榻,覆上薄纱,随即退下。

          不一会儿,昆仑奴夹着胡九走了进来,送至帐内,除去衣裤,把赤裸的胡九

          压在秦红棉身上,运指如风,在美妇身上连点数下,起身垂下幔帘,对白衣少年

          点了点头,也退了出去。

          修罗刀秦红棉悠悠醒转,顿时发觉身上压着一人,大骇之下定睛一瞧,便如

          五雷轰顶,近在咫尺的男人竟是自己视若亲子的爱徒胡九,不禁厉声呼喝,畜

          生,畜生!

          却听帐幔外有人说道,他目不能视,耳不能听,你再高声也是徒劳,若惹

          恼了我,便把你夫君带来,看你的丑事!

          美妇又恨又怕,乖乖闭上了嘴,这才发觉胡九虽赤裸全身,但一动不动,想

          是被人制住,略宽心了些。

          且说胡九,虽被封了视听和要穴,心下却明白,朦胧间只觉身下多了一具女

          子胴体,香馥馥,滑腻腻,两团丰满的软肉顶着自己的胸膛,舒适无比,暗想这

          定是妖人的奸计,切不可中,虽运不得真气,但保灵台一片清明,苦苦与这无边

          诱惑相抗。

          盏茶时分,胡九忽觉腰腿处略有酸痛,经脉呈渐通之象,身下女子似乎也微

          微扭动,正狐疑间,耳内传入低语,这是我送与你的礼物,你不妨收下,好生

          享用,入我门下,名扬天下易如反掌。

          这低语丝丝入耳,娇柔异常,胡九心头震颤,暗叫,这是什么邪门武功?

          秦红棉同样腰臀禁制渐松,又被胡九压了多时,酸麻难忍,急迫地想要挪动,

          可所中禁制甚为奇特,能动的就只有那腴白丰隆的大肥臀,更要命的是,两人之

          间只隔一层薄纱,胡九软绵绵的阳物就在美妇腿间,秦红棉一动,阳物就离蜜穴

          近了一分,没两下,鲜红的肉缝就刮在了阳物上,胡九正值血气方刚的年纪,耳

          中又受了传音之术,本就相抗甚苦,这一下内外夹击,阳物轰然挺起,险些直接

          插入,秦红棉惊觉一根硬邦邦的东西顶在玉门前,似有叩关之意,心中骇极,拼

          命想要避开阳物,可细腰肥臀只能扭挪寸许,结果粉嫩肉缝就围着阳物刮来刮去,

          而阳物上下挑动,将原本紧实密合的蜜穴挑得淫唇微张,汁液小渗,美妇心如刀

          割,万念俱灰,当下便要不顾一切,咬舌自尽,以全名节,猛然间身上一轻,胡

          九已被人抱起,只留下修罗刀呜咽哀鸣。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