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青龙红凤】10-11(1/4)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作者:文学流氓

          字数:8824

          20200525

          第十章

          杨曾虎的房间格局与别处不同,外间是小小茶室,中间还隔着小书房,最里

          面才是卧室,此时中药味弥漫,丫鬟们端着盆子进进出出,几个老中医坐在茶室

          里窃窃私语,沈晨刚掀开帘子进来,就见杨曾玲急急忙忙地迎了出来,但见她双

          眼红肿,脂粉未施,发簪未戴,穿着家常的小褂襦裙,只是随便将满头青丝挽了

          个螺形,虽说没少掉泪,此时看见沈晨却又掩不住满脸喜悦之情。

          原来事先她并不知哥哥的夜袭计划,更不知沈晨也参与其中,直到早上有人

          将杨曾虎抬回来,才从众人口中得知实情。一面哀痛哥哥伤势,一面牵挂沈晨的

          下落,整个人一下憔悴了不少,方才听闻沈晨登门,也不顾母亲的训斥,直接从

          内室跑了出来。这在闺阁中属于轻薄浮浪之行,换做平常她绝不肯如此的。

          见了沈晨又觉自己举动太过孟浪,羞的低头而立,沈晨怜惜她,只不好说,

          于是道:你哥现在如何?

          杨曾铃恢复镇静,又变的不满起来,娇嗔道:你还说,这么大的事你们两

          个只瞒着我和母亲,万一我哥有个三长两短………忍不住又掉泪。沈晨连忙道:

          你哥说了要保密,那可是军令,你不是不知道,违反军令他真的会砍我脑袋。

          正说着,一个中年妇人过来道:那你也该多劝劝他,千万要拦着他做这么

          冒险的事。沈晨一看,佟夫人在丫鬟们的搀扶下跟了出来,只见她也是红着双

          眼,病体恹恹,连忙长揖拜道:晚生给姨娘请安。七柳村风俗,凡不是亲戚

          家的女眷长辈,都叫做姨娘或婶娘。

          佟夫人当年是十五岁嫁入杨府,只因正房无出,一开始是作为填房存在,后

          来正房病死,她又生了一儿一女,就被扶为正室,说起来杨方正比她大三十多岁,

          如今卧病,她的身体也不好,极少出门,不过肌肤丰泽如玉,不输豆蔻少女,眉

          稍总是微蹙,似有无限幽怨,这几年有儿子当家,她索性参禅念佛,一味玄修,

          不问世事。

          佟夫人道:我很好。原想着你那么聪明,多帮衬着曾虎,可你倒好,就算

          自己不想劝,偷偷的也要给我们报个信,我们也好想法子阻拦,如今弄成这副光

          景,叫我怎么活?他爹又一直躺在床上吃药,这事我都只能吩咐下人瞒着他,哪

          敢对他透露半句?一面说一面抹泪。

          沈晨不敢回话,杨曾玲道:这么多年了,娘亲难道还不知,我哥那脾气谁

          能劝的了他?就算晨哥儿暗地里给我们报信,难道我们劝了他就听?佟夫人一

          时无话可答,转而又冷哼道:你还有脸说你哥,昨天你跑到城墙上的事当我不

          知道,你们一个个是要气死我吗?

          沈晨见她情绪又开始激动,连忙岔开话题道:现在这情况,大夫到底怎么

          说?

          佟夫人果然平复了一些,转而道:大夫说他外伤不打紧,只是损到肝、肾

          两处要害,若是能撑过三日,或许明年这个时候能恢复一些,若是撑不过……

          沈晨连忙道:杨兄弟本是福厚之人,这三日当然能撑过去,说来这世上名医高

          士多的是,只需诚心寻找,必能寻到,到那时只需一剂良方,杨兄弟又能活蹦乱

          跳。

          佟夫人原是对儿子的病情有些绝望,明知这话是哄她高兴,也不由得心情一

          振,用帕子抹泪道:托你吉言,若是真能如此,那自然极好,我如今就这一个

          儿子,没了他这杨家还不知该怎么办呢。

          杨曾玲便道:娘亲既如此说,那这家务事该让谁管呢,今儿听侯管家说,

          流寇已退,那些战死的家丁亲属要抚恤,受伤的民壮要医治,还有农活也要恢复,

          一大摊子事忙也忙不过来。

          佟夫人道:你嫂子回来估计还要等几天,要不问问她的意见?杨曾铃道:

          嫂子是个忠厚人,只怕她被那些下人糊弄。佟夫人侧目道:难不成你还想

          掌家?你可别多想,就凭你昨儿做的那些事,我就绝不会把这个家交给你。杨

          曾铃登时泄了气,不禁有些埋怨沈晨,这人在旁边也不帮衬一句,对自己的眼色

          丝毫不理会,只是呆呆地站着。

          佟夫人又问沈晨道:听回来的人说,昨夜流贼营啸,曾虎猝不及防之下才

          被逃兵踩伤,你也在其中,怎么一点事也没?这话问的有些伤人,杨曾铃冷哼

          道:娘亲此话何意?难不成伤了哥哥不成,还得加上我们晨哥儿才罢休?

          佟夫人是世家闺秀出身,也觉得自己这话有些孟浪,只得笑道:我不过就

          是这么一问,哥儿不想说也罢。沈晨稽首道:没关系的,姨娘有什么事只管

          问就是了,且容我细细禀来,昨夜我奉杨大哥号令,与众人去烧那流贼营帐,流

          寇在沉睡中见了大火,受惊过甚就发生了营啸,足足有万余人乱奔乱跑,原本人

          潮是往城墙这边来的,未料到有流寇头目企图震慑众贼,于是当路杀人,结果人

          潮便转向杨大哥那边,这才出事。之前他嫌我笨拙,没让我穿重铠,现在想来,

          反倒是救了我一命,那双层铁甲重有八十来斤,虽能避刀箭之利,却是笨重无比,

          一碰就倒,倒了之后若是无人搀扶,绝难再爬起来,于人潮之中最为凶险。当年

          我逛徐关镇庙会,就因人潮拥挤,有人被踩死,我汲取过教训,才不至受伤,就

          这样也被人潮裹挟了二十来里路才停下,混乱中杀了一个流贼头目,夺了他的马

          匹才逃回来。

          佟夫人一向知道儿子不喜欢沈晨,嫌他出身低,怕委屈妹妹,没少抱怨过,

          没想到上战场连战甲也不给人家穿,这事做的实在有些过分。结果想害的人没被

          害到,自己反倒受了伤,这难道就是天意吗?既觉得儿子不争气,又觉得沈晨有

          些碍眼,为啥儿子就没这么好运气呢?

          沈晨见她神色复杂,也不好多说什么,于是从怀里拿出一个腰牌,递给佟夫

          人,杨曾铃在旁一边看一边念道:钦命荡寇大将军王旻强。佟夫人道:看

          来此人在流贼中官职不小,居然就这么被你给杀了,正应了那句话,自作虐不可

          活,你也算是替咱们立了大功一件。杨曾玲笑道:自己就是寇,还自封荡寇

          大将军,岂不好笑?

          第十一章

          佟夫人笑道:这些流寇,那个不是自命不凡的?比这还过分的多呢,往年

          我还听说过有什么平贼将军,安国天子,嘴上说的漂亮,暗地里干的都是禽兽之

          事。

          杨曾铃见母亲终于露出笑容,沈晨也很有出息,心中哀伤便减了许多,拉着

          母亲道:娘亲既说晨哥儿立了大功,那该如何奖赏?佟夫人正要回答,一个

          丫鬟过来笑道:若是金银,晨哥儿只怕看不上眼,依我的意思,小姐和哥儿年

          纪也不小了,咱们不如择个良辰吉日,把婚事给办了,一来给大公子冲喜,说不

          定身上的伤就好了,二来让老爷和夫人早日抱上孙子,怡享天伦,岂不两全?

          那丫鬟与别人不同,虽然梳的是丫鬟发饰,但是满身绮罗,穿金戴银,打扮

          与主子相当,沈晨便猜度她是杨曾虎的侍妾王朝云,连忙见礼,杨曾玲羞的满脸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