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龙神秀】一武侠、母子、后宫(1/4)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作者:sis989796

          字数:9438

          20200419

          北宋时期,大宋与南疆大理国交界地方乃是大宋黎州过了大渡河就是大理国

          境内,自太祖宋挥玉斧之后两国承平已久,宋理两国的官方交流只有少量的

          马匹贸易和大理国不多的入贡。但是民间却一直是私下来往不断,并且形成了不

          少商路,大理国自然愿意从宋国得到丝绸器具用物,大宋也爱买大理的药材、麝

          香、细毡,这条商路自大渡河起一直通到大理国国都羊苴咩城,这条路途中不乏

          艰险难行的崇山峻岭,水流喘急的大江大河。这条大路一路还分出许多岔路通向

          大理国各个重要城池和部落,在这蜿蜒的山路上面一支马队押送着两辆马车正在

          不紧不慢的赶着路。

          钟神秀,名字是他母亲给起的。他真的不知道为什么爹娘会给他起一个如此

          秀气的名字,还因为这个名字常常被从小一起青梅竹马的清姐姐嘲笑。

          当钟神秀长到了十六岁的时候,就被父亲带着一起去跑马帮,一年要来回几

          趟茶马道,贩运盐、铁、茶叶进入高原,再从高原带回各种骡马、药材、毛皮等。

          这时候他才了解到父亲控制了大理和吐蕃之间的绝大部分的马帮贸易,每年穿梭

          在横断山脉之间的几十个大型马帮驼队都是钟家控制的。走单帮的客商被规定不

          得多于十匹骡马,就是这样到地方后也得把货物卖给钟家在吐蕃在当地的货栈,

          再从钟家货栈进货回去大理,但是到了大理钟家就不管了,所以这条路上的单帮

          客人还是络绎不绝的。

          两年下来钟神秀这才了解到平时的那个在自己母亲面前唯唯诺诺,一副小心

          翼翼的样子,并且还是个醋坛子,只要母亲和外面男人说话有接触就会吃醋的父

          亲。就这样一个男人在茶马道上面却是一个威风凛凛说一不二的人物,如此反差

          巨大的原因只能是因为自己母亲的花容月貌和御夫手段了,钟神秀这两年来才对

          自己的父母有了个全新的认识。

          钟神秀的几次跑马帮生涯中总是会遇到和山贼火拼,虽然他一开始实战经验

          不足,但是也丝毫没有胆怯的拔刀就砍,第二次火拼的时候还砍死了一个吐蕃山

          贼,在面对跪地求饶的俘虏也丝毫不手软的用柳叶刀划破他们的喉咙,只是当晚

          钟神秀做了一夜的噩梦。再后来随着实战经验的提升,他对这套柳叶刀法的狠辣

          也是有了深刻的理解,怪不得清姐姐的母亲在江湖上面有那么多的仇家了,这套

          刀法简直就是招招致命。这也导致钟神秀两年不到手上就沾满了各个少数民族的

          山贼的鲜血,记得小时候父亲还为他练习这套刀法颇为不满,认为儿子应该修炼

          钟家的那套横练的功夫,不过当他看到现在每次我挥刀冲入敌阵骁勇杀敌的时候,

          眼中也就只剩下欣赏和得意了。

          后面父亲就对钟神秀开始大力培养了,和吐蕃大臣谈判今年的贸易量,和大

          理官员敲定今年的关税几何,都会带上儿子一起去旁听,每次事情结束都会提一

          句这个少年就是小犬云云,而有十几条条人命在手的钟神秀现在算得上是说话沉

          稳有度,一身英气逼人,再加上他的样貌一点都不像父亲那样凶恶,而是随了母

          亲长成了一个英俊的小伙子,就是这两年在高原上面被晒的黑不少,不过这也增

          添了不少成熟的气质在身上,不像刚出来的时候就是个白面小生。而这形象和气

          度立刻会被大人们满口称赞,什么年少有为,虎父无犬子之类的赞誉便会铺天盖

          地而来,而钟神秀则还会收到一样见面礼物什么的,他最喜爱的一件就是横断山

          上面的一个少民寨主送的一口苗刀,这算得上是一件吹毛断发的利器了。

          今年最后一趟进山是父亲安排钟神秀带队单独跑这一趟,到了吐蕃后就准备

          在高原过冬顺便熟悉一段时间那边货栈经营的情况,等来年开春再带队回来,这

          样就算是把儿子培养出来以后就能够独挡一面。可是天算不如人算,大雪封山提

          前了一个多月,此计划只好作罢。

          无事一身轻的钟神秀总算是可以回家看望想念已久的母亲了,并且可以在家

          中陪伴母亲待上很长一段时间了,这两年总是和母亲聚少离多,每次都是匆匆忙

          忙的三五日就要分离。母亲虽然对此事颇有微词,但是为了儿子的将来,她也只

          好以大局为重任由父亲对爱子的安排,唯一一次发火就是上次钟神秀的手臂上中

          了一箭留下的那一道伤疤,被母亲看见后,立刻把父亲骂的狗血喷头,吓得钟神

          秀没敢把背后那道刀疤给现出来。他本想在母亲面前炫耀一下自己身上几道伤疤

          算是行走江湖的证明和勇敢的勋章,这都是和父亲马帮里面的几个护卫天天混在

          一起的结果,每次酒一喝多了就各自光着膀子显摆起身上一道道伤疤,说这是男

          人的荣耀,英雄的证明,每次都让钟神秀心向往之,其实那支箭射来的时候自己

          是看清楚了箭上无毒才用肩膀擦了一下。而那弓箭手应该是个猎人出身,弓是狩

          猎用的软弓那支箭只是在他的胳膊上面擦出了一条一寸多长的口子只后就掉到了

          地上。

          这次父亲在他临行前吩咐路上务必要小心谨慎,因为随行的还有两辆马车,

          里面都是珍贵药材和和今年一年贸易所得利润的金银,就由钟神秀押运回家交与

          母亲安排。父亲则还要走一趟黎州府把三百匹马运过去和那里的大宋马商交易,

          辽夏两国在北方的虎视眈眈使得大宋缺马缺到了无法想象的地步,便每年在大理

          国边境开设马市来交易马匹,其实这马匹交易的利润才是钟家的大头,每匹好马

          可以达到上千贯,次一点的也有几百贯,而且交易后可以直接买成丝绸绢布,这

          个才是好东西,也只有马市上面的商人才能买到。

          一路风尘,钟神秀带着十来名马帮护卫押送着两辆马车朝家里奔去,这次也

          就算是他第一次独自率队赶三百里的路回家,这一路虽然太平但是也要经过几个

          寨子和帮派,路上有几段也是险要的小路。钟神秀也知道这一路需要自己安排人

          探路,到晚上要露宿时候如何安排人手值夜,遇到下雨如何,遇到盗匪如何。虽

          然这些事情不一定会发生但自己还是要安排妥当才行,这是十多个人的小队伍,

          要是带着一个马帮驼队得有几百匹骡马百来号人手,还会有跑单帮的客商夹杂其

          中,那可就是个大麻烦了。反而路上和人动手什么的倒是小事了,维持队伍能够

          完整安全的到达目的地才是真正的不易,每年在路上损失掉的货物和人手一般情

          况的一两成左右,运气不好六七成都有过,全军覆没更是在历年来发生过多起,

          就这样的凶险也是每年都有人要加入马帮跑一趟这茶马道,因为利润实在是太丰

          厚了。几十斤茶叶就能换回一匹马,一斤粗盐就能换回一斤药材,铁器则只收金

          银,丝绸什么的则更是一到货就会被吐蕃贵族和那些大寺庙里的喇嘛包下而且价

          格任开。

          这一路要是钟神秀自己单枪匹马也就三天左右,带着两辆马车非得七日路程

          不可,别看只有十来人和十几匹马,一路上琐事不断,这几个随行保护的护卫手

          ↑返回顶部↑

          目录